黑龍江綏化市北林區195位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目前,起訴江澤民的大潮勢不可擋。從二零一五年五月至八月,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有一百九十五位法輪功學員,陸續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郵寄了對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提請「兩高」依法審判江澤民,結束長達十六年的滅絕人性、慘絕人寰的血腥迫害。大多數法輪功學員已收到「兩高」簽收的回覆信息。

中共前頭目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曠日持久的迫害,不僅使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蒙受了十六年的不白之冤,而且使億萬法輪功學員慘遭身心虐殺與迫害,還劫持了全國各階層人員參與犯罪,欲將他們帶入罪惡的深淵。他們成了這場浩劫的執行者和真正的受害者。

這一百九十五位法輪功學員在遞交的控告書中,展現了近二十年修煉的心路歷程,見證了大法對身心健康,道德昇華的神奇效果。

被迫害家破人亡 唐麗娟控告元凶江澤民

唐麗娟女士,65歲,原是黑龍江綏化行政幹部學院副教授,現居住在美國舊金山,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向北京「兩高」寄出控告狀,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唐麗娟女士和獨生子王哲浩先後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兒子王哲浩變得非常仁義,和善,從不沾惡習,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大學畢業後,在大連一家化工設計院工作。一家人生活和睦,身體健康。

但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王哲浩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遼寧大連、關山、本溪、葫蘆島四個勞教所迫害過,遭受過電擊、頭撞牆、野蠻灌食(灌下是啤酒和不明藥物)等,內臟嚴重損傷。二零零三年冬天,王哲浩被葫蘆島勞教所迫害的奄奄一息,唐麗娟女士去看望時,看到王哲浩被手銬銬在冰冷的硬板床上,上邊插著灌食的管子,下面插著導尿管。冬天北方天氣很冷,可他卻還穿著單衣服、單鞋。一段時間後,葫蘆島勞教所勒索了五千元錢,才放人。王哲浩由於受傷太嚴重,不長時間就離開人世,年僅二十七歲。

王哲浩
王哲浩

唐麗娟女士本人也遭受嚴重迫害。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晚,深圳八達嶺派出所和深圳市「610」將她綁架,後非法判刑,在廣東女子監獄遭迫害長達三年半之久。

兩個月的非法關押沒有動搖唐麗娟女士的信念,又把她一個人關在小房間,讓犯人打罵,用書往身上扔打,使她前胸鎖骨痛了好長時間。薅頭髮、打頭、揪耳朵,用語言侮辱,車間丟了一把剪刀,把她全身扒光檢查,使她人格受到很大的傷害;不給飯吃。另有不讓睡覺,睡覺就用筆尖扎腿,把褲子和肉都扎爛了,使褲子和肉粘在一起,強制坐他們特製的小凳是破的,屁股坐爛了;不讓換洗,不讓洗漱連續近一個月,長期罰站,使唐麗娟女士的體重從一百四十多斤降到不足一百斤,整個人垮了,肉體和精神受到嚴重的摧殘。

唐麗娟女士出獄後,家已經沒有了,因是租的房子,家裏所有的東西除了被派出所抄走的,其它物品也不知去向。

被看守所人員毆打 劉竹林控告惡首江澤民

劉竹林,男,七十二歲,工程師,家住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誠信小區。劉竹林說:

「沒修煉之前,每天只想著怎麼能掙到錢,算計個人得失。學法煉功後,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和以前就大不一樣了。有一次工地施工,土方大開挖,施工員決定土方全部運出,回填時,再運回來,我當時建議須回填的土現場存放(因無場地存放,只能停下準備施工的車庫場地),給公司節約了二萬多元的運費。」

「二零零零年末,我去北京為法輪大法鳴冤,為師父討回公道。在天安門廣場打出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和平請願。我被北京天安門公安分局兩次非法刑拘,後來遣送回綏化第二看守所(現在的拘留所)。獄警指使囚犯對我進行多種形式毆打,搧嘴巴;兩腳離牆一米多,兩手扶牆,用肘尖猛擊腰部,人立即頭臉蹌地,再強迫起來,再重複下一次;用蒼蠅拍的把(很粗的那種)敲擊頭頂,不停歇,打累了換人;針刺,從頭的側面用針由上而下成排的刺;用厚底拖鞋立著砸腳趾。」

中共以江澤民為首的迫害元凶,不只是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他所推行、操控的「假、惡、鬥」的統治方式及手段,是對司法系統的摧毀與侮辱,使社會良知與道德走向崩潰的邊緣,加速社會的全面腐敗,摧毀的是五千年的中國傳統文化,整個社會被帶入了無邊的苦難;同時江澤民挑戰了人類道德底線,也是對人性的摧殘,對世界文明的褻瀆,對整個人類的犯罪!

作為中國的最高執法機關,肩負著維護法律尊嚴、伸張正義、打擊犯罪的重任,應當依法追究江澤民對法輪功群體迫害的一系列刑事責任,予以繩之以法,嚴懲不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