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滄州1358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控告惡首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據統計,滄州已有1358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等機構投寄訴江訴狀,要求對元凶江澤民立案並提起訴訟,追究其刑事責任、經濟和精神賠償責任。

這些法輪功學員有普通農民、工人,也有醫生、教師等各個行業的人士,他們在江澤民發起的這場長達十六年、充滿血腥、殘酷、殺戮的迫害中,飽受魔難,有的被非法判刑、勞教,有的被施以酷刑,有的長期遭受人格侮辱,他們的訴狀能寫清的是一部份迫害經歷,寫不盡的是他們本人、家屬以及親友所承擔的痛苦、驚嚇和憂慮等等精神折磨。

一、葛懷強醫生遭受的折磨

滄州市中西醫結合醫院(二醫院)副主任醫師葛懷強在訴狀中寫到:二零零三年,在滄州市第一看守所,我抗議非法關押,多次絕食,因而被銬住雙手,強迫灌食,包夾人員用腳揉搓我的大腿肌肉,致使腿疼、腫脹,行走不便;灌食後,又被多次拳擊腹部、腰部;我被包夾人員用線捻點著,燒灼腳趾;有時包夾人員用腳搖晃鎖我雙手的銬子,致使腕部皮肉被磨破;我遭受多次毒打、用皮帶抽打,一次打我頭部,將我的一側耳膜打穿孔,經常耳鳴,頭痛頭暈,走路不穩;還有一次,被看守所的警察強迫連續約四、五天的時間不讓睡覺;在遭受上述迫害後,還強迫我做手工活,規定任務,有時要被強迫勞動到午夜後一、兩點鐘。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葛懷強被非法判刑四年,強行送往冀東監獄,獄警們曾五天五夜不准葛懷強睡覺;有時強迫他坐小板凳面壁或長時間站立;獄警們指使兩個包夾人員架著他的臂膀,兩個獄警輪番用電棍電擊頭頸和背部等處,之後感覺眼前直冒金星;教育科長將他叫到一個屋子內,猛打他的臉部,致使當時口角鮮血直流;教育科的獄警並以要動酷刑相威脅,妄圖脅迫他放棄大法修煉;家人長途跋涉前來探望,有時竟遭到無理拒絕,不讓接見。

二、農民王孝華遭非法勞教、拘禁

東光縣王孝華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後,不但胃病、神經衰弱、腰疼、淋巴結炎等多種病症不藥而癒,而且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她的婆婆晚年半身不遂,癱臥在床,她不嫌髒臭、端屎端尿,一直伺候老人七、八年,使她獲得鄰里的一致好評。

就是這樣一個好媳婦,在江氏集團發動這場迫害中飽受魔難。她的丈夫迫於壓力多次毆打她,並在警察逼迫下,上電視造假污衊法輪功。後她丈夫早早去世。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上午,王孝華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南皮看守所,在那裏警察打她耳光、將她銬在地上三、四天。在她絕食十幾天,面色蒼白,身體虛弱,時常出現昏迷,後將她送往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王孝華每天被強迫做奴工長達十七個小時。

三、程桂君遭受勒索、非法勞教、家破子亡

東光縣法輪功學員程桂君在訴狀裏申訴自己先後被以各種名目勒索,共計金額兩萬元;程桂君被非法勞教兩次,在唐山開平勞教所、高陽勞教所、唐山勞教所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程桂君等被送唐山市開平勞教所女子大隊,一進隊,都被搜身、罰站、不讓睡覺,被關小號,限制洗漱,不讓去廁所,不讓與人說話,每行動一步都有人跟著、看著。

二零零一年六月,程桂君又被調到臭名昭著的高陽勞教所。一進隊,高陽勞教所大隊長王亞傑(早已遭惡報,長毒瘤死亡)就指使手下獄警把所有大法弟子的衣服全部脫光,連內褲都得脫下來,進行所謂的搜身。次日傍晚,獄警把程桂君叫到一間屋裏,他們把程桂君的鞋、襪全部脫光,按在地上,把她銬在地錨上(固定在地上的鋼圈)不能動。然後,一個女獄警劉婭敏、男獄警李某,用電棍電程桂君的腳心、腳面、腳趾頭,電棍閃著藍光,發出「啪啪」的電弧跳動聲,電一會、拳打腳踢一會,這樣不知電了多長時間,他們說:「你要不轉化,明天還接著來」,程桂君被送回監室已快半夜了。

酷刑演示:電擊腳心
酷刑演示:電擊腳心

二零零一年七月初,程桂君和十來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在剛剛蓋起的新辦公樓裏,被強行辦所謂的洗腦「轉化」班,屋裏又潮又濕,每天坐在小板凳上,坐兩排,一動也不能動,被逼看污衊大法與師父的錄像,如果動一下,就遭一頓暴打,當時由吸毒犯輪班看著,獄警孟紅、劉婭敏負責辦班,從早晨五點多起床,一直到晚上十來點,有時到深夜。甚至不讓睡覺、體罰、限制洗漱、不讓去廁所。程桂君受盡了種種折磨,直到出獄。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程桂君再次遭綁架。程桂君被綁在鐵椅子上,手分別被銬在鐵椅子的兩邊,每天四五個人輪班看著,期間不讓洗漱,不讓睡覺,惡警打程桂君的臉,熬了五天四夜,後轉到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程桂君被勞教二年,被送往唐山勞教所,程桂君因心跳過速,心慌穩不住,全身顫抖,拒絕灌食,被惡警揪著頭髮,提著脖領子從床上甩到地上,打著耳光,架著去灌食,胳膊、腿都被綁在椅子上,大便都不讓去廁所,每天兩次灌食,胃管插到胃裏,有時插的嘴上,臉上都是血,被灌一盆子麵糊子,灌得程桂君發出不正常的聲音,一直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程桂君被釋放回家。

程桂君被非法勞教期間,兒子被學校老師歧視,被老師打耳光,當時倒在講台上出現癲癇症狀,從此落下了此病,於二零一一年六月猝死身亡。她丈夫承受不住壓力,另成新家。

很多法輪功學員在訴狀裏寫到,我們遭受的迫害只是這場迫害的一個方面;這場迫害製造的謊言,如「天安門自焚」、「1400例」、「自殺」、「殺人」等,致使社會道德的破壞,並對普通世人的心靈產生巨大的毒害;迫害的另一面還包括被江氏集團以利益相威脅、以權勢為誘餌,欺騙公檢法司、街道、居委會等等人員隨同他作惡,這也是迫害最嚴重的一部份。我們希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員能懸崖勒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