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把資料給我,我替你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一九六三年,我還小的時候,由於父親被下放勞動,我家從城市搬到鎮上的一個大雜院裏居住。

剛搬來時,大雜院裏和我年齡相仿的孩子有十幾個。因為剛搬來,他(她)們不和我玩。比我大幾歲的哥哥帶著我,上牆爬樹掏鳥窩,到莊稼地裏抓蛇逮蛤蟆。大雜院裏的小伙伴們在羨慕我的同時,有的還欺負我。那時媽媽常常囑咐我:「你是女孩子,不要和大院裏的小朋友們打架,如果我知道你在外邊打架,你就別進家。」那時,我常背著家人教訓小伙伴們,不管男女,不管大小,只要欺負我、罵我,我都敢打。打完還放下一句話,你要敢告訴我媽,我還打你。幾個月後,小伙伴們再也不敢欺負我了。

長大後開始工作了,結了婚,丈夫在工廠上班,是個拳擊愛好者。脾氣暴躁,愛喝酒,平時還好,有時在外邊酒喝多了,回來就找茬打架。有時動手,動手打架,我打不過他,心裏憋氣,等他晚上睡覺後,我就連掐帶擰的打他,出出氣。那時,我不僅性格高傲,脾氣急,愛生氣打架,也瞧不上這個舉止粗魯的丈夫。結果幾年下來,鬧的身體也不好了,還有了心臟間歇、腰疼、美尼爾綜合症的病。

自從修煉法輪功後,這些病不知不覺的好了。在修煉中,我知道了這世能夠和丈夫結為夫妻也是一種緣份,必須相互善待和理解。在大法修煉中,我懂得了忍讓,有理讓人,沒理服人的道理。

記的有一次,丈夫招呼我一起去他的工友家串門。在我和他的工友夫妻倆說話時,不知我說的哪句話他不愛聽了,當著他的工友一家人的面,突然對我破口大罵,越罵越難聽。當時罵的我不知所措,那夫妻倆勸他也不管事。他們大女兒說:嬸,你也沒有說甚麼呀,叔叔這麼罵你,你怎麼不說話呢?這時,我才在不知所措中清醒過來,跟同事的女兒說,我修煉法輪功了,不和他一般見識。嘴裏說著不和他一般見識,可心裏還是有些憤憤不平,覺得很丟面子。

在回家的路上,心裏想著師父在《轉法輪》裏面講的法,我理解的法理:不管我們修煉人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矛盾會突然發生,才能考驗一個修煉人的心性。只要把自己看作是一個真正的修煉的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怕丟面子是人的執著心,也是修煉人必須要修去的。心想也可能是自己上世對丈夫欠下的債,這輩子還債的。想著師父講的法理,我的心態漸漸的平和下來。等丈夫回家後,我平靜的對他說;「對不起,今天惹你生氣了,我有不對的地方,你給我提出來,我改!」丈夫詫異的看著我。我說:「我是修煉人了,不能像以前那樣,從今以後再也不和你打架了。」再看丈夫的表情有些感動。從此後,丈夫也改了好多,這樣,我的家庭關係慢慢的融洽了。在以後的日子裏,和丈夫有了矛盾,我都是找自己,看自己哪裏做錯了,用真、善、忍的法理來修正自己的言行。

師父講過:「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我在大法的修煉中,丈夫也親身感受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丈夫的腳受過傷,腳底板上長了一個刺包,也沒理會,一年的時間裏腳底板長滿了,一數大小三十二個刺包,每個刺包裏都含著很多小肉刺,腳一沾地就疼的走不了路。上醫院吧,又捨不得錢(大概是一根刺一元錢),想起來,他和我念叨,我跟他說,咱們求求師父幫幫你。然後我心裏跟師父說「請師父幫幫他吧,這些日子他表現的不錯。」過了些日子,有一天晚上丈夫洗腳,他的手摸到長著刺包的腳時,愣住了,滿腳底板的刺包一個都沒有了,一看長刺包的腳和那只好腳一樣,光光的,沒有一點長過刺包的痕跡。丈夫驚訝的把他穿的鞋拿起來看看鞋裏面,又抖了抖襪子,嘴裏說著:真神了,真神了,這大法師父可真神了。我知道是師父替他拿掉了病業。

大法的神奇在丈夫的身體上展現之後,丈夫為了支持我學法煉功,每天主動把家務做好,有時晚上我在住宅樓發放真相資料,丈夫在樓下等我,有時還跟我說:「把大法資料給我,我替你去發。」聽了丈夫的話我很受感動。有時丈夫和工友、鄰居們聊起天來說:這法輪功真好,我家媳婦煉功煉的把脾氣都煉好了,我怎麼鬧她也不生氣,也不和我打架了。工友們有的說:嫂子現在像變了個人似的,別說你們一家三口和睦,咱們這的鄰居、工友們,只要是認識嫂子的都誇嫂子好呢。這法輪功可真好!有的鄰居跟自己媳婦說:快跟嫂子來煉法輪功,看人家咋做的,來學學「真、善、忍」,別老和我生氣打架的!

常言道;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如果我沒有遇到大法,如果不是在大法中修煉,今天的我不知是甚麼樣子,我的家庭可能早就打的解體了,我的脾氣秉性可能要帶到老死。今天,在大法中溶煉的我知道了相生相剋的理,知道了人有善的一面,也有魔性的一面。在大法修煉中,我學會了遇事克制自己的魔性,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也學會了遇事要有善念,先替對方著想。在大法修煉中徹底改變了自己的脾氣秉性。

感恩師尊佛恩浩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