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醫師的晉升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因為我的職稱是主任醫師,起點卻是中專,在當今社會,魚龍混雜,我的晉升難免被人猜測。這是人之常情,不足為怪,身正不怕影子歪,誰愛怎麼想怎麼想,我就當沒聽見。

倒是一個中專同學的同事的一句問話觸動了我,我決定把我晉升的經過寫出來。

記得那是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偶遇到了一個中專同學的同事,她問我怎麼晉升到了主任醫師?因為我的中專同學還是主治。我說因為煉了法輪功,學了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做,自然就晉升了。顯然她認為我在胡說,不屑一顧的反問:「煉法輪功還能讓人變聰明?」

她這句問話的語氣深深觸動了我。我想我要不把真實情況說出來,我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救度。

我說,功法口訣中有「生慧增力」[1]這四個字,要真能達到如此效果,必須真正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前人後都要表裏如一。你要真感興趣的話,我就給你講講我的晉升經過,反正我今天有時間。她說那你就講講,我倒真想知道。

從她的口氣裏我判斷出,儘管她從來沒有見過我,但是已經對我抱有很大成見了。

我說,你知道我和你的同事某某是中專同學,這就是我們相同的起點。工作後,我們又都參加成人高考,獲得了大學學歷。不是我比誰聰明,是因為我比誰真實。你知道咱們晉升不光要學歷、考試的英語和微機成績,還要論文、著作和課題。課題還要評上獎才算數。後者,有人有,有人沒有。有人用不正當手段獲得。而我,都是真的。

她鄙夷的又反問一句「煉法輪功還能煉出成果來?」

我說那倒不是。煉法輪功可以改變人的生活態度,態度改變了,做事的方式也就相應改變了,就容易出成果。

你也知道,成人教育有多少是真學的?絕大多數都是抄,目的就是混個學歷晉升用。因為我學大法了,所以我不管別人怎樣,我就真學。我不再追求抄試一百分,而安心於真考七、八十分。

實習的時候,分帶教老師更有意思。我們是同行,這你是知道的。同學們誰不想跟一個好一點的帶教老師?紛紛托門子挖窗戶的希望被照顧。分帶教老師那天,大家都往前搶。我甚麼關係都沒有,看著同學們一一被選中,心裏很羨慕。最後剩下我一個時,「剩下的跟我!」一個不起眼的大夫說。

看著我這個帶教老師,我心裏很不是滋味:他身高也就一米六幾,其貌不揚。

我同學(這個醫院院長的千金)還羨慕我呢「你多好!沒人要你,最後你跟主任。帶你的是大內科主任,中山醫科大畢業的。」

後來的經歷證明,這個其貌不揚的主任,技術方面確實非常過硬,就連一些老主任遇到棘手的病人都找他問問。他沒有必要巴結誰。他也確實起到了帶教老師應該起的作用。

我該實習外科了,我不想去。我想我就是個內科大夫,實習外科有甚麼用?他說:「你應該去轉轉,越是將來不搞的,你越應該去了解了解,因為你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外科系統將是你永遠的盲區。你要成功,不能有盲區。你可以不搞,但不可以不會。」他說的對,我實習了內、外、婦、兒所有科室,給我以後的工作學習、寫論文、參編著作、搞課題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因為我是黑五類,畢業後回來後被分配到當時誰都不願意去的急診科。急診科就是個中轉站,這你也是知道的。有專科含量的病人就轉到專科住院;頭疼感冒的,喝酒打架的,處理處理就走了;剩下的就是一些服毒自殺的病人。這些病人,因為服毒沒有甚麼確定性,服甚麼毒物的都有,治療起來很棘手,所以哪科也不願意要。推來推去,最終都留在急診科觀察治療。

既然中毒病人沒人要,我就研究中毒吧。因此,我的課題來源於工作,又在工作中驗證並實施,和為了晉升而編出來的文章不一樣,我的每一篇論文,都是一篇篇個案。我參編的著作,編輯了我的論文。我的整個課題,就是我十年來工作的總結。我的優勢就是物以稀為貴,我是獨一無二的。

課題評審開始了,因為我學歷低,人家懷疑我課題有水分,給我安排的評審專家都是些著名的大腕。因為評審專家都是大腕,所以我的課題很幸運,就像千里馬遇到了伯樂。課題評委們共同的評價是:我們也都這樣用,效果也確實很好。但因為和教科書矛盾,所以只是用,沒人敢把它寫出來。

就這樣,我的課題被評為科研一等獎。

這個小小的成功讓我想起了大法師父的話:「現在科技界發現的東西足以改變我們今天的教科書了。人類固有的舊觀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維方法後,很難接受新的認識。真理出現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產生一種排斥。由於傳統觀念的影響,現在沒有人去系統的整理這些東西,所以人的觀念老是跟不上發展,你一談到這些東西,雖然它沒有普及出來,已經被發現了,可有人就說是迷信,接受不了。」[2]我在心裏慶幸我學了大法,並在大法中受益了。

我晉升那年,聽說是剛改的政策,科研課題佔晉升比重的80%,正好彌補了我的學歷缺陷,我順利晉升了。很多比我優秀多少倍的同事,因為沒有課題被淘汰了。人們私下議論我,說我真會鑽,一下就鑽到針眼兒上了!還說我竟然被院長飄揚了!(諷刺被表揚人時,用「飄揚」。)

說到這個起決定性作用的課題,還有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插曲。而當年告訴我課題很重要的同事,卻因為沒有課題沒能晉升。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我知道自己的學歷不硬,就問晉升要甚麼條件?目的是衡量衡量自己,看看有沒有晉升的可能?如果有就努力,如果沒有就放棄。結果,有人告訴我:搞課題,課題很重要,課題佔80%。我一聽有門兒,我學歷不行,要是搞出課題來不就成了?殊不知,那人是騙著我玩的。

實際上,那時晉升,課題只佔10%,評委佔80%,學歷佔10%。告訴我的人知道行情,當然不會去費勁巴拉的搞課題,而是暗地找好了評委,十拿九穩的等著晉升年份的到來。我呢,傻傻的信以為真,從此開始認認真真的搞起課題來了!

我的論文、著作和課題都是真的,省裏可能不相信還是有甚麼別的原因,總之,當材料報省後,上面通知說我的檔案裏甚麼都沒有!還說我要是真有,就讓我馬上遞交原件。我確實是真有,還懷疑肯定是甚麼不懷好意的人把我的材料抽走了。管它呢,現在當務之急是把所有的原件兜了一兜子送過去。這些資料評審分A、B、C、D四級,據說我被評為A級過關了。

最後一關是一錘定音的時候,就是把大家集中到一起答辯。這就是眾所周知的找評委的時候。

我們醫院對職工晉升很重視,每年院長都親自去找評委打招呼,讓評審專家儘量照顧我院職工。因此,我們根本不用自己去找,除非特別不行的,一般都能過。

因為我是真的,評委的問題對我就像家常便飯,只是面面俱到而已。我實話實說,如數家珍,竟然意外的以滿分通過。幾個評委互相對視了一下,都搖了搖頭。答辯回來,我剛到科室,這邊主管副院長的電話就打過來了:祝賀我,省裏打來電話,說我的答辯非常完美,無可挑剔!

和我一年晉升的還有一個副院長和幾個科主任,還有一個研究生畢業的同齡人,唯獨我是一個中專起點的黑五類。

這次晉升,最可憐的是告訴我「課題佔80%」的那個同事,他萬萬沒想到,他一語成讖。到了我們晉升這一年,真的是課題佔80%。

我是中專生,可見我原本不聰明。後來修煉了法輪功,不再抄試,不再造假。寫不了綜述寫個案,做不了高精尖就做稀有。我的特點就是一個:真。因此,我不怕複審、不怕答辯,不怕臨時調集原件。

這個中專同學的同事聽完了我的敘述後,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她說,你真的變聰明了。你這是真金不怕火煉。不瞞你說,你說話的時候,我一直在觀察你,從你剛才的言談舉止,我發現你講的話層次很清晰……哦對了,你這麼能幹,你怎麼也沒混上個一官半職的?

我說,還一官半職?在這樣的大氣候下,我能被保護下來不被迫害,進修、晉升都沒耽誤,我們醫院的領導得頂住多大的壓力、冒多大的風險啊?我已經很感激了。

你知道嗎?我的老主任和院長,是用他們的官職把我保出來的。我就是這樣過來的,你要是我,你還求一官半職嗎?

她看著我,像是對我說,又像是自言自語。她說,你根本就沒有走火入魔,你很正常,你很通情達理。肯定是你晉升了主任醫師後,你的工資比別人高了,別人肯定妒嫉你,就造你的謠。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