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郵寄訴狀受阻現狀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自起訴江澤民以來,我們地區的部份同修較早的走出來,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將控告江澤民的訴狀寄到最高檢和最高法。我們當地中共政法公安部門一些人受江氏集團的控制,頻繁干擾學員郵寄訴狀。

先是市區個別郵局出現藉口接到通知,不給辦理訴江郵寄手續,有的學員被非法綁架干擾,後來整個郵政系統都出現阻止郵寄訴狀的現象。(包括所屬各區縣)郵局寄不出去,同修們就通過其它快遞公司寄出,過一段時間其它快遞也受阻了。

同修們就到周邊省市去郵寄,最後周邊省市也寄不出了,整個地區郵寄訴江狀幾乎出現了停滯狀態。個別同修嘗試通過網上郵寄訴狀,但數量很少很少。

看到其它地區訴江平穩進展,有的地區速度直線上升,而我們地區卻停滯不前,許多同修心裏都特別著急。也知道哪裏出現問題,就應該去講真相了。可是到郵局或公安等部門去直接講真相的並不多,現狀至今還沒有改變多少。

我個人認為訴江是師父正法進程在人間的表現狀態,是全宇宙最正的事,師父在法中已經講明了。向內找還是我們自己的問題,比如怕心或帶著許許多多人心和執著,表現出來就是正念不足,許多同修還沒有做到堂堂正正的去訴江。

九九年邪惡迫害前,大陸有近一億人學煉大法。按這個數字來推算,今天的訴狀才有十幾萬。可以說絕大部份學員還沒有加入到訴江中來,單從這一點就值得我們嚴肅的向內找自己,是甚麼在阻擋著我們?出來阻止訴江的那些公安等政法部門或郵政部門只是表象,真正的實質卻應該是我們自己。

我們有怕心有執著,在沒有圓滿之前你不可能沒有,這不能說你錯。我自己在訴江過程中就是在去怕心和執著的過程中走過來的,可是我們不能固守著這些怕和執著而不去訴江,而不去履行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這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

如果郵寄訴狀中在郵政部門受阻了,我們就去找其它快遞公司。本地寄不出去了,我們就去找外地去寄。外地也寄不出去了,我們就大眼瞪小眼的看著等著。我們不是步步為營而是步步退卻,無論從常人的角度還是從修煉的角度,都不能說是正確的狀態呀。

如果我們每個同修都能把自己擺到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位置,本著一個慈悲善念,堂堂正正的走出來和那些阻礙訴江的警察或其他人講明真相,給他們一個能夠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的機會,郵寄訴狀受阻的現象肯定會改變,明慧網上許多同修的體會文章都談到了這一點。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如果在整體配合上沒有達到標準,舊勢力也會鑽空子,使訴江整體上受阻。因此出現這種現象決不是單純某個人的問題,而是需要整體提高昇華的問題。每個同修都要把自己溶入到整體中來,在過程中解體邪惡干擾,救度眾生,同時淨化自己,使心性得到整體昇華。

建議本地區負有協調責任的同修們,站在整體的角度來分析一下本地區訴江的形勢和進度,沒有參與訴江的同修還很多很多,儘快幫助他們提高上來,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不能把他們落下。

個人的一點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