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是講真相的機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五月三十一日,我向最高檢投遞了第一份訴江狀,七月七日我又補充了些內容重新向最高檢最高法再次投了一份。兩次都在遞交的第三天妥投。八月四號我先生從老家打來電話,說單位保衛處接到轄區派出所民警電話,讓我下午到單位保衛處去一趟。

下午去時,轄區派出所民警、單位保衛處副處長、我先生都已經交談過了,他們也全看了我寫的訴狀。民警開口便問我家裏的東西哪裏來的、和其他人在集會沒有、有傳播下載的行為沒有等等,全是邪黨那一套,交談中我也有點人心上來了,交流時有點爭鬥心和怨恨心,給他印象不很好,臨走時他警告我不要再怎麼怎麼,否則怎麼怎麼,在那種情況下,我講真相感到很難。

事後,先生很害怕,吵嚷著要到法院起訴我和我離婚,鬧得很兇。我又找到同修,同修幫我找到一些執著和漏洞:情沒有放下;這段時間幫同修寫訴狀有點大包大攬,不負責任;對家人平時講真相還不到位等。然後給我看明慧交流文章《訴江公民受法律保護》,在該文章的指引下,我又到常人網站完整打印了《最高檢察院關於保護公民舉報權利的規定》,對照該規定,我發現轄區民警有許多做法不對。比如,規定中說對舉報控告材料、舉報人要嚴格保密,核實情況時,不要暴露舉報人身份,嚴禁將舉報材料和舉報人有關情況透露或轉給舉報單位,調查時不得出示舉報材料原件或複印件。可是民警把我控告書拿到單位,讓單位領導和我先生都知曉了該事,這些都違規了。

有了這份文件材料,對比出民警的許多違規做法,想到後面同修可能都會遇到核實材料的情況,我把明慧網的交流文章和最高檢的規定複印下來給周圍同修,同時將我個人遇到的情況告訴大家。

最重要的是,同修建議我到轄區派出所說明情況,一來除惡鎮邪,二來可以進一步講真相救人。

我心裏還是有點不穩,擔心進一步激起民警的負面情緒引來報復,可這為私的一念在同修的強大正念和鼓勵下被擊碎了。同修一些在家裏發正念,一些同我坐車一同來到派出所,連路上碰到的一個買菜回家的同修都毫不猶豫地拎著菜和我們一同前往。

一個心態比較穩的同修大姐一直在路上鼓勵我,並讓我在心裏求師父加持自己該說的話才說,不該說的話就閉嘴。該救度的才配聽,不相干的人和一切因素都不許來干擾。我心裏漸漸穩了,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同修在車裏發正念,我隻身前往派出所找所長。可所長不在,恰好上次找我核實情況的民警在值班。他讓我直接與他談就是了。

我拿出準備好的《規定》,逐一指出他那天哪裏違規了,並直陳他的違規操作引起了很嚴重的後果。如果單位和我先生真的因此作出甚麼不利於我的決定,我將層層上告。這個單純的東北小伙子先很不屑,還有點兇。說他不怕,隨便告。還說隨時可以限制我出境,已經把我列為重點監控對像云云。還說了很多對大法不了解的話,而且很怕聽我講真相,非常抵觸,連我提到法輪功三個字他都反應很強烈。但我接著講,我說所謂的上面的政策、命令甚麼的是有時效性的,而法律是有永久追訴權的,不要為執行所謂的命令而違法,到時候自己承擔責任。這句話他似乎聽進去了,但還是執拗地說:「我願意,無所謂。」只是沒有那麼囂張了,我頓了下,認真的說:「你傻啊,你怎麼那麼傻呢?」他可能體會到了我的善,背後不好的因素一下子解體了,氣氛一下子緩和過來。然後我又接著談到我們訴江的意義,告訴他你們只是在核實信息,不是像你們上級欺騙你們一樣是甚麼把信件打回來了。我們不想被寫上「查無此人、查無此事」回覆上去而欺騙誰,因為每一份訴江狀都要發揮效力的。

我用人中的道理給他講,除了用法律手段理性的維護我們作為一個普通公民的正當權益外,還表達了對這一屆政府的一個信任,對「依法治國」的信心。訴狀收多了,就會提交人大討論,然後該修改的修改,該廢除的廢除,至於怎麼做是上面的事,也是他們在選擇,我們只是表達一個討回公道的願望。小伙子聽得很認真,旁邊還有幾個協警也在聽著。最後他很願意了解我們了,還說我先生和單位領導對我評價很高,還問了些甚麼不吃藥等問題,我一一耐心的給他做了解答,最後還給他背了《洪吟》裏的《做人》和《洪吟三》中的《贈世人》,他很用心的聽完,聽完後雙手捂著胸口,居然問我他自己該不該退黨,我故意說那是你的「信仰」,你在加入它的時候就宣誓要「信仰」它的無神論!他趕緊說我沒那信仰,我不信仰它,我只是愛我的工作。我笑了,我相信他已經明白了真相並且在漫天是眼的情況下有了基本的表態了。

後來小伙子主動給我先生打電話,說沒那回事,減減壓。還說單位如果敢如何如何他直接打電話找我們校領導。我們在很愉快的氛圍中結束了談話。整個過程我不驚不怕,非常輕鬆,我知道是我念正了師尊加持的結果,也是我需要突破自我、需要救度眼前該救的這個生命的結果,更是同修鼓勵的結果。同修後來告訴我,他們一刻不停的在車上發正念,一個同修見我久久沒有出來,還專門借上廁所之機進來查看。

感謝同修的幫助和鼓勵,讓我突破自我又邁出了一步,我真體會到訴江不是個人的事,師尊慈悲,安排我們在這過程中收救我們的眾生,只有我們大法弟子一起來做,才更有效。基層的這些參與者,很多是不明真相的,好好給他們講,理性慈悲的講,他們都會有所觸動,甚至完全明白過來。有了這個認識基礎,接下來,我們周圍同修商量著寫了一封關於訴江的真相信,加上最高檢的《規定》,準備給各個派出所郵寄,或者直接登門一個個講,提醒他們在這個過程中該怎麼做才是對自己好。

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