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 你走出來「訴江」了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訴江」,是大法救度眾生被推至一個新的進程。「訴江」當前,許多同修都走出來堂堂正正的發出了控告書。但還有一些同修至今仍在觀望。我想把自己「訴江」的感想和同修切磋。

一、人神一念間

在訴江之前,我還是一個「在家裏自己煉」的大法學員。既沒有參加學法小組,也沒能做好師尊囑咐的三件事,只是抱著既放不下大法、又不能精進的狀態一直消極著。可是有一天,兩個同修阿姨來到我家,告訴我和母親「訴江」的事情。我吃驚道:「告江澤民?都用真名告?還要身份證複印件?」

「是啊,你都不知道啊?現在就是這樣的形勢了!大法弟子都在起訴江澤民,直接起訴他!」同修阿姨說。

「現在都這樣(的形勢)了?」我驚訝極了。

一時間,我明白了是慈悲的師尊不願落下一個弟子,讓同修阿姨來告訴我大法救人的新形勢。但是,由於疏於學法,一時間思想業摻著人心往腦子裏攻:「真的假的?個人信息會洩露;沒法和家人解釋;迫害這麼嚴重公然起訴,不太能行……」等等。但我極力抵制著這些邪惡的思想,並且告訴自己它們不是真我。我不斷平衡著自己的心態,努力用正念去思考「訴江」的問題,這時,耳邊重複迴盪著一個聲音:「要去做,應該做!」我這才頓悟到了事情的嚴肅性和重要性。

二、深挖執著

同修阿姨走後,我一遍又一遍的思考著。我感到,當真是正法修煉越到最後,對修煉者的考驗就越全面、越無漏、越嚴格。

我和母親是戶口、身份證、住址分三處的居民,即派出所、居委會都管不到我們,因此我們避開了「七二零」後邪黨的任何騷擾,在家「安穩的煉」著。這在無形中,滋長了自己的安逸與私心,並且在冗雜的執著背後掩藏著難以察覺的「怕」。

之前,如果我們不去說,沒人知道我們是法輪功學員。但如今的訴江,是要讓我們跨出這一步,親自去公開自己是法輪大法修煉弟子的身份。這種「怕心」終於被掘了出來,掩埋得如此之深,被自己發現時,都尤為驚心。而這一步,卻至關重要。目前想想,就像是給自己向全宇宙做一個證實的機會,證實自己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在正法修煉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任何優越與捷徑。在新階段的考驗面前,一切根深蒂固、不容察覺的執著心全部剝露出來。一切在以往修煉中放不下的、或是掩埋至深的執著,全部在「訴江」的形勢中受到了衝擊。久未觸及的邪惡生命,一下子被觸動後翻滾起來,開始反抗,往我思想裏反映不好的東西。我想,它們越激烈,「訴江」的所為就越正、就越嚴肅。

三、擺正基點念才正

求安逸並且掩蓋著怕心;不自覺中產生對邪惡的報復和怨恨;沒有擺放好位置,要和邪惡你死我活的爭鬥心;被情所困,走不出又放不下的困擾;執著人間形勢,對圓滿和時間的執著……任何一個執著都會牽制住我們、阻擋著我們不能邁出正念的一步。看似從哪一種執著中脫離出來都太難,在此之前我也是這樣的感受。但是,事實上並非如此。師尊說:「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1]「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2]。起初我只是想,自己不願在大法正法時做沙子,我也想做一個經得住試煉的真金。可現在我的領悟和從前大不相同了。

師父借一個同修點出了一直困頓我不能擺正基點的根源──「為私為我」、「我」想怎樣、「我」要表達自己的甚麼東西;這些都是「為私為我」的繆理。「我」想達到新宇宙的標準、「我」想經得住考驗而圓滿,所以「我」要去清除邪惡救度眾生、應該去做好三件事;「我」因此要站出來「訴江」。

看似很有道理,實際上卻符合了為己為私的舊理。破除它,否定它,堅定正念在法上認識法。師尊讓我們修去「為私為我」,我是為了眾生而來;我為了能真正助師正法而修好自己;我為了代表眾生兌現遙遠的誓約而站在十惡俱全的這裏;我是為了今天能救度眾生而吃苦消業不斷修正自己。

而對於「訴江」,看似是在控告江澤民的罪行,實質上是大法弟子在人世間,代表著自己所對應宇宙天體中的眾生在善惡面前表態──代表自己的無量眾生,親手將破壞宇宙大法的邪惡勢力送上宇宙的審判台,接受歷史與正義的審判!這是每一個正神的責任。我們要對宇宙中所有期盼在大法中得救的善的生命負責!企圖破壞眾生得救機會的邪惡,大法弟子決不姑息。這樣,「訴江」的基點就不是為己為私了。

四、信師信法有奇蹟

為了肅清內心的執著,將自己的訴江做到最正最好。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給我三天時間!」接下來的每天裏,我都在不斷的清除和抵制著怕心和顧慮,堅定自己的正念。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突然感到睏極了。在短短兩分鐘左右的時間,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一場電影要開始了,我拿著票在劇場外面徘徊,等待。突然發現自己手錶的時間竟比標準時間慢了十分鐘!我急忙拉著丈夫跑進演播廳,電影已經開始了。大屏幕上放著耀眼的白光,震撼人心。夢一下子醒了。我激動的悟到這是師尊慈悲的點化和激勵。最後清除邪惡的大戲已經開始了,時間不待,自己卻遲遲未能跟上正法進程。夢醒了,一切都已堅定。

我整理好思緒和措辭,堅定的寫完了訴江控告書,和母親一起到郵局順利寄出,翌日收到了簽收回執短信。晚上發正念時,彷彿身體裏被注入了新的能量,環繞在手上的能量很正很強。從那以後,彷彿我的修煉被無形的力量推進了一個新的環節。我參與小組學法,我走出去發真相資料,我開始打真相電話,我煉靜功前所未有的盤坐了一個小時。這些日子,只要是我踏實放下心來學法的時候,我都能感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帶著我往前追,追上我以前落下的進程!那種對師父的感激我無法言表。

五、正念才能解體邪惡

訴江,是為了清除邪惡的同時,讓世人在「訴江」的過程和結果中大面積清醒,大批量的得救。這是師父的安排,更是大法弟子應該去做的事情。在走出來時,無論遇到甚麼執著阻礙著自己,都要向內去找,然後跳出那個執著與它劃清界限。分清真我、假「我」,這樣邪惡就無法干擾,並且被清除。

除此之外,我深感到無論是任何一種執著帶給我們的各種干擾,解體它時,都要把基點擺正。我們要清除這些執著與邪惡因素,而不是為了平息它給自己帶來的麻煩。例如,「怕心」會造成自己「怕個人信息洩露,怕家人阻撓、怕被惡人騷擾」等等,一個「怕心」會給修煉人帶來這樣、那樣諸多困擾,而我們要去的是「怕心」,而不是為了人的擺平麻煩而修煉。「怕心」惡根一去,其它因其而滋生的干擾現象就會一併解體。師尊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3]

「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甚麼程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4]

藉此文章,與還沒有走出來訴江的同修、和遞交了控告書卻心神不安的同修們切磋。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希望,當我們考慮的不是自己而是眾生時,強大的正念才能使我們走正自己的路,發揮出大法弟子無限的光燄!

走出來訴江,對眾生負責任!

個人淺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