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後 去居委會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那天學完法回來,家人跟我說:你幹甚麼去了,居委會的人又來找你?他們叫你回電話。我立即明白他們是為我起訴江鬼的事,一時心裏有點忐忑不安。於是我盤上腿,開始發正念,清除干擾和破壞起訴江澤民的一切邪惡爛鬼;清除阻礙世人了解大法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

十幾分鐘後,我分析自己的心態:我依法起訴江鬼的罪惡,上承天意,下應民心,凡人都應該支持,我沒有任何理虧之處,我有甚麼怕的!居委會的人找我,就是來聽真相的。我應該主動去找他們講真相才對,這不正是找他們的理由嗎?我發正念無論碰到甚麼人,自己都必須慈悲、必須要善!想好了,我就按他們留的號碼打電話,發現他們給的竟然是空號,事先就不想讓我打嘛。

那我就直接去找他們。於是,我騎上車來到了居委會。一進門看到辦公室裏都是小女孩兒,她們讓我進屋找主任,見到了一個歲數大點的男士。我說你就是主任吧,你們到我家,我沒在,給你們打電話也打不通,我就直接來了。

主任沒想到我會主動找來,尷尬的站起來讓坐,同時從外邊叫來了跟他一塊兒去我家的那個女辦事員。我問他你們找我有事嗎?他吭吭唧唧還不明說:你是不是簽了一個甚麼名?我爽快的說:我沒簽甚麼名,我是寫了一份起訴江澤民的控告信。他驚奇的瞪大了眼睛。

我就跟他講我為甚麼控告江澤民:江澤民不幹好事,專門迫害好人,在他的指使下,打死打殘多少法輪功學員,尤其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犯的是反人類罪、濫用職權、侮辱誹謗、破壞憲法和法律,罪太大了!現在已有十二萬人在起訴他,他即將被推上歷史的審判台!

這時主任的神情還帶著抵觸,說:這些你也沒看到。我說:主任你要這麼說,我就給你講一個我親眼看到的。那年冬天我被關在拘留所,一個十八歲的小女孩也被關了,一天小女孩被他們當地派出所的警察拉回去,三天三夜後又送回來。小女孩一進屋就抱住我們失聲的痛哭!小女孩哭訴,那些警察白天對她又打又罵的「提審」,晚上就脫去她所有的棉衣,只剩單衣單褲,也不管她還帶著例假,逼迫她站在雪地裏上凍刑。那是寒冷的冬天,警察不讓小女孩凍死,凍得快死了,半夜裏又弄到屋裏暴打。一個警察還挽著袖子威脅:我今天就是不當警察了,也要把你打死!小女孩就這樣被折磨了三天三夜!我問那位主任:她當時才十八歲啊!她犯了甚麼錯?犯了甚麼罪啊?就因為不肯放棄修煉真善忍,那些警察們就對她下這樣狠手,這樣的事可不是一件兩件。因為江澤民下達了「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邪惡指令才這樣,這可是我親自看到的。

那居委會主任聽我這麼說,他臉部表情變了,和那個女辦事員靜靜聽起來。我就接著給他們講。後來外面來了一幫子人,說是辦事處來檢查工作,主任不得不接待了。主任一出門,女辦事員趕緊催我:阿姨,你快講,你接著講,你講的真好,我還想聽。

於是,我就又給她講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大法做好人,大法弟子都是自覺自願要求自己,遇到矛盾首先從自己找原因;遇事先考慮別人,要對所有人好,對人寬容、忍讓……

她聽得十分認真,聽到大法弟子那些高尚感人的故事,還不時用手擦著眼角的淚花,真是一個善良的年輕人,可惜現在才聽我講真相。我暗自慚愧,我來晚了,多虧我今天來了!

我又給她講了一個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故事: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為了告訴人們法輪功被冤的真相來到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一個二十多歲的警察暴打。那警察一米八幾的個子,瘋狂的對老人拳打腳踢。不知打了多長時間,他打累了,汗流浹背地喘著粗氣,坐在地上。這時,那個被打的老人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老人忍著傷痛,臉上卻沒有任何怨恨表情,反而是一臉慈悲面容,可能老人知道警察本是好孩子,是被謊言操控才來執行迫害命令。老人看看警察氣急敗壞而又疲憊不堪的樣子,找到自己的書包,從裏面拿出一塊乾淨毛巾來,慢慢的走到警察跟前,把毛巾遞到了那個警察的手裏:小伙子,給你擦擦汗吧!那警察接過毛巾,愣了!他震驚的看著眼前這個跟他親奶奶一樣慈祥的老人家,看看自己剛剛打過人的拳頭,突然他抱住頭,哭了……我幹的這是個甚麼事兒啊!我在這裏打老人!他越哭越難過,真心後悔自己在廣場上幹的一切……

講到這裏我忍不住為老同修的善良掉下眼淚。那個女辦事員也感動的哭起來。

後來我又跟女辦事員講到共產黨從成立到現在一次次搞運動,每次運動都要整死很多人,這個邪黨整死了八千萬中國人。我說,甚麼王立軍、薄熙來、李東生、谷俊山、徐才厚、周永康、令計劃等等這些被抓起來的高官,一個個都男盜女娼、道德淪喪的連人味兒都沒有,你說他們是怎麼被提拔的?像這樣壞的人黨裏面還有多少?這個黨要不邪惡怎麼能造出這麼多的敗類來?江澤民就是和這些敗類們迫害法輪功,那是迫害佛法,天理不容啊!事到如今,人不治天治!所以清算江澤民、解體共產黨,這是時候到了!現在誰還跟著它們跑,不僅僅是可恥的,而且肯定會倒大霉的,所以法輪功學員才勸人退黨,這也是在做救人的大善事啊!

在我離開的時候,女辦事員說她入過共青團,願意化名「紫慧」退出來,她還衷心對我表示感謝。我走到外屋的辦公室,人們都紛紛跟我道別,熱情邀請我往後常來居委會玩兒,我高興的看到他們明白的一面對我的歡迎與期待。

這些基層公務人員一直被邪黨天天洗腦,腦子裏有意無意被灌輸了多少謊言和黨文化垃圾!他們謹小慎微,為了一份工資,被邪黨控制著,封閉在這個屋子裏,很多人不敢翻牆上網。如果我們再繞過他們,他們很多人真可能沒機會聽到真相。今天,我如果被怕心,或其它的顧慮心障礙住,不來這一趟,那個女辦事員何時才能得救,真不好想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