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勞教所迫害命危 四川婦女王翔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省報導)四川省新津縣五十九歲的婦女王翔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過去的十多年中屢遭迫害,她曾被派出所綁架、被新津縣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後又遭非法勞教,一度在黑窩-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裏被迫害出現生命危險。現在王翔對發起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王翔於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短短幾天時間內,身體就得到了淨化。修煉前患有的膽結石、頭昏、頭痛、常感冒、婦科病、美尼爾氏綜合症等多種疾病,才修煉幾天時間就無病一身輕,感覺非常舒服。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王翔兩次進京上訪和向當地民眾講真相,多次被新津縣看守所、拘留所迫害。

二零零七年大年初十,王翔在新津縣「老君山」山坡上向世人講述大法真相時被非法抓捕,新津縣永興派出所出動警車,從車上下來幾名警察對她拳打腳踢,並暴力將她拉扯塞進警車,綁架至永興派出所,遭到非法搜身,搜走大法真相資料,將她雙手反銬在背後。當天,本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曾維仲前來罵一番後才放她回家。

王翔在控告書中詳細的講述了更為慘烈的一幕-她幾乎被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死。以下是她的自述:

二零零九年二月,我在射洪縣講述大法真相,發送「神韻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光碟時,遭到被江澤民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構陷,被射洪縣城北派出所六、七個警察綁架,在派出所裏,他們非法給我攝像(侵犯我的肖像權),非法搜身,一警察將我雙手銬在一條長木凳上。一會兒來了十多名警察,其中一名是「610」頭目叫周淵,帶頭對我拳打腳踢、搧耳光,當天晚上射洪縣城北派出所非法把我綁架至射洪縣看守所關押迫害。

關押一個多月後,我被送往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迫害。勞教所猶如人間地獄,我在那裏面被非法迫害的骨瘦如柴、目光呆滯、神情恍惚,差點就被迫害致死。

到了勞教所,獄警隊長江南、任鳳玲就指使吸毒犯彭露、蔣學梅等,強行逼我脫光衣服,侮辱性的搜身,強制穿勞教服,還把我的頭髮剪得亂七八糟的,將我單獨關押在一間屋子裏。

江南、任鳳玲指使吸毒犯二十四小時都包夾封閉嚴管我,強行我簽「同意遵守勞教所規章制度、封閉嚴管書」(其中還說明是申請封閉嚴管),我拒絕,結果吸毒犯李開芳狠勁的劈頭蓋臉的搧我耳光。每天不是罰站,就是罰坐小凳子。我不配合他們所謂的轉化,就不准我梳頭、洗漱,連大小便都受限制,還不准見獄警。

在迫害中,我給他們講真相勸善,其中有個吸毒犯李開芳,她表面假裝接受,但背地裏就去舉報我,誣蔑我反轉化她們,她趁機想迫害我,好去邀功,便設計假裝好意的給我出主意,叫我裝瘋,告訴我裝瘋可以出去,還給我寫在紙上,並讓我看後,立即就把字條吃掉,當時我差點就中了她的圈套。後來,我再遭受迫害時,吸毒犯李開芳說:「你以為我要幫你,我是設的計,就是要整死你。沒把你整死,都要把你整成瘋子,整成真正的瘋子。」並明說:「不轉化,你就是我們菜板上的菜。」

他們暴力強制洗腦轉化我,她們在單獨關押我的房間裏,將我四肢分別綁在四個床腳成大字形,拉屎拉尿也不放過。吸毒犯們迫害折磨我,踩我的手、腳背、腹部和胸部。還用縫衣針在我身上頭部、手、腳、肚子上亂扎,我痛得叫出聲,她們就用髒的爛毯子布塞我的嘴,再用封口膠封我的嘴,更甚者是吸毒犯劉鳳玲用輪胎底軍用布鞋打我腳心、用竹籤扎我臀部、用手抓胸部、揪乳房。吸毒犯黃麗用掃把桿捅我陰道,還用剪刀剪我的陰毛,剪我的眼睫毛。還用辣椒水塗抹我的眼睛。我絕食抗議,她們就強行灌食。吸毒犯黃麗用硬鞋底敲打我的頭頂,還拉我到廁所,黃麗卡著我的脖子,吸毒犯彭露扯著我的頭髮朝便桶裏按。吸毒犯黃麗、李開芳、車建玲等一夥用被子蒙住我,將我按倒在床上亂打,還說:「朝死裏整,整死就算得急病。」

還有一次吸毒犯李開芳、黃麗等人把我腳、手分別綁在鐵床的四方,把墊底的棉被抽去,給我身上蓋上被子,看似讓我睡覺,其實根本不准我閤眼,監視我不准我閉眼。

勞教所還非法逼迫我做奴工,每天從早上六點起床吃完飯,便開始做奴工,直到晚上十點,有時到深夜二、三點鐘,在遭受做奴工的迫害中,我曾被迫害的勞累過度暈過去。勞教所給我注射不知名的針藥,吃不知名的藥,還對我進行非法採血、驗血。

在勞教所時,還竊取了我托同修從我工資本裏取出寄來的五百元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