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遭綁架 爸爸含悲去世 女兒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吉林省吉林市二十五歲的女孩尹璐,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的母親多次被綁架、關押,爸爸含悲去世。

以下是尹璐女士敘述一家人遭迫害事實:

我出生於三口之家,因為媽媽做買賣,爸爸在企業上班,小的時候家庭條件還算富裕。也算是嬌生慣養。但父母總是吵架,經常吵得很兇,已經成了家常便飯。

一九九八年,媽媽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此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家庭和睦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編造謊言誣陷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母親由於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為了澄清事實,還師父和大法清白,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向政府反映法輪功使億萬人民身心健康、道德昇華的真相。結果母親一到天安門就被警察拳打腳踢,後被遣送回永吉縣拘留所,無端被拘留半個月。我家也被搜登站鎮政府和公安局加入了黑名單,從此我的家庭開始遭受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給我們全家帶來的無盡無休的災難。

當時我只有八歲,從來不離開媽媽的我,找不到媽媽十分著急,日夜想著媽媽,盼媽媽回家。家裏人不理解,埋怨媽媽,爺爺奶奶年事已高,也擔驚受怕的,以前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多次運動嚇怕了。這次在電視、廣播污衊大法家裏人都非常反對媽媽修煉。而且全家人一起逼迫媽媽,想盡各種辦法不讓學大法。家裏又開始了戰爭,但只是單方的,媽媽從不說甚麼,只是幹活。

為了爭取自由的修煉環境,還大法師父清白。二零零零年末,媽媽再一次去北京上訪,這一去就沒回來,被非法勞教一年。

這次爸爸很後悔,回想起對媽媽施加的壓力和各種打罵,爸爸留下悔恨的淚水,他經常對我說對不起媽媽。爸爸拿家裏的積蓄托關係保媽媽出來,花了不少冤枉錢。那年新年,人家都是團團圓圓吃年飯,我家裏甚麼也沒有,我與爸爸半夜凌晨吃的是方便麵,當時聽見外面的鞭炮聲,我和爸爸在家裏哭了起來。

家裏的生意無人經營,爸爸也下崗了,為了能常去看媽媽得多掙錢。爸爸也沒有手藝,開始出租摩托車,每天早出晚歸的,常常顧不上吃飯。我自己在家很害怕。當時我上小學,之前在班級我一直是班長,現在同學老師都用異樣眼光看我,學習成績下降,無人重視,我的心情很低落。抬不起頭,有甚麼心裏話從來不跟人說。給我幼小的心靈造成無法修復的創傷。我跟爸爸經常寫信,等天黑的時候出門,去郵局給媽媽郵信是最高興的事。

好不容易盼媽媽出獄回來了。我們家又像個家了。家裏人也都認同了大法,也都知道法輪功是被誣陷的,支持媽媽在家學法煉功。

二零零五年,媽媽又被非法關押一年。這對我和爸爸又是一次打擊。我和爸爸一起在奶奶家住。爺爺已過世。奶奶七十多歲還要照顧我和爸爸,燒火做飯。鎮裏人都在背後議論,爸爸承受不起打擊,得了抑鬱症,幾次想尋短見,幸好奶奶及時回家發現。我的性格也越來越內向,喜歡獨來獨往。

二零一三年,爸爸一直沒有走出這場迫害的陰影,離開了我跟媽媽。奶奶想念爸爸,得了腦血栓,不能自理。媽媽和我在外打工,我們有家不能回,我永遠的失去了父親。由於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給我們家庭帶來的傷害已無法彌補!

我和媽媽好想念爸爸,如果不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我的家會很美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