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遭冤獄共十七年 火車司機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原甘肅金昌金川集團公司運輸部機務段火車司機魏安月和妻子何炳英,最近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因為這場迫害,魏安月曾被非法判刑十年,遭受刑訊逼供。其妻何炳英也被非法勞教二年、非法判刑七年。魏安月失去了工作,單位收走了住房,家庭受到牽連,孩子被迫退學。

根據刑法規定,江澤民犯下了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剝奪公民財產罪、刑訊逼供罪、濫用職權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誹謗罪、侮辱人格罪、虐待被監管人罪、非法拘禁罪。

魏安月、何炳英夫婦申請最高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撤銷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通緝令,立即全部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修煉法輪功脊椎病治癒

魏安月自一九九七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魏安月在一次檢修火車時造成工傷,是腰脊椎骨損傷,右半身麻木,吃了八年多中藥,跑了多少家醫院,病不見好轉。修煉法輪功三個多月奇蹟出現了,多年的脊椎病全好了。妻子何炳英原來也是多病在身,修煉法輪功後同樣受益。

魏安月說,過去他喝酒後,愛鬧事,為了利益和領導爭吵,修煉以後這些惡習都改了,「通過修煉也使我們真正知道了道德回升,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才是一個對國家、對社會真正有益的人。」

魏安月被非法開除公職、冤判十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零年十月,魏安月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綁架到洗腦班長達二百七十多天,做苦力七個多月。金川集團公司運輸部逼迫他寫放棄修煉的所謂悔過書等,遭魏安月拒絕,金川集團公司便強迫魏安月賣斷工齡,開除公職。

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魏安月被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冤判十年重刑後,轉到蘭州監獄五監區。二零零五年十月,蘭州監獄大規模殘酷迫害,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五監區教導員警察肖兵將魏安月禁閉在小號室,指使七名刑事犯包夾魏安月。小號室裏專門設置了電視機、影碟機,不間斷的播放污衊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錄像,強迫魏安月觀看,看完後還要寫出觀後感。

晚上不允許睡覺,稍有不從就會遭到刑事犯的拳打腳踢,這樣迫害了四十多天,使魏安月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二零零七年三月,魏安月又被轉到環境更惡劣,生產任務更繁重的七監區,從事手工地毯加工。

勞教所的「車輪戰」加「連軸轉」

二零零零年底,何炳英被劫持到甘肅省平安台第一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非法勞教兩年。一中隊主要從事蔬菜種植,地裏最苦最累的農活都強迫法輪功學員幹。如:冬季拉大架子車運肥,倆人一組,每車載重約五百斤農家肥,警察指使吸毒犯馬玲玲監督催工,強迫拉車必須飛跑起來,一天活幹下來,渾身像散了架一樣。晚飯後,中隊開始強迫兩個小時的所謂政治學習,每週六各號室要組織周評會,周評會其實就是警察指使吸毒犯毆打、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方式。

吸毒犯馬玲玲搧法輪功學員的耳光,幾次打得何炳英眼冒金花,用皮鞋狠命地踢法輪功學員下身。警察中隊長谷豔玲用拳擊打何炳英的臉頰,把她的臉都打腫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整個勞教所女隊開始統一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勞教所採用的方式是「車輪戰」加「連軸轉」。所謂「車輪戰」就是晚飯後開始罰站,一整夜不許睡覺,不許坐、蹲,由值班的吸毒犯監督實施。所謂「連軸轉」就是罰完站一整夜,早飯後繼續隨中隊出工,下地幹活,午飯後接著站,下午繼續出工幹活,晚飯後接著罰站,沒有片刻休息的時間。這種體罰一直持續九天時間,人往往幹著活,或走著路就睡著了。

何炳英於二零零二年六月八日終於熬出了勞教所,回到金昌。

夫妻被劫持到蘭州秘密看守所

何炳英流離失所到蘭州,金昌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仍然不斷來蘭州跟蹤監視何炳英、母親龔玉蓮及丈夫魏安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上午十一點,蘭州市國保支隊七處幾名警察將何炳英從身後突然蒙上黑頭套強行拖入警車內,綁架到雁灘國保大隊辦公樓旁邊的一座獨立的、帶有小院的平房內。這是一處秘密看守所,對外稱為甘肅省國家安全廳看守所。警察綁架魏安月時採取卑鄙的流氓欺騙手段,打電話給魏安月說:「你妻子在某地出車禍了,你趕快來。」當魏安月急急忙忙趕到所謂的事發地點時,被非法劫持。

何炳英被單獨關黑屋子七個月

剛一進去就將何炳英單獨關在小房間裏長達七個月,封閉式的房子沒有窗戶,暗無天日,門下方開有小洞,專門往裏送飯。早飯只有拳頭大的一個饅頭,一小碗清湯,湯內只有可數的幾顆米粒;午飯只有一兩米飯,少許蓮花菜;晚上是清湯麵條,只有十幾根五寸長的麵條。何炳英根本就吃不飽,就這樣整整被餓了一年四個月。

在這一年四個月裏,何炳英杳無音訊。七十一歲的老母親龔玉蓮四處苦苦尋找自己的女兒、女婿,跑遍了蘭州市附近縣市的公安局、看守所,終無結果。到了七月,何炳英已無任何生活必用品,黑監獄怕花錢不給提供,才允許何炳英寫信向她母親索要生活用品。這時何母才知道女兒女婿確切的下落。在這之前,何母曾經三次找到這個地方,警察每次都欺騙老人說:「這裏沒有你找的人。」

何炳英被電擊手臂、頭部,吊銬一整天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四年,安全廳看守所的警察常副處長、所長劉浩等逼迫何炳英喊「警察好」,遭何炳英拒絕後,常副處長暴跳如雷,拿高壓電棍電擊何炳英的手臂、頭部。兩天後,常副處長又逼何炳英大聲喊「警察好」,再次遭何炳英的拒絕,這時常副處長唆使警察楊學民把何炳英單手吊銬在審訊室高處的鐵管上,何炳英只能腳尖點地,這樣整整吊銬了一整天,還罰一天不准吃飯。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何炳英每次在被非法提審時都對警察說:「我們修煉大法沒有錯,更沒有罪,你們這樣做才是在犯罪。」警察說:「現在是我們在犯罪,等有一天你們坐在上面,我們站在下面的時候,再審我們吧。」

法庭上震撼人心的一幕

二零零四年七月,甘肅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秘密非法審判,在法庭上,法輪功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何炳英質問法警:「你們有甚麼資格審判法輪功學員?我們有甚麼罪?!」警察慌忙上來拉扯、阻止何炳英。出庭後,戴上手銬腳鐐的十位法輪功學員均被蒙上黑頭套,法輪功學員仍然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馬路上許多來往的民眾都目睹了這震撼人心的一幕。回到秘密看守所後,警察們氣急敗壞的說:「你們今天大鬧法庭,法庭讓你們搞亂了,等著好果子吃吧。」

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當法輪功學員離開秘密看守所時,警察劉旭東威脅法輪功學員:「你們出去後,誰也不准說出這個地方。」

甘肅女子監獄四監區:加工各類服裝

隨後何炳英被關押到甘肅省女子監獄入監隊的六號室。六天後,何炳英又被轉押到四監區。四監區的勞役主要是以服裝加工為主,生產訂單有少部份省內各監獄的囚服,絕大部份是來自社會上的服裝加工。其中有:中石油的工人服裝;蘭州市紅旗服裝廠服裝;軍隊三五一五被服廠軍帽、軍服、馬夾、軍棉衣、棉褲;鐵路工人服裝及勞保用品;蘭化公司職工棉衣。為某醫療廠生產的腹帶,沙漠鞋、保安服裝、稅務服裝、學生服、扶貧服。

涉及國外的公司有:寶雞中盛服裝出口公司;平涼市外貿局對阿拉伯服裝出口生產加工;為國外伊斯蘭民族生產朝拜服、朝拜帽。

生產任務極其繁重,往往為了趕工時,給監獄多掙錢,經常強迫服刑人員加班加點生產到凌晨三、四點鐘。(迫害責任人:四監區大隊長文雅琴,教導員張敏巧、侯俊紅,分隊長葉雪蓮、王曼玲、楊曉芳、安東斌)

甘肅女子監獄迫害加劇六個刑事犯包夾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甘肅女子監獄開始大規模迫害法輪功學員,四監區將法輪功學員分別禁閉在小號室內,不准出房門,不准接觸任何人。

指使刑事犯六人包夾何炳英,夜間不允許睡覺,一直罰站到天亮,白天警察開始叫罵、污衊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獄警逼迫何炳英聽、看污衊法輪功的書。一月後,何炳英出現嚴重的神經衰弱症、心臟病,不能下床正常生活,這種狀況一直持續了一年多,何炳英的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

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何炳英才離開監獄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