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喝」之下反省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今年六十八歲。幾年前的一個夢,至今想起都會警醒我走好最後回歸的路。

師父的點化

在那個夢裏,我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裏,在黑板上書寫了一個大大的「道」字。寫完後發現,最後一筆的「走之底」寫的既不順暢,也不那麼蒼勁有力。於是我將這一筆擦掉重寫。結果再寫出來,還是那個樣子。仔細觀察,又發現這個「道」字的「首」字還少寫一筆,本應是「自己」的「自」,卻寫成了「目」,少了一撇。當我想加上那一撇時,這個「道」字卻已高出我伸展的手臂,怎麼也搆不著。

夢醒後,我悟到:我在「空無一人」的環境下「修道」,沒有人提供提高心性的機會和條件,如何修啊?自己心性提高不上來,怎麼能得「道」呢?這是師父在點悟我,平時遇事迴避矛盾,就等於失去了修煉的環境。看似自己已經入道得法,但卻「似是而非」。

修煉是修自己那顆心,要向內修、向內找,修自己。可是我只修了個「目」,是眼睛向外「修」別人。離修自己雖只有一步之遙,但卻是天壤之別。這關鍵的一筆,恰似一棍及時的「棒喝」!

「走之底」寫得不夠蒼勁有力,感覺不是很順暢,這不正說明自己在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修煉過程中、在生死考驗面前,沒有做到「金剛不動」、留下了污點和遺憾嗎?那是能輕易擦掉、改變的嗎?

「棒喝」之下反省自己

我省悟到,走過的路是既成的事實,已無法改變。但如何走好以後的路,則尤顯重要。只要正法沒有結束,就有彌補損失和從新做好的機會。

師父教導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對自己的修煉就是不能放鬆,就是要抓緊修好自己,越亂越能夠在亂中修自己,越碰到魔難、越碰到不高興的事情的時候越能夠反過來看問題:這都是給自己提供修煉的台階、提高的台階。」[1]

審視走過的一幕幕,自己平時處世低調,辦事嚴謹,能夠自律,也具有某方面的專長,因此容易拿自己的長處去比別人的短處,認為自己比別人強。無形之中產生了一種在同修之上的心。其實,人有所長,也有所短。

師父說:「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有的學員想讓我看他的本事,其實我想,這都是我給的,不用看了。」 [2] 師尊啟迪我走出迷茫。我懂得了自己的所長也是師尊所賜予,絕不是為了與人爭高下,應善用並珍惜師尊賜予的一切,為今天證實法所用。

不順耳的話或不如意的事,本來是去執著、提高心性的機會,是給自己提供修煉的台階、提高的台階。這對修煉者來講是件好事。師父說:「沒有矛盾的產生,沒有給你製造提高心性的機會,你還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3] 而我很多時候遇到矛盾就想躲,不是無條件向內找,不是抓住那些暴露出來的不好的心趕快去掉它,使自己一步一步的提高上來,而是打心眼裏不高興,認為是別人的不對。結果,錯失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該上的台階,自己沒有上,停留在原地「踏步」。殊不知,修煉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更令我慚愧的是,明明知道師尊講的有關如何對待矛盾的法,可是自己在矛盾面前,還往往選擇迴避。誰惹自己不高興就躲開他、疏遠他。一個修煉的人,心的容量那麼小,修煉十多年了,求名的心和執著於自我的執著還沒有修下去,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令我羞愧、汗顏。

這一含蓄的夢,對我以往的修煉狀況做了一個形像的概括和總結。慈悲的師父,通過夢境中的點化,讓我看到了自己存在的問題,找到了影響自己提高的關鍵是求名的心、執著於自我的心、自以為是、不合群、看不起別人的心、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怨恨心和兩眼向外、不真修自己等等一連串不好的心。

找到了這些阻礙自己精進實修的不好的心,知道那不是真我,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和敗壞物質,是「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的生命,我加大力度正念清除,加速使它遁形匿跡。

經歷質變過程

從那時起,我加強學法,努力同化於法,由眼睛向外,轉向眼睛向內,不再錯過別人提供的提高心性的機會和環境,放下執著,真修自己,在各種關、難中超脫出來。

自那以後,我學法儘量採取「背法」的方式,逐漸逐漸地將《轉法輪》的內容背誦下來。遇到問題,法就會有針對性的浮現在腦中,要自己必須遵照法去做。這樣不斷地忍苦,不斷地去執著,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向內找」的習慣,再遇到矛盾或問題時,就會很自覺的遵照法的標準去做。

老伴性格外向,喜怒形於色,一點小事他也會火冒三丈,說話多是命令式、反問式,沒有商量的餘地,搞得家庭氣氛很緊張。我常常為此感到煩惱,甚至不想見到他。

夢境之後,我從法中悟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自己的原因促成的,那就得找自己。可是這顆不讓人說的心還不好去,當老伴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出言不遜時,我的心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說不出的難受滋味。但我極力控制自己,強忍,知道這是一顆不讓人說的心,我一定要去除它。結果我克制了自己,他的「火」也漸漸的消了。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我都首先找自己,要求自己心態平和,不生氣。這樣一來,摩擦越來越少,反倒能相安無事,和平共處了。我深深的體驗到「忍」的先苦後甜,嘗到了「忍」的甜頭。

現在誰再給我指出不足時,我基本上能做到不辯解、不爭論,就找找自己是否真有這樣的問題存在。當自己遭遇挫折、魔難時,就查找是自己的甚麼心造成的?在發現他人的不足時,會聯想到自己是否有同樣的執著?這樣一來,我真的能做到坦然面對他人的指責,認識到那是給我提供提高心性的機會,我還得謝謝他呢!

同時。我也能坦然面對同修的不足,認識到修煉的人都有人心在,他修好的那一面已經隔開了,自己看到的只是他還未修好的一面,其實他已經修的很好了。這樣一想,誰高、誰低的心沒有了,與同修之間的間隔不存在了。

我感受到了師尊為幫助我儘快提高採用這種「不言自明」方式的良苦用心。我一定要遵照法的要求去做,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