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瑣事上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

一、遇事向內找,過好家庭關

長期以來由於放鬆了個人修煉,遇事不能做到向內找,總是向外看,爭鬥心很強,家庭關總過不去。丈夫在家總看我不順眼,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你啥也不是。無論我做甚麼,他都挑我的毛病。剛開始我還做到忍,可是時間長了,他還是這句話,我就受不了了。沒有向內找是甚麼原因他總說我,而是經常跟他辯解,越辯解他說我越來勁。有的時候我忍不住就說:我啥也不是,你找我幹啥?說明你也一樣。有的時候想,我是煉功人不和他一樣,含淚而忍,反反復復拖了很長時間。

師父看我不悟,就借女兒的嘴點化我。一次,我在廚房做家務,丈夫又說我啥也不是,我說,在單位我工作幹的很出色,回到家裏洗衣做飯沒有我不做的,怎麼就啥也不是了?他說你就啥也不是。說完進屋去了。

女兒過來了,問我:媽,我爸跟你說啥了?我就學了一遍。女兒說:媽,我爸幫你提高呢,他說完你,進屋樂去了,這不是幫你提高嗎?我一下意識到,這麼長時間陷在人中,沒找自己,修自己。師父講:「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意識到該放下這個心了,再遇到矛盾時一定要忍。

一天,丈夫下班回來,我正在收拾一條很大的魚,他進來看了一眼,意思是弄得哪兒都是,我習慣性的解釋一句:這魚太大,手按不住。他說:啥按不住?你就說你窩囊,啥也不是。我一下意識到不該解釋,默默幹活不出聲了。他進屋換完衣服,又過來跟我說:你就懶、就饞,啥也不是。我不動心,還低頭幹活,他看我不吱聲,就說:哎,你咋不說呢?我還是不吱聲。他把臉湊過來,看著我的眼睛:哎,你咋不說了,你倒是說呀!我平靜的說:你不知道我心性高嗎?他哈哈樂著、重複著「心性高」進屋去了。不一會女兒過來了:媽,我爸跟你說啥了,樂得那麼開心?

自此我的爭鬥心越來越淡,他再說我的時候,就先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不再跟他辯解,逐漸去掉了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他再也不說我「啥也不是了」,我也體會到了向內找的快樂。

二、遇事及時向內找,不隔夜

通過學習師父的《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我認識到,在正法的最後時期必須嚴格要求自己,遇事無條件向內找,修好自己。一次在學法小組交流的時候,我說:正法到最後了,真得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不能隔夜。說完的當天晚上,我就遇到了考驗。

晚飯我做了兩個菜,吃得好好的,突然丈夫說我涼菜切的不對,我知道自己切菜的方法沒錯,就解釋了一句,他對我破口大罵,罵得很難聽。因為這段時間學法比較多,師父的法馬上打到我腦中:「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1]我一下意識到考驗來了,心想:白天剛說完遇事向內找不隔夜,就來考驗了,我一定能過去,我就不動心。念頭一出,他也不罵了,關就過去了。

三、向內找,在辦婚禮中去執著心

今年女兒要出嫁了,可是邪黨搞的規定,領導幹部家子女辦婚事要提前打報告,限制人數。我丈夫怕被人知道,以他的地位,知道的人會來的太多,影響不好。決定不辦婚禮,兩家家長碰面有個簡單儀式就行了,跟孩子溝通就定下來了。可是在結婚的頭一天晚上,女兒跟他對像因結婚儀式的問題在電話中發生口角,氣的哭著說:我這婚結的太憋屈了,跟二婚似的,急眼不結了。看著女兒,心裏很不是滋味。

都晚上九點多了丈夫還沒回來,有些事還需要商量。我打電話埋怨丈夫回來的晚,恨邪黨搞了這麼一個東西。可我是修煉人,師父講:「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1]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讓自己的負面情緒起作用。

不管我心裏怎麼樣,我依然以積極的態度勸說女兒,既然選擇了結婚,就要包容對方的不足,不要輕易發脾氣等等。

結婚的當天,丈夫上班去了,只有我和女兒在家,對方來一個人上樓接親。接親的車是租的,而且不紮花。我心裏說不出的委屈。就這麼一個女兒,又不是沒經濟條件,婚事辦的連點人氣都沒有,我從心裏開始怨丈夫,女兒結婚還要上班,太過份了,外人不通知,親屬總要通知吧,連個捧場的都沒有。就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將女兒送走。那一天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晚宴的時候我控制不住,眼淚下來了。我當時認識到這是情,我努力的控制著自己。過後我對丈夫說:女兒中考後要參加夏令營,你沒讓去;高考後要出去旅遊你又沒讓去;別人都辦升學宴,咱家也沒辦;到結婚了,連個正規的婚禮都不能辦,無論你以後怎麼做都彌補不了對孩子的虧欠,她恨你了。修煉人說話是有能量的,當時給丈夫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壓力。

為了給男方的家人講真相,婚禮的第二天我陪男方的家人出去,下車的時候,手指被車門重重的夾到了,當時指甲蓋就黑了,手指腫的很厲害。我當時認為是對我講真相的干擾。我發正念解體干擾,堅持講真相,勸三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婚禮過後親友吃飯,我準備豐盛的午宴,可是我最親的幾個家人卻沒有來。而弟媳卻將她的親友帶來了,被家人冷場了,我感到臉面有些掛不住,有一種被嘲諷的感覺,當時心裏翻江倒海,別提心裏有多難過了,委屈的眼淚在眼圈裏轉。我在心裏一遍遍的背著師父的法:「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1]我忍著沒讓眼淚掉下來。我一定要去掉這個愛面子的心。

同修找我出去,我說狀態不好,哪也不想去。同修說狀態不好更要出來。於是我跟同修一起出去了,在路上同修跟我交流。一個同修說我:第一,你就想聽好話,做甚麼事總想讓人認可;第二,你對你女兒有情;第三,你還有一個愛面子的心,想給女兒辦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我說:你怎麼都說到我心裏了呢?說的全都對。跟同修這麼一交流,堵在心裏的物質「唰」一下沒了。晚上回家,丈夫跟孩子們說我的不好聽話,我在裏屋聽到沒有動心,笑著走出來,他還說我怎麼怎麼做的不好。我說:你說的都對,說的太對了,謝謝你給我指出來,我一定改。我臉上一直掛著笑。丈夫當時沒話說了。一家人從此又和睦了。

和女兒聊天我問她,你對爸爸的態度怎樣,她說我一點都不怨我爸,我理解他。我說你真的不恨他嗎?她說:不恨。我突然明白了,原來手指被夾了,腫了很長時間,是因為我對女兒的情導致我對丈夫產生很強的怨恨心,一切的表現都是為了去我的怨恨心。今天終於找到根上了。我不要它,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一定去掉它。我不再怨任何人。在我身邊發生的任何事都是為了成就我而發生的。去掉了怨恨心,我感到一身輕鬆。

我還找到了潛在的利益心。認為工作三十多年了,往外隨禮很多。到自己家辦事的時候,卻不能通知別人,心裏有點不平衡。通過向內找明白一個理:隨出去的禮,那不是還債了嗎?不收禮那不是守住了最珍貴的德嗎?當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我就想那不是我,我不要它、清除它。這個心就放下了。

通過辦婚禮暴露了我很多的心,也讓我看到、認清並去掉它。執著心反映出來不是壞事,正好是要去掉它的時候了。

今後我會在修煉中,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對照法修好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