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紮實實修自己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我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大法,因親身受益,便洪法給妻子雪梅。她看過一遍《轉法輪》後雖然認可大法,但是無神論的思想使她並不完全相信修煉的事。儘管如此,我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叫她一起去時,她有時也跟著去。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當天,我要去北京上訪,她不放心我,也與我同去護法。但我通過觀察發現,她是被我帶進修煉中的,我認為她並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內涵。

我本應幫助她從法中提高上來,共同精進。但那時我並沒有意識到幫助她提高也是我修煉的一部份,沒有用心去扶持她,總認為她帶修不修的。我獨自在外忙於做證實法的事,對她的修煉狀態並沒放在心上,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被綁架到了看守所。雪梅在巨大的悲痛下,依靠大法、依靠同修走了過來。

二零一二年底,迫害再一次波及到我家,雪梅在一次又一次的邪惡騷擾中承受到了極限,怕心使她走向了反面,她性情突然變得暴躁、強制,每天歇斯底里的又喊又打,法也不學了,並且想讓我也放棄修煉。她看我不為所動,便拿起值錢的東西就摔,煉功用的mp3也摔了,並且把大法書也藏了起來,晚上不讓我睡覺,經常哭成淚人……

之後她去書店裏買回了佛經,在網上看伊斯蘭教的教義,週末到基督教堂去做禮拜,看聖經,想從看似沒有迫害的宗教中尋找出路。一時家裏擺滿了各種各樣宗教的書,而此時的我,卻不敢把真正能指導人修煉的法輪大法書籍擺在面上,師父的法像也不敢拿出來,生怕她給毀壞了造大業。

師父說:「雖然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與安排,但是它畢竟幹了它們所幹的。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1]師父的法點醒了我,也增強了我的正念,我意識到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在家裏沒有當好這個主角,讓邪惡因素佔了上風。

於是我堂堂正正的把大法書請了出來,擺在房間最顯眼的地方,並且嚴肅的告訴她:「你看的那些現代人寫的宗教書背後的因素都不好,寫書的人跟你的層次是一樣的,他也是個人,他說的話怎麼能讓你成佛呢?而那些古老的宗教書都是近代人翻譯成漢語的,目前都度不了人了,你都想不起你昨天說的原話,那麼怎麼能確保流傳的話無誤呢?你以為讀讀那些覺者的小故事就能圓滿了嗎?我們已經得到了這個宇宙最根本的法,為甚麼在這個時候又迷糊了呢?所以為了你好,從新走到大法中吧,我希望這些書不要再出現在家裏了。」

之後我便把家中她弄來的各個宗派的書都銷毀了。銷毀的過程中我真切體會到在另外空間是一場正邪大戰,師父把她空間場中的邪惡清除了很多,雪梅表面安靜了下來。從那之後,家裏的環境寬鬆了一些,大法書和師父法像可以堂堂正正擺出來了。

但雪梅背著我又偷偷買了一本聖經,仍然拒絕走回到大法中。我這才意識到她已經離法越來越遠了,這其中的原因在我,是我無形中把她丟下的。但我看到她不是真的想學基督教,是想找一個避風港而已。

我意識到雪梅的修煉與我本人的修煉息息相關。在她被邪惡操控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中,她背後的邪惡曾利用她的嘴對我說過這麼一句話:「你以為你自己修煉好了就能回去了嗎?我現在這樣你也別想修成。」我突然意識到,邪惡在鑽我執著的空子去製造迫害,想讓她走向反面,使她脫離大法,從而讓我也修不成。多邪惡,多冠冕堂堂啊,我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

我開始深挖究竟是哪裏被邪惡鑽了這麼大的空子,我意識到她能與我今生結為夫妻,並且有機緣能得聞大法,生前一定與師父、與大法結下過聖緣,我怎麼能靠人的眼睛或者人的觀念來給她的人生定位呢?在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中,每個人不都是在苦苦尋找能使人得救的大法嗎?她明白的一面及她世界的眾生一定在期盼她重返大法中。我們在臨下世前都曾相互叮嚀,大法洪傳正法開始時如有誰還迷於人中,一定要叫醒她,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我最初用人的眼睛判斷,認為她的佛性沒有出來,屬於下士;之後又用人的觀念判斷,認為她不實修,可能是下一批得法的大法弟子,所以人為的放棄了她。現在我明白了,是不是大法弟子是師父說了算,作為弟子只能是協助師父完成師父所要的,師父說:「生在人世為等法 別被謊言擋歸路」[2],那麼無論她的外在表現是甚麼,作為與她緣份最大的丈夫同修,我就是要達到不為外界假相所動,喚醒她的真我,啟悟她的正念,與她一起攜手走在修煉的大道上。

我誠心想讓她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於是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干擾她得法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我在與她相處過程中,無條件向內找,只看自己的不足。比如,她說我不謙卑,我找到自身存在著自以為是的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她說我不注意安全,我就注意修口,並注意手機安全;她不讓我出去,我就找自身是否存在著幹事心……紮紮實實修自己之後,一天,她發自內心的對我說:「我看到你的變化了。」

之後,每天都有不同的同修過來家裏看望她,與她交流,試圖打開她的心結。她由最初的不歡迎同修來,到能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同修,最後甚至同意一個同修住到我家裏來與她一起學法。

通過學師父的近期講法,她徹底明白了,從彷徨中走了回來。走回到大法中來以後,雪梅問我:「你去哪找了那麼多同修過來幫我?」我含著感激的淚水告訴她:「這些同修都不是我請來的,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不願放棄你,是師父安排的這一切啊!」

以往,集體學法時我都是獨自參加外邊的學法小組,而現在師父也給她安排了一個屬於她的學法小組,剩餘的時間我倆就組成一個學法小組。她現在很精進,每天抓緊的點滴時間背《轉法輪》。以前,我走親訪友講真相時都是避開她,怕她從中阻撓;現在我走家串戶給親戚們講真相,也主動叫上她,並鼓勵她開口講。

現在因為她的身心變化再加上她發自內心的講述大法的美好,她的更多親戚也走入大法中來。今年她挺不好意思的跟我說,她也想要個真相手機,她也要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撒甘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