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義縣法輪功學員被嚴重迫害案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持續十六年的殘酷迫害,使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勞教、判刑、致殘、致死,至少有六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這累累罪惡使多少幸福美滿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遼寧義縣除了以前報導過的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外,還有未完整報導的被嚴重迫害的案例,寫出其中的十四例:

1、 口碑好的醫生張殿國不能回家

在義縣,提起張殿國,在當地無論是法輪功學員,還是參與迫害的六一零、公安局警察,沒有不知道他的,因他開「殿國診所」,專治疑難雜症出名,口碑又好。連迫害過他的警察都多次登門求治,他不但不記恨他,反而耐心的給予診治,警察從他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從此善待法輪功學員。

就這樣好醫生,十六年來,只為堅持信仰,十一次被綁架、十一次被拘留、一次被非法勞教;妻子六次遭綁架、六次被拘留、四次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所非法勞教;子女受株連,不給辦身份證;被非法勒索錢財達十多萬元;就這樣一家人沒過上幾天團圓的日子,至今還在外地漂泊有家不能回。

那是二零零四年大年過後,三年兩次被勞教的妻子剛回到家,他就被義縣公安局李春雨等人綁架,劫持到錦州教養院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五時許,義縣國保大隊長姜成等七、八個人,乘兩輛黑轎車,闖入他家中,把剛從錦州買藥回來的張殿國和家人,強行綁架到看守所。隨後抄家。 六月三十日早上六點,他和被拘留的犯人洗車時走脫,從此,被全國通緝有家不敢回,這是他第十次被綁架。妻子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所,第四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一年七月初,流離失所的張殿國被錦州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當時他身無分文,還強行勒索家人五千元後放人。從此,他的一家人更不能回家。

2、姜豔玲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流離失所長達五年零五個月的姜豔玲,被義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和義縣義州鎮派出所二十多名警察綁架,搶走了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兩台、光盤和私人物品,非法關押在錦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義縣法院將她秘密的從錦州看守所劫回義縣法院,非法秘密開庭重判十三年。到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錦州市看守所曾兩次將她送往遼寧女子監獄,都因被迫害病狀嚴重,不合格而拒收。九月七日,錦州市看守所硬是第三次秘密把她投入了遼寧省女子監獄。入獄後,又出現了:子宮肌瘤、心臟病、血管瘤、吐血、高燒不退等嚴重病狀,住進了監獄醫院,幾天後,人要不行了,忙打電話叫她家人接回。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她又被騙回監獄。到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她再次急保回家。

3、崔國華喊「法輪大法好!」被迫害

崔國華,於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大法使她身心受益,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個好人。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了迫害法輪功,她進京喊出了 「法輪大法好」,從此,遭綁架六次、非法拘留六次、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勒索錢財七千三百五十元的迫害。

是那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大法還在蒙難,她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為了證實大法(以前兩次去北京都被攔截、沒有達到目的),第三次走上了天安門廣場,打出橫幅喊出悶在心裏的話,喊出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被警察綁架打了二十多個嘴巴,往牆上撞頭,非法關押七天後,被當地警察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天,送勞教,檢查沒有血壓,嚇壞了給她放了。

於是,她離家出走到黑龍江省訥河又被劫回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七十天。到零三年一月十五日再次由政保、前楊派出所把她送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半。他們每人得獎金一千五百元。

4、優秀教師李世軍被非法勞教。

李世軍是義縣成人教育教師。一九九七年四月,因心臟病重修煉法輪功。之後,疾病不翼而飛,還先後多次被市縣評為優秀教師。一次,他撿個錢包,內有幾百元現金,主動查找還給失主。人們都說:「他煉法輪功實誠心眼好,可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他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綁架列為縣裏的骨幹,鄉里的重點軟禁鄉政府洗腦班一個多月。

回家不讓出門,被人監控。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七日,所長王紹彬找他問:「還煉沒煉?」他無意說:「有時看看書。」當時所長就翻了臉,限時交書,他就去了北鎮。所長上報了鄉黨委,抄了他的家,把電視機、錄放機、油印機都抄走了,還逼他父親交書找人,得知在北鎮。帶著人開車追到北鎮,劫回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二天,逼他父親交了1千元找人費,5千元押金至今未還,托人費花三千元,看守所勒索二百多元,找回一本書,還交540元飯費,最後王紹彬個人又勒索他五百元,不讓說出去,才把電視機拉回放人。此後他教師轉正沒份,工職也沒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早,錦州所謂反×教警察夥同義縣國保,城關派出所警察再度對他抄家。幾天後把他送錦州教養院,勞教一年。教養期間,每天坐板凳十六、七個小時,長期奴役,使他血壓200以上,上氣費勁、心臟病復發,會出現心梗,四個月後給辦了保外就醫。

5、項麗第十次被綁架

項麗是義縣義州鎮鐵西街法輪功學員,迫害十六年來,她曾十次被綁架,兩次非法勞教。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早上,她在家中,再次被義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抄家。這是她第十次被綁架。

那天早上八點鐘,她一人在家。義縣國保大隊指導員王寧、副隊長劉海志帶著馮衛東、周化來五人乘兩輛車非法闖入她家。進屋王寧就要給她拍照,她沒配合,王寧上前狠狠的打她一個嘴巴。這時馮衛東個高,進屋時「咚」的一聲腦袋就撞在低矮的門框上,周化來對馮衛東說:「這是你遭報了!」項麗接上週化來的話說:「你是迫害大法弟子遭報了!」馮衛東一聽就來氣了,過來就毒打。

接著把她拉到國保大隊禁閉室,銬在鐵椅子上。項麗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給他們講真相。去錦州市看守所的路上,馮衛東污衊師父,項麗讓他閉嘴,他就又動手打。先到錦州醫院,項麗告訴醫生護士記住法輪大法好,馮衛東不讓說,就用項麗身穿的衣服堵她的嘴,打嘴巴,項麗喊:「警察打人了。」

他們花錢買通醫生開了個假證明,往錦州市看守所送,項麗不進屋,他們連拉帶拽,把她架到二樓701室。管警給她穿號服、幹奴工活,她不配合,就手銬腳鐐子鎖在床頭上。

項麗給同屋的刑事犯講真相,告訴她們大法的美好,她們都很受感動,說:「大姐!你都這樣了,戴著手銬腳鐐還談笑風生,給我們講故事,告訴我們大法好,你可真是心大呀!」當天的晚上,她就平安的回了家。

6、劉成三次被非法勞教 遭種種酷刑

義縣法輪功學員劉成,三次被中共當局勞教迫害,遭受了慘無人道的種種酷刑折磨:毒打、吊掛、不讓睡覺、電擊把肚皮都電焦了、坐鐵椅子、夾子紮軟肋、刮筋縫、掐睪丸、五馬分屍,長時間抻、腰墜千斤等等。

下面是劉成二零零九年之前,三次被勞教迫害遭種種酷刑的經歷: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他進京和平上訪,遭到北京惡警綁架和毒打。隨後劫持回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之後,又劫持到錦州勞教所迫害,非法關押了三年。在這期間,遭到錦州勞教所惡警馬勇、白金龍等十多人的毒打、不讓睡覺、電擊,把肚皮都電焦了。

第二次,那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半夜,他在家中,突然被私自闖進來的義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和前楊鄉派出所的一幫惡警,強行綁架到義縣看守所,並非法抄家。非法關押半個月後,又被劫持到錦州勞教所。由於他不穿馬夾,惡警們便唆使刑事犯強制他坐在面上只有一根鐵棍,讓你全身的體重都放在一根鐵棍上的鐵椅子,同時將他的手、腳都銬住不動。不長時間,他的腰、臀部、下肢、後背,都劇痛起來,剜心透骨,那真是生不如死。

四天後,強行他雙盤,用床單將雙腿綁死,雙手反扣背後,頭戴安全帽,同時播放誣蔑大法的廣播給他洗腦,用電棍電擊他的臉部,脖子。 為了「轉化」他,指使刑事犯把他銬在暖氣管子上、同時下手,用拳頭擊打他的胸部,用棍子擊打全身,還殘忍的用褲帶夾子扎他的軟肋、刮筋縫、掐睪丸。 受刑後,他躺在床上長達半個月不能動,從此他的腿落下了疼痛、麻木,沒有知覺的病根。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義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夥同前楊鄉派出所,第三次綁架到錦州看守所,十二日劫持到錦州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他遭到了體罰、坐小板凳、毒打、各種姿式罰站,被吊起來,手背過來彎著腰,一站就是數小時。之後,又被劫持到瀋陽馬三家教養院殘酷迫害。用開口器撬開嘴,往他嘴裏灌不明藥物;用手銬吊掛兩臂長時間不止;用鐵床綁雙腿、吊兩臂、腰墜千斤;五馬分屍,長時間抻;用多根電棍,同時多次電擊他的全身所有部位;還強迫他長時間的奴役勞動等。

7、庭長法官孫靈華的遭遇

孫靈華,女,是義縣法院原經濟庭庭長。一九九五年八月,體弱多病的她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她的風濕性、心臟病、婦科病等十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她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吃請不到,送禮不要。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被單位評為先進個人,一九九六年底,還被評為錦州市法院系統先進個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由於她有一定的影響,當然的成了中共邪黨轉化欺騙利用的重點對像。她曾走了一段彎路,發表嚴正聲明,回到大法中來。

這下邪黨露出了「假、惡、鬥」暴政本性。立即把她打成重點的迫害對像,先開除她的公職,停發工資;接著綁架,幾個月內,先後被綁架五次,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還非法送馬三家教養院勞教兩次都因送時身體不合格拒收。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她又被遼寧省錦州市「六一零」綁架。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進了瀋陽大北監獄坐了七年半的冤獄。

在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一位經她手辦過案的當事人,探望她時對獄警說:「咱當地法院一百多名警察,有一個不收禮的法官就是孫靈華,看守所不應該關她這樣的好人!」

8、教師羅香銀遭十次綁架和數萬元罰款

羅香銀是義縣城關鄉八里鋪村小學教師。一九九八年三月喜得大法,得法後她一直是單位領導、同事和學生認可的好老師。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以後,只因她堅持自己的信仰,十多年來曾十次遭到綁架,八次非法關押、一次勞教,罰款近三萬元。下面是她遭迫害的部份事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剛過,他家五里屯村出現了書寫的「法輪大法好」標語,這下驚動了邪黨縣委和縣政府,由縣公安局和城關鄉派出所,在她們村整天的對筆體。縣委書記趙難現場督查此事,當時懷疑到她的丈夫,因為只有煉法輪功的或其家人才能寫,而她是煉法輪功的。將丈夫帶到縣公安局提審,丈夫不承認,遭到毒打。羅香銀的大姑姐知道了,找到局說:「我弟弟有精神病不是一天了,二十多年了,若出現三長兩短的,我和你們沒完。」才把人放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羅香銀進京上訪,被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百六十天,被勒索1500元錢。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再次進京,被劫回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20多天後,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八個月。在此期間,單位扣發她一年的工資(約一萬多元) 。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左右,她正在學校上課,校長將她叫到辦公室,被有備而來的義縣國保大隊惡警劉海志等人綁架到錦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關押。20多天後,惡警騙家人交一萬元錢,將她放回。

9、左立志被冤判五年的迫害

左立志在義縣大榆樹堡鎮中學政教處工作。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縣國保大隊和鎮派出所等十多名惡警包圍了左立志的家,將她綁架到鎮派出所,抄家後又把她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枉判五年在遼寧女子監獄非法關押到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

此次,她遭受了中共邪黨的「洗腦班」轉化,非法勞教、拘留、抄家、勒索現金、流離失所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她被鎮政府洗腦班洗腦兩天兩夜。九月二十三日,她進北京證實法被劫持到義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現金1360元。 十月十三日,被義縣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個月後,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九個多月,並扣發一年的工資。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她被迫流離失所三次(兩個多月、近一個月、半個多月),還被扣發工資。

10、普通農民田紹春遭受的摧殘

田紹春,是義縣頭道河鄉的一位普通農民。到二零零八年的九年裏 他多次被綁架抄家,三次被洗腦,五次被非法關押看守所,一次勞教兩年。他本人多次被毆打、電擊、摧殘性灌食,幾次死裏逃生。

零八年六月三日,田紹春被北票國保、廣電局、上園派出所綁架,並抄家。在拘留所他絕食抵制迫害。 六月六日,派出所長孫佳唯和國保的人將他從看守所拉到醫院拖到二樓的一個房間將他按到床上,給他插管,他拼死不配合,七八個人也按不住他,醫生說:他老是動,灌不了。國保打電話,叫來了十幾個武警才把他按住。醫生用鉗子使勁的往他鼻子裏面塞,嘴也被武警按住,就感到一下氣喘不上來了,胸部一陣劇痛之後,他看到血從插管裏噴湧狀向外流出,醫生慌忙把管子又拔出來,此時田紹春已窒息。手腕處卡出的血、鼻子流出的血、管子裏流出的血已順田紹春的身體流到床上、地上,直到灌食完成,才被帶回拘留所。 在田紹春的胸部持續疼痛且開始發高燒,加上五天沒有進食進水,不能走路的情況下,還被塞進警車,送往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 經檢查身體的各項指標都不行拒收。

在朝陽教養院,警察在政治的壓力和獎金的誘惑下,貪婪與獸性大發,任意折磨電擊大法弟子。如:夏季烈日下罰站,連續每天一站就是十八個小時,直到雙腿發青、浮腫不能走路。因田紹春不放棄信仰、不背規範,白天強體力奴役後,吃過晚飯就被面壁罰站直至後半夜二點鐘,一連數日。中間就是電棍電,打耳光、用腳踢,打累了後再電棍電。他就在「啪啪啪」放著藍光的電棍聲音伴隨下渡過的那每一夜。

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的一天,由於田紹春不「轉化」,獄警高志國將他帶到隊部二樓,八個人一起上,將他打倒在地,然後命四防人員拎來一桶水倒在他身上,用四根電棍同時電擊,電流使他劇烈的顫抖,四個沒拿電棍的獄警用腳對他狠踩猛踢,那種大號的電棍約三十釐米,纏著金屬絲,可以大面積對人放電,電棍全部放光了電,也打累了,田紹春也幾乎不行了才住手,弄回監室。之後,田紹春有一個多月的時間無法正常行走。

11、許志華受威脅:「下次再看見一張紙就給你送進去!」

義縣聚糧屯鄉八家子村的法輪功學員許志華,只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曾多次被義縣公安局和義縣聚糧屯鄉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勞教迫害。下面許志華自述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被義縣聚糧屯鄉派出所長於樹華等警察,還在非法抄家的一次迫害。

那天下午三點,我鄉派出所長於樹華帶領所裏警察,私自闖入我的家中,進屋將我按住。然後,他們像土匪一樣亂翻。最後,翻出四本《明慧週刊》和幾張歌盤,竟如獲至寶的威脅我說:「就憑這些東西就能定你的罪。」我說:「從憲法上也沒有寫煉法輪功有罪。」聽後他惡狠狠地說:「就憑你這句話,我就能判你刑!」說著還賊喊捉賊地說:「你煉法輪功,把家折騰成甚麼樣了?這幾年你得好了嗎?」我說:「是誰造成的?」他說:「你不老實,坐這些年牢(指勞教)你也沒改。」最後,威脅我說:「這次先放過你,下次再看見一張紙(指真相傳單)就給你送進去(指判刑進監獄)!」說 完,揚長而去。

看著所長他們不聽真相、不明真相,竟口出狂言,一句話就可以判你刑,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都達到了為所欲為的地步了。真的應驗了百姓說的「過去的土匪在深山,如今的土匪在公安」的這句話。可我們再想一想,如今,像於樹華這樣的警察變成了土匪,又是誰之過呢?那不就是中共的邪惡本質培養出來的而造成的嗎?所以,只有解體中共,才有百姓的自由,才有真正的新中國。

12、閆來升被迫害事實

閆來升,男,三十八歲,遼寧省義縣頭道河鄉人,一九九七年因感於法輪大法能提升人的道德,教人做好人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事實證明:修煉後他變的誠實善良,遇事不怒不發脾氣,還能為他人著想的好人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發生後,他本著澄清事實、請政府部門了解真相的願望,於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上訪,被黃果樹派出所非法拘留,五天後被義縣頭道河鄉派出所綁架到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罰款一千五百元。同年十二月被頭道河鄉副鄉長王樹庭等人騙至鄉中學,非法關押洗腦二十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他再次進京到國務院信訪辦和平請願,被錦州駐守北京專門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綁架到龍鳳賓館,三天後被義縣頭道河鄉派出所李福全等人劫回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十一天後被敲詐二千元錢。

二零零二年一月,他第三次進京走上了天安門,打出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被武警抓捕送至天安門公安分局,第五天獄警送我醫院檢查身體,他們很緊張,第七天忙把我放了。回家後,由於特務舉報被抓,開始流離失所。同年五月十九日,由於我妻子生小孩,回家探望,被李福全夥同義縣國保大隊惡警抓捕,後送至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十二日被送往錦州教養院拒收、釋放。不久被網上通緝,致使他無法照顧妻子和孩子。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在錦朝路他被淩海市沈家台派出所所長劉鐵成等人綁架,被義縣國保大隊李春雨等人劫回義縣看守所。第二天就被送往錦州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

13、派出所陰謀送勞教 六旬老婦楊素珍當天正念回家

那是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凌晨五點鐘,遼寧義縣前楊鄉派出所所長吳澤堂、指導員馬小龍等四名警察,開車第三次闖入法輪功學員楊素珍家中,將她拽上了警車,直接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檢查身體,非法送勞教。她一路正念,到哪都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救人,結果,當天晚上就回到了家中。

之前的七月份,前楊鄉派出所曾兩次闖入她家中綁架,均沒得逞。便於八月十二日凌晨五點鐘,第三次開車闖入她的家中。

進屋就對楊素珍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說:「今天我們要把楊素珍帶走一趟。」楊素珍的丈夫問他們:「帶她上哪去?」當時他們都不肯說,就說:「帶去檢查身體。」楊素珍聽到後,當時就拒絕:「我也沒有病檢查身體幹甚麼?我不去。」他們就動手將楊素珍強硬的給拽上了警車。

路上,楊素珍問他們:「上哪去?」他們還是不吱聲。當車出了義縣城時,楊素珍繼續追問,這時馬小龍說話了:「帶你去省裏大醫院。」楊素珍就明白了,說:「那不就是馬三家唄。」

大約上午十一點到了馬三家的醫院。楊素珍才知道:是給自己檢查完身體送勞教來了。她當時就想:這次來馬三家正是給他們講真相的好的機會,平時咱想來還來不上呢。

十一點半,開始了共五個項目的檢查身體,當時惡警怕楊素珍給獄醫警察們講真相,把她看得緊緊的,並威脅她不准說話。楊素珍每進一個屋檢查完身體,就走近大夫,並大聲地喊:「你們都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會有福報。」 就這樣她進一個屋就講一個屋,一連進了五個屋,都給他們講了。在最後的第五個屋(化驗室),楊素珍繼續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屋裏的人,包括送她來的警察也一起跟她喊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身體檢查完了,來送她勞教的縣國保大隊的警察說:「讓你們都回去吧。」義縣前楊鄉派出所警察折騰了一整天,再次送勞教的陰謀未能得逞,也只好將她送回了家。

14、趙桂華被非法判刑七年非法關押

趙桂華,女,義縣留龍溝鄉大業屯村紅石嶺屯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她與丈夫、嫂子一起,被義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頭道河鄉派出所、留龍溝鄉派出所王維等二十多名警察,在家中綁架,非法抄家,抄走電腦兩台、打印機兩台、紙張無數、轎車一輛、玉米款一萬五千七百元。之後,三人非法關押在錦州市看守所。

義縣法院,在未通知任何人參加、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秘密地對趙桂華進行了非法庭審,以在她家中抄到了電腦、打印機、紙張等,並以「破壞社會治安秩序罪」為由非法治罪,趙桂華不服,當場做了自我無罪的辯護。

由於趙桂華不配合,一直被錦州市看守所單獨非法「關小號」迫害,四月底出現了病態後,法院不法人員跟家人談條件,人可以先放回家,但必須得保證回去後不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還得對回家之事不得與任何人說,這樣,趙桂華被勒索5萬元現金放回。後來又以「回訪」為名,由留龍溝鄉派出所董國民將趙桂華騙回錦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三月中旬,義縣法院刑事一庭對趙桂華再次秘密非法庭審,重判七年。於二零一三年六月份,被非法關進遼寧女子監獄加重迫害。同時,邪黨人員給趙桂華在經濟上造成的損失已超過了十萬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