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義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遼寧義縣是一個至今有千年悠久歷史的古城,因「奉國寺」(也稱「大佛寺」)和「萬佛堂石窟」文物而聞名。

一九九五年,法輪功(也稱法輪佛法)洪傳至遼寧義縣,人們為了祛病健身的心,而相繼走上了返本歸真的法輪功佛法的修煉。

特別是一九九八年李洪志師父親臨義縣「奉國寺」,向義縣世人傳法,給義縣法輪功學員講法,人傳人,心傳心,將法輪佛法的福音傳遍了整個義縣的每一個角落。全縣有幾千人走入了法輪大法行列中修煉,煉功點布滿了整個城鄉。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澤民集團踐踏憲法迫害法輪功。十五年來,義縣邪黨政法委、六一零,追隨中共邪黨的迫害政策,操控著義縣公、檢、法、司,各鄉、鎮派出所和各級行政機關、企、事業單位、街道辦、社區、村委會等組織成員,對義縣修煉「真、善、忍」的善良法輪功學員群體,進行不停的騷擾、恐嚇、監控、綁架、抄家、拘留、關押、洗腦、勞教、判刑、經濟勒索、開除工職等,慘無人道的慘烈多種打壓迫害。

截止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底,僅據民間通過明慧網曝光的和法輪功學員收集的,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不完全統計:義縣地區就有九十五名。我們將其中十一名迫害致死案例,加以回顧,作為一段歷史紀實如下:

1.肖鵬,男,三十歲,九道嶺鎮農民、獸醫

一九九九年九月下旬,肖鵬與三妹又進京上訪,在唐山火車站被綁架後,接回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他遭到看守所所長王岩、獄警卞志利和刑事犯楊國濤多次毒打,致使雙腿腫脹,不能彎曲,下蹲;身體上還受盡了澆涼水、灌鹽水、戴十八斤重腳鐐的殘酷折磨。十月二十九日,肖鵬被非法勞動教養三年,送進錦州市勞教所繼續迫害。在此期間,肖鵬多次受到嚴重的酷刑,身體到處是傷。後來被轉移到錦州市精神病院,強行注射摧殘神經的藥物,打那以後他精神恍惚、後來致瘋,身體逐漸消瘦,呈骨瘦如柴、走路艱難、不能自理的病態,於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勞教所不得不把他放回家。回家後,僅一年多,於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肖鵬在痛苦中含冤離世,年僅三十歲。

2.肖玉彬(肖鵬的父親),男,六十一歲,義縣九道嶺農民,獸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肖玉彬和妻子多次被非法關押,二零零零年十月,都被非法教養三年。十一月,肖玉彬被非法送進錦州勞教所與兒子肖鵬關在一起,兒子多次受到嚴重的酷刑,被強迫送進精神病院,注射精神崩潰的藥物,致瘋後,教養院將他的兒子放回家,並將非法關押已達四個多月的肖玉彬放出,陪兒子回家保外就醫。此時,家裏已空無一人。他的妻子和女兒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所迫害。

兒子含冤離世後,使他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從那以後,變的不愛說話了,一天也聽不到他說一句話。從零二年至零八年,義縣公安局、義縣國保大隊、九道嶺鎮政府、九道嶺鎮派出所對他的騷擾,累計至少也得十二、三次。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肖玉彬含冤離開了人世。就在他離開了人世後的第十一天,九道嶺鎮派出所的惡警還往他家裏打電話找他,進行騷擾,讓人死後都不得安寧。

3.左中右,男,三十五歲,大於卜中學青年教師

一九九九年十月,左中右被非法關押在義縣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他從教養院走脫,在興城火車站被綁架,送回錦州市勞教所,左中右被關了七天小號,被惡警劉懷忠、徐廣權等人踢打,皮膚被電腫。白天幹活被強制戴手銬出工,晚上睡覺用手銬銬在床上,警察報復他給他多分任務,還不時地惡狠狠地罵他。

左中右絕食抗議迫害,惡警們和惡四防對他灌食迫害,玉米糊裏加大量的鹽,同時不讓睡覺,強迫其連續坐四十四小時地板凳。惡警陳大夫在對左強制灌食時,用開口器撬,牙都被撬壞了,不張嘴就用拳頭鑽腮幫子。左中右絕食抗議一個月後已經骨瘦如柴,血壓低得嚇人,80/50,70/50,小腿浮腫。左中右在於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獲得釋放。

二零零一年十月,左中右再次被非法勞教二年,在錦州勞教所受盡了酷刑折磨:曾有三個犯人一起毒打他,四根電棍同時電擊,長期關小號、坐鐵板凳,長期不讓睡覺。左中右一個體重150斤的小伙子,被折磨得只剩九十斤,幾乎奄奄一息。勞教所一看其身體太虛弱,怕擔死亡責任,二零零三年九月把他送回家中。
左中右被放的前幾天,每天都嘔吐,咳嗽得厲害。被放出來時,親人朋友見到他幾乎認不出來了。回家後,還經常受到勞教所惡警打電話騷擾;身體還未恢復,學校領導一行十人來家裏逼迫寫三書,被迫去親友家。左中右心肺腎功能已衰竭,經常咳嗽氣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難,無法正常上班,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

4.魏書文,女,六十五歲,義縣關帝廟村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天河勞教所非法關押一年半,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在馬三家勞教所關押八個月,受到惡警的殘酷的迫害,除包夾圍攻、罰站、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外,強迫老人做一種殯葬用的工藝品,在加工中必須用一種揮發性強的、氣味刺鼻的、熏眼睛的有毒膠,老人身體出現嚴重的病症,生命垂危,被送回家。但義縣公安局的警察,並未因老人身體病重而停止迫害,多次闖入家中騷擾,直到魏書文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含冤離世。

5.史長林,男,三十五歲,義縣城關鄉後楊村人

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六日,史長林被義縣城關鄉後楊村治保主任李文煥騙到村上,被等後惡警綁架,劫持到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八日晚上,史長林被城關鄉派出所陳乃連、楊成文、李寶有等六名惡警翻牆闖入家中,綁架到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之後,被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到錦州王屯勞動教養院繼續迫害。惡警曾用繩子綁住大腿,強行長時間坐板,人被折磨的嘔吐、暈死過去。

二零零四年秋,史長林從勞教所釋放回家,身體一直很虛弱,回到家第七天,他又眼瞅著哥哥、嫂子被縣國保大隊綁架。由於驚嚇,從此,他落下一有人開門他的心裏就緊張恐懼、哆嗦害怕。

二零零八年,中共在全國各地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義縣也不例外,這對身體極為虛弱的史長林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造成他精神緊張、痛苦,心裏害怕。由於精神上的巨大傷害,導致他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上午,被鄉派出所、縣國保大隊、錦州教養院惡警迫害致死。

6、李廣繁,男,五十九歲,義縣城關鄉五里屯村人

二零零一年十月,李廣繁第四次進京證實法,在途中葫蘆島市被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王佔林截回到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一個半月後,將他劫持到錦州市教養院非法勞教14個月。釋放後,他被迫流離失所到南方打工好幾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李廣繁帶著打工掙的錢回到家中,二十日,他和同修去縣農村高台子鎮,向世人送「福」字講真相時,由於惡人構陷,被高台子鎮派出所警察孫健等人綁架。在縣拘留所非法關押5天;又被縣國保劉海志、周化來勒索現金12000元。

李廣繁的妻子吳鳳豔於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被迫害突發腦出血、不省人事,四天後離世。當時她只有五十一歲,給李廣繁的打擊就更大了。這時當地的邪惡警察又經常的上門騷擾,他既持家又得想法掙錢,維持生活。

內外環境的困擾,李廣繁於二零一四年三月開始出現病狀,走路不能站,身體晃。於九月十八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7、8,闞澤田、龍秀英老夫妻

闞澤田,男,八十六歲,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十日出生。龍秀英,女,八十七歲,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出生。家住義縣義州鎮東南街。

於一九九六年七月兩位老人同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受益巨大,身體非常強健,尤其是龍秀英的胃痛、動脈硬化、心臟等病全好了。

兩位老人被當地警察列為重點監控迫害對像,多次遭到綁架、非法關押、勒索、恐嚇、騷擾。

警察和街道、社區人員對兩位老人的監控騷擾,有時是突襲的方式闖入家中;有時是換成便衣,以修自來水人員的身份,到家中四處查看;有時還以卑鄙的手段,往兩位老人家投放恐嚇信,對兩位老人多次進行威脅等等。

在邪黨人員這種長期恐嚇威脅迫害下,兩位老人身心受成巨大傷害,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先後病倒,龍秀英老人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含冤離世。兩年後,闞澤田老人也含冤離開了人世。

9、張鳳珍,女,六十二歲,義縣聚糧屯滿族鄉八家子村人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她在家中看師父講法錄像,由於不明真相的惡人誣告,被鄉派出所警察,連同丈夫、長子、兒媳、次子四人綁架到縣看守所,每人非法關押三十天,勒索一千元,合計四千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她丈夫被綁架到錦州市勞動教養院,非法關押一年零兩個月。
二零零三年十月,邪黨開「十六大」,她被鄉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

奧運期間,她被鄉派出所警察綁架拘留,遭惡警毒打其頭部,從此以後,頭部留下了經常晃頭不止的毛病。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她丈夫被鄉派出所所長楊州和指導員牛洪等人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八月,被劫持到錦州市勞教所,強行體罰,整天坐板,被迫害得出現前列腺炎,尿不下尿,身體呈極度虛弱無力的病狀。二零零九年她丈夫又被劫持到瀋陽馬三家教養所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一年零七個月。

二零零八年的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張鳳珍和同修郭鳳芹,一起到附近村屯做大法真相,被鄉派出所長惡警楊州和指導員牛洪等人跟蹤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姜成便放出風來:法輪功的案子是政治案件,誰也說不上話,除非得多拿錢,找關係,否則最低是勞教、嚴重的還得判刑;其後,便利用家人怕送勞教、救人心切的心態,背後叫楊州給張鳳珍、郭鳳芹家人出道、定標準。東拆西借,家人勉強湊足每人兩萬元。

打那之後,一遇到甚麼敏感日就下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標,張鳳珍就會遭到騷擾。由於長期處於被迫害的環境中,張鳳珍的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於二零一四年七月含冤離世。

10、馮國余,男,住義縣七里河子鎮劉溫屯村

他於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鎮派出所警察楊州等將他綁架到鎮派出所非法關押十一天,勒索一百元現金。二零零三年十月,邪黨開「十六大」,他被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七天。之後,劫持到錦州勞教所非法關押兩年。出來後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於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含冤離世。

11、王素賢,女,七十一歲,住頭道河子滿族鄉頭道河子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後,她兩次進京,八次被綁架、兩次洗腦班洗腦、五次被勒索現金二萬三千五百元、一次流離失所一年零兩個月。

由於縣、鄉惡人惡警長期的多次綁架、關押、巨額勒索,騷擾的迫害,使王素賢老人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於二零一二年,她含冤離開了人世,時年七十一歲。

另外,八十四名法輪功學員迫害中離世的是:

男:陳寶奇、陳寶奇、桑玉柱、顧清賓、榮長青、雷庭寶、趙國良、周洪玉、張連奎、闞懷柱、齊國祥、尹勤文、李榮山、王令、宜國瑞、張俊海、高風坤、馬煥海、焦玉堂、張樹恩、張樹林、張樹會、馬振林、胡寶潤、裴樹成。魏廣興,項樹凡,蔡方貴,許春華,王福瑞,白國剛,(31名)。

女:田華、陳梅、張風春、闞文風、張彩雲、田素琴、李文豔、石桂診、周石氏、段素診、張桂榮、沈桂珠、張連奎之妻、沈玉芝(闞懷柱之妻)、吳青珍、董桂英、姚素芳、闞書傑、石慶榮、夏素明、關素蘭、夏蘭珠、孫書霞、孫書珍、毛秋榮、李素賢、吳志華、胡福雲、趙素雲、高月貞、胡國芹、劉玉芝、李文豔、郭老太太、張玉芬、馬小淨、楊福傑、高素娟、孟繁芝、呂鳳蘭、劉文秀、劉忠蘭、劉福傑、孫桂玲,魏寇氏,吳鳳豔,宋玉明,胡鳳軍,吳桂鳳,曹桂英,高麗,陳玉蘭,闞毅仁。(53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