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折磨 馮恩珂從舊金山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六十八歲的瀋陽法輪功學員馮恩珂,目前暫住美國舊金山灣區。他因為修煉法輪功,曾被遼寧省瀋陽警察綁架,被單位強行下崗,在看守所、勞教所遭酷刑折磨。日前他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控告首惡江澤民。

以下是馮恩珂敘述遭迫害事實:

我是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人。我因修煉大法,多年的腰脫和咽炎及藥物中毒等症狀消失,我懂得了生命存在的意義,應該是個為他人而活著的人。從此開始善待他人、努力工作,工資待遇也得到工人中最高級別。

被強行下崗

一九九九年四月,因天津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我去瀋陽市省委上訪被抓,被蘇家屯公安局副局長劉永安列入黑名單,

當時我還差二十四個月就退休了,可單位將我第一批下崗,強行簽字下崗(實際上是簽字後的第二年才辦完手續),分文皆無,同時篡改了入廠簽約。下崗後長時間都得不到失業保險金。當我要起訴工廠時,才為我補交大約一年多養老基金。

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日,我到瀋陽市蘇家屯區王綱鄉發放法輪功真相光盤和資料,第二天,蘇家屯區國保大隊、湖西派出所、街道等人闖到我家撬壞防盜門非法抄家。我去公安局說明情況被綁架。

在蘇家屯看守所,董姓大隊長當眾對我拳打腳踢,打倒再用皮鞋碾我手指,當時我左耳失鳴,緊接著區國保警察在密室逼供,拿來二十多人的舉報名單,都是我的親屬和我的鄉親,威脅說:「你不簽字我們就把他們全抓起來。」

在看守所,有人要給我打毒針,叫我蹲小號,喝的是污水,吃的鹹菜窩頭,我被無故驗血,十個手指都被摁了手印。

當時,瀋陽當局揚言要對大法弟子展開「大開殺戒」式迫害。那一次,王立軍很奇怪的到了蘇家屯看守所視察,在號內威脅我:「誰是法輪功!你認識我嗎?」

後來,公安局副局長閆守國親自坐鎮並簽字將我非法勞教三年。

酷刑「轉化」

因我堅持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被從沈新勞教所又送入瀋陽法制學校(張士洗腦班)。十七天的二十四小時圍攻、威脅失敗後,宣布強制「轉化」。當時的史鳳有校長要殺一儆百,由獄警宋百順政委和劉大隊長在普教七、八個人員協助下在院外小白樓上刑行的,很恐怖。在院長關風、史鳳有、李大等人監控下把我雙腳、雙手纏好後,吊在兩張雙人床上,扒光衣服使用電刑,是那種一尺左右威力很大的新型電棍,他們說能電倒一頭牛。電擊扁桃體、心臟、臉、胸、肋等部位,兩獄警很累,光著膀子每次通電十多分鐘,大致六根電棍共行刑三個小時,地面全是汗水,我的頭像裂開似的劇痛,大腦失去記憶、走路心臟都在晃動,受到嚴重傷害。最後是兩、三個人扶我下的樓梯。

後來胸部大面積流血化膿,十多年了傷疤猶在。事後,在蘇家屯住的李大隊長親口告訴我:行刑是經瀋陽市「六一零」批准的。在「小白樓」下停放的白色麵包車就是為危險時就送「醫院」用的。

後來我又被關到張士勞教所五大隊。那裏養了很多狗,而我們吃的是餵狗都不吃的東西,一年四季洗的是冷水澡,二十四小時的包夾。

最後我又被關到沈新勞教所一大隊。在勞教所裏經常要在院內跑步,被搜身。當青黃不接時吃的是由軍供處拉來的發霉的玉米麵。那裏一個人每天幹的是超過十六小時奴工活:插筷子、剝大蒜、工藝品,經常有出口美國的聖誕節用的魔鬼形像的邋遢製品、蠟燭、絹花等等,太多了。

回憶,對我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我深知起訴江澤民是件很重大的事情,必須制止迫害,同時將惡人繩之以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