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縣執法局局長谷慶英遭惡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蠡縣規劃局局長谷慶英家被保定市市委、保定市檢察院、保定市公安局搜查,谷慶英及妻子、司機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收賄行賄案,被保定市檢察院批捕。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官員大多是貪官污吏,他們被所謂的「調查」、抓捕,固然是因為在中共黑幫內鬥中落敗所致,但更是因為他們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而招致的報應。看看谷慶英過去的所為便知。

谷慶英,原蠡縣小陳鄉副書記,二零零二年十六大期間把小陳鄉的大法弟子綁架到鄉政府非法監禁,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法輪功,把北大留村法輪功學員王素梅的雙手從背後倒銬著,谷慶英指使李小奇、少濱抓了三個蠍子放在王素梅臉上。谷慶英他們在一旁看著,有人還在一邊喊:蜇呀!蜇呀!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高英俊被谷慶英等人綁架到鄉政府,關進一間小屋,不准吃飯,上廁所也有人跟著,逼迫她寫保證書、罵師父、罵大法,不配合,就把她銬在床頭上,用凳子打她的腰部、腿部、腳後跟,打的她全身青紫。

高英俊就坐在那裏煉功,谷氣急敗壞地吼道:「好大的膽子,你還敢煉功。」不由分說上去,就是幾個大耳光。幾天後,高英俊智慧走脫。谷慶英派人跟蹤高英俊的家人,不久,就把高英俊從她親戚家劫持到小陳鄉,到了小陳鄉,就把她綁在一棵樹上,用棍子打,一邊打一邊罵:「你這一走,差點砸了我們的飯碗,今天非打死你不可。」把她打昏了才罷手。

晚上他們拿著鐵鍬,把高英俊拉到小陳村北一塊玉米地裏,逼問她,你還煉不煉?她說煉,幾個人輪番打她耳光,當時把她打昏了,他們用打火機燒她手指,把她疼醒了,這時,他們又問,你還煉不煉?你看,坑都挖好了,如果再煉,現在就活埋了你,家人要問,就說你跑了。最後,谷慶英勒索高英俊家人2500元錢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谷慶英、張佔根等人強行從家裏把法輪功學員魯小娣、崔小萍、王素梅帶到小陳鄉派出所折磨:門窗緊關,門反鎖著,不讓吹電扇,不讓吃飯,不讓喝水,不讓去廁所,不讓睡覺,還經常挨打罵。逼迫她們罵大法、罵師父、寫保證。谷慶英喝酒後,就對她們大發雷霆,半夜把她們叫起來,想打誰就打誰。晚上谷慶英還讓她們罰站,一站就半宿。天悶熱憋得喘不過氣來,不上廁所怎麼行,實在沒辦法,魯小娣把門弄開了,谷慶英一見門開了,馬上帶著四個人衝進屋裏打魯小娣、王素梅,當場就把王素梅打的暈死過去。

谷慶英是小陳鄉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主要責任者,他多次綁架大法弟子,私設公堂,在鄉政府非法關押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實行抄家、毆打,進行精神迫害。勒索大法弟子及親屬大量的錢財,經他親手迫害的大法弟子超過幾十人次。

谷慶英竟然還赤裸裸地說:「不整你們,我們吃窩頭就鹹菜,整你們,我們就會吃饅頭就大肉!」谷慶英殘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就是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升官發財。

大法弟子把谷慶英惡行曝光後,當時的縣委副書記寧洪茂不但不批評、不制止谷慶英,反而在大會上一再支持、縱容谷慶英,為他做後盾,向保定申報,把蠡縣作為迫害的重點。隨後谷一路升遷至規劃局局長,為其貪污腐敗創造了條件,致使他落得如此下場,還殃及家人。

十幾年過去了,谷慶英萬萬沒有想到,曾經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欺壓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現在竟成了階下囚,表面是貪污腐敗,實則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報,谷慶英在被抓捕後交代:「在蠡縣基本所有官員都存在收賄行賄的問題」。可見直到現在他還沒有明白,他之所以在眾多的貪官中被首先揪出來,是因為他迫害佛法的報應。

善惡有報的天理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上天會用不同的方式懲罰每一個參與迫害的人。正是:紛紛事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