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蠡縣執法局局長谷慶英遭惡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近日,在蠡縣的大街小巷、人們都在微信上熱議谷慶英被抓這個爆炸性新聞:七月十日,蠡縣執法局局長谷慶英和其妻子、司機同時被抓,家中被抄出的金銀錢財多得令人瞠目結舌、不禁感歎:小小的縣城卻藏著這麼大的貪官!

谷慶英,原蠡縣小陳鄉副書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谷慶英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向上爬,小陳鄉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受過他的迫害。因迫害有功,被提升為蠡縣執法局局長(原規劃局局長)。谷慶英勾結小陳鄉派出所惡警張佔根對本鄉的法輪功學員非法跟蹤、監控、抄家、毀書、綁架、勒索罰款,並施以各種酷刑進行迫害。僅舉幾例:

二零零一年法輪功學員崔小先遭迫害流離失所,谷慶英親自沿路盤查,一天谷慶英見到一個孩子多、生活較困難的人就說:如果你見到崔小先行蹤,馬上舉報,小陳鄉獎給你五千元錢,當場被這人斥責一頓。

二零零一年五月,谷慶英指使人把南大留村法輪功學員高英俊劫持到小陳鄉洗腦班,幾個人一邊用棍子毆打,一邊大罵:「你差點砸了我們的飯碗,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高英俊的胳膊都被打腫了,腿也不能走路了。第二天,谷慶英將高英俊倒背著胳膊銬在院子的小槐樹上,在中午的烈日下曬昏死過去才抬到屋裏。後又銬在房簷下整一天,一直不讓吃飯、不讓睡覺,每天不論白天還是晚上,谷慶英等人威脅、逼迫她寫保證書、罵老師、罵大法。家人拿點吃的東西,谷慶英還給扔掉,曬在太陽地上,一直放壞了也不讓吃。最後谷慶英勒索高英俊家人兩千五百元錢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魯小娣、崔翠萍、王素梅去清苑縣蔡營講真相,被清苑縣溫仁鄉派出所綁架,在派出所遭受到殘酷的折磨,幾十天後才打電話讓小陳鄉派出所接回。回到小陳鄉三人繼續絕食,因打得她們站立不住,谷慶英怕她們死在鄉里,暫時放三人回家,但家人要交罰款。沒過三天,谷慶英等人就強行從家裏把三人帶到小陳鄉派出所繼續折磨她們。不讓吹電扇,門窗緊關,門反鎖著,不讓吃飯、不讓喝水。逼迫罵大法、罵師父、寫保證。谷慶英喝酒後,就對她們大發雷霆,半夜把她們叫起來,想打誰就打誰。谷慶英不讓她們睡覺,半夜站著,不讓上廁所,門倒鎖著,天悶熱憋得喘不過氣來。不上廁所實在沒辦法,魯小娣就把門弄開,谷慶英一見門開了,馬上帶著四個人衝進屋裏打魯小娣和王素梅。當場就把王素梅打昏過去了。後經搶救才脫離危險。

二零零二年的中秋節前後,谷慶英指使小陳鄉派出所張佔根把高英俊綁架到小陳鄉派出所,所長李小奇揚言:「今天晚上有個任務,就是把你拉出去活埋,連打幾十個耳光,打得她滿嘴流血,耳朵也聽不見了,打死白打死,埋了你說是自殺。」四個人用兩個電棒輪流電,腿被電得不能走路,渾身青一塊,紫一塊,幾天不能吃東西,那藍色的火光啪啪響。

在二零零二年邪黨十六大期間,谷慶英把本鄉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鄉政府非法監禁,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北大留村法輪功學員王素梅的雙手從背後倒銬,谷慶英指使李小奇、少濱抓了三個蠍子放在王素梅臉上。惡人還在一旁吶喊:蜇呀!蜇呀!幾分鐘過去了,三隻蠍子一反常態,一動沒動。看來連蠍子都不蜇煉功人。

善惡有報是天理。自古至今,一些為了私利不擇手段害人者,往往都是以害人開始,以害己告終。因為天理在制約、衡量著世間的一切。所以谷慶英遭惡報就不難解釋了。蠡縣「六一零」頭子張躍賢也因為殘酷迫害法輪功而遭報,得了癌症。那些企圖通過迫害法輪功撈取好處的人,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日後他要加倍償還自己迫害佛法的罪惡,還要殃及子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