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二字讓我心頭一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九歲,九六年有緣得法開始修煉。在得法前我被多種疾病纏身,嚴重的氣管炎,便血、半身麻木等折磨的我臉色發青,渾身無力。就這樣的身體,還整天與老伴吵架。因家境貧困,也不敢想去醫院看看,只能在痛苦中煎熬。可是不管怎麼難受,冥冥之中我心裏總有一念:總有一天有人會救我。

有一天,有個親戚來見我,第一句話就說:「嬸子,煉煉法輪功吧。」我問:「管啥的?」她說:「啥都管,煉了就知道。」我一口答應。當天晚上就去聽了師父的講法,聽了幾個晚上,我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就是救我的大法。特別是聽到「修煉」兩個字,真的讓我一震,覺得並不陌生,並感到很親切。

說到這還有一段小故事:我從小就失去了母親,總愛到一個八十多歲的單身老太太家去玩,聽她給我們講故事。有一個故事我現在還清晰的記得。她說:「多少輩子前有人修煉的事情,以後呀,還有呢,你們幾個誰能修呀?」當時四、五個女孩在場,甚麼都不懂的我竟脫口而出:「我修!」那時幼小的我為甚麼對修煉一詞那麼興奮和激動?現在才明白,我的生命就是為修大法而來,生生世世的輪迴,為得法輪大法來到人間。

師父說:「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1]師父還講:「那麼為甚麼就可以給修煉的人做呢?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1] 「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1]。

聽著師父的講法,我修煉的心越發堅定了。在聽法、學功的第六、七天的時候,我全身的病不知不覺地都沒了,甚麼活都能幹了。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卻實實在在發生在我的身上,心裏激動的不知該說甚麼,淚水在眼裏直打轉,心裏叨咕著:「我得救了,是法輪功救了我,是李老師救了我!」全家人都替我高興,大家都說:這功太好了!太神奇了!

學了大法,我知道怎樣做人了,知道了為甚麼做一個好人的道理。我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過去心胸狹窄,自私自利,現在變得做事為別人著想。我的變化全村的人都看在眼裏,學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

原來的學法點容不下,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我和老伴商量借錢買了錄音機。老伴去買錄音機的路上還發生了一件事:老伴背著買回的錄放機過小河時,因剛開春,小河上的冰還有,但凍的不結實,老伴一不小心掉進水裏,沒過膝蓋。當時正好一個人路過,老伴喊他拽一把,那人頭也不回地走了。等我老伴到家時,棉褲凍的邦邦硬。第二天老伴又出去辦事,到小河那一看,昨天沒幫他的那個人也掉到河裏了,也喊「快拽我一把」。我老伴把他拉出來,把他背過去了。那人不好意思地說:還是你好呀。我老伴說:別看你不管我,我得管你,我家人是煉法輪功的,學的是「真善忍」,做好人,我也學會了。老伴回來告訴我這件事,我真為他高興。

一次,村主任給每戶發返回的玉米款,我拿家一數多出四百元。第二天我找到村主任說:「你昨天把錢給錯了……」還沒等我說完,村主任馬上橫眉豎目地大聲說:「不可能的事情,再說,錯了,你今天才找呀?昨天幹啥了?」我笑著聽他把話說完,我說:「是錯了,你多給我四百元。」他愣了半天神,看了又看我才說:「你真是個好人。」後來他發現有好幾戶都給多了,他去找人家,那幾戶不但不退給他,還罵他。

一天我去集市買東西,找回一張五十元假幣,老伴也發生過一次這樣的事,我倆商量,都同意把假幣燒了,不能拿它去害別人。還沒修煉的老伴說:「李老師教咱做一個好人,那咱就得實實在在的做。」

前段時間,兒子從外地打電話說,要他妹妹的高中畢業證,改改自己用,說可以漲工資。我對老伴說:「這事我可不同意,這是弄虛作假,是共產黨那一套。」老伴打電話對兒子說:「你媽不同意你用假畢業證,你也知道,你媽學『真善忍』的,你別為難她。」兒子也高興地接受了,並說:「讓我媽好好學吧。」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