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兒子當同修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我是九六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下面是我親身見證大法的神奇超常,和如何帶好小同修的幾個修煉小故事。

我把兒子當同修帶

孩子出生以後(我是高齡產子),由於歡喜心和對孩子情的執著,我慢慢放淡了修煉,與同修交流時經常抱怨,沒給孩子更好的胎教。同修說:孩子在你肚子裏就跟你學法煉功,講真相,這不是最好的胎教嗎?我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師父借同修的嘴點化我嗎?是師父把這個生命送到我這與大法結緣的,我必須好好帶他。從那以後,我領孩子學法,煉功,修心性。

一次孩子消業,高燒兩天兩夜不退,我就給他聽師父講法錄音,幫他發正念,告訴他,只有信師信法才能闖過這關,勸他起來煉功,他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只做完第一套功法,就說:媽媽我太累了,太睏了。我說:那你上床歇一會吧。他剛上床就睡著了。一會我看他臉不那麼紅了,一覺醒來,徹底好了。我們知道,這是師父給他淨化身體,在替他承受。

讓血旗升不上去

一次和兒子同修交流時,他說星期一不想上學,學校每週一都要升血旗,我說那升旗時你就發正念,他說:我一個人發能好使嗎?我說好使,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只要正念正行,哪有做不成的事,那小破旗算甚麼呀?再說,你是大法弟子,同學們不知道,同學中有大法弟子,你也不知道,大家都發正念,這不就是配合嗎?

我們星期天晚上特意去了一趟學校,清理學校空間場的黑手爛鬼,對著血旗桿發出強大正念,告訴血旗桿,你與正法時期同在,不能讓血旗升上去、害那麼多學生,你會有福報的。

星期一晚上兒子放學回來,特別高興,說:今天升血旗時,我發正念了,血旗沒升上去,升到一半線就斷了,這發正念可真好使。我說大法弟子的功是師父給的,我們只是動動念,一切都是師父做的。

「神蛋」滅邪惡

同修說他家小區有一塊遠離某某教的展板,我和兒子同修交流,既然讓我們知道了,我們就要配合同修,把邪惡展板除掉。我和兒子同修先去偵察了地形,那是一塊半平方米的鐵皮展板,掛在了兩層樓那麼高的空中,展板的正對面是小區地下車庫大門,左側是一個小賣店,過往車輛也比較多。掛這麼高,用甚麼辦法滅它呢?頭腦中閃過一念,投擲,這一定是師父點化,我們就用投擲辦法把邪惡展板蓋住,不讓它在那放黑氣。

我們買來黑色油漆和小氣球,到同修家與同學交流,先把黑色油漆注入小氣球,再投向展板。同修說:氣球皮彈力太大,怕投出去炸不開,他家小同修也不同意用氣球。在師父的點化下,我們決定用雞蛋,雞蛋皮易碎,蛋清粘合力也好。我們把同修家僅剩的六枚雞蛋注入黑色油漆,倆個小同修還給這六枚雞蛋取了名字叫神蛋。倆個小同修說:把這次滅邪惡的任務交給我們倆個小孩吧,小區的電子眼太多,我們倆就像做遊戲一樣,其他人不會注意。

我和同修商量,既然小同修有這樣的想法,我們也得給他們建立威德的機會呀,天色黑下來,我們四個同修帶著六枚神蛋,向邪惡目標靠近,由於過往車輛比較多,車燈把展板附近照的非常亮,我們邊發正念邊等時機,兩個小同修手握神蛋向邪惡展板投去,可惜,他倆用力太小,沒有打中目標,我們在等機會並向內找,我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神聖而嚴肅的事,心裏不能只想做遊戲,我們是在救人,倆個小同修也意識到剛才心態不是太純正,重新歸正自己,我們同修發正念,兩個小同修又向展板靠近,奇怪的是,此時,沒有過往車輛,沒有行人,好像這個世界只有我們四個人,只聽幾聲巨響,神蛋砸在了鐵皮邪惡展板上,真象炸彈爆炸一樣,響徹夜空。

一會借車燈一看,砸的有點偏下,沒有砸在邪惡中心。雖然結果並不理想,但我們在這過程中歸正了自己,同時也發揮了小同修的聰明和智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