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察:「肺癌」無藥可治 大法給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一名警察,今年七十二歲。一九九九年以前,我曾經修煉過大法,由於當時學法不深入,在邪黨迫害以後,被怕心帶動,放棄修煉,致使自己變成了常人,身體狀況也是每況愈下。

二零一三年七月,單位統一體檢,被查出左肺「佔位性」病變,十月做了切除手術。術後,病處經常悶痛,家人一直隱瞞真實病情。一次,我是從當時的主治醫生口中得知我患的是「肺癌」,這是多麼令人可怕的疾病,心裏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

兒子(中醫大夫)給配吃多付中藥,兒媳又網購「神燈」,我每天烤照患處,效果均不佳。就又討吃偏方如:「桑黃」煮水喝;「核桃樹皮」煮雞蛋;「獾子油」沓雞蛋;吃的直拉肚子。實在忍受不了就停了,也沒見甚麼效果。後來,我還背著家人吃了抗癌藥,這是最後的救命稻草,也沒管用。

心裏的壓力幾乎到了崩潰邊緣,成天甚麼食慾也沒有,茶飯不思,吃飯真比吃藥難,體重急速降到一百零幾斤,自己就天天無目標四處走,如沿著江邊走,甚至想到了「投江、跳橋」,以此來了卻病痛之苦。

就在無藥可治、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時刻,我的一位同事,夫妻倆都是大法弟子,他們一再勸說:「你的病只有師父能救你。」於是,我於二零一四年四月有幸再次與師父結緣,走進大法,成為師父的弟子。

同修夫婦還送給我一本寶書《轉法輪》,在同修的鼓勵下,我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由於好病心切,就不分白晝的念。往往在默念中入睡。

約默念了一個月,大法的神奇真的在自己身體出現了。病痛見輕了,食慾上來了,願意吃飯了,吃出味道了,兩腿有力了,心情快樂了,全身有使不完的勁兒,精神也振作了。學好法的勁頭就更足了,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外,就是學法,煉功。覺可少睡,飯可不吃,學法、煉功從不耽誤。

我和這兩位同修成立學法小組,堅持學法,提高很快。每天堅持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套動作做完後,覺得身體很舒服,就像師父說的一樣:「修煉是最好的休息。」[1]就像人在勞累後立馬坐下躺下休息那種舒服感,我體悟到:這可能就是功法在身體內得到充份演化的結果吧!

修煉確實很苦,尤其是雙盤,真是腿又疼又麻的。師父說的;「禪定中修煉要長期盤腿,腿一盤又疼又麻,時間一長,開始鬧心,鬧的很厲害。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2]回顧學法修煉一年來,自己就是堅持每天在吃苦中消業,在忍耐中提高,單盤八個月後,如今已能夠達到師父雙盤的標準要求了。

在提高心性上,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很多都是來自老伴對我的心性考驗,有時我正在看書學法,不是嫌你坐的位置不對,就是礙她事了,老伴收拾衛生或做針線活時,攆的我這屋走到那屋,一天挪動幾次。最使自己受不了的是她那「高聲調」,這也是我倆多年生活中,經常磕磕絆絆總也解決不了的主要矛盾所在。

通過學法使我認識到:老伴的做法不是壞事是好事,是在幫自己消業,從而還提高了自己的心性,我非但不能恨她,我真得好好謝謝她。

師父又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2]遇事向外找,那是常人的做法,向外找使矛盾激化,只有遇事向內找才能使問題順利解決,真是說到了我的根子上了,我與老伴多年關係不好,自己就是老站在常人的立場上,遇事向外求總是向外找,總認為老伴不好,與別的女人不一樣,沒有真正的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站在煉功人的角度向內找看問題,遇事向內找。因此矛盾總也得不到解決。是「向內找」的法寶,改變了我倆的夫妻關係,是大法化解我們倆長久以來的矛盾。

通過一年來的修煉,大法的神奇也在不斷的展現,一次,學法結束,我騎著自行車急蹬往回趕路,真像師父說的一樣:「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2]。走在途中,天空烏雲密布伴隨雷聲,就要下雨了。我心想師父不會讓老天這時下雨的(因懷裏揣著大法資料),邊想邊跑得飛快,真是奇蹟。就在我剛到家,雨就下起來了,是慈悲的師父在保祐弟子不受雨澆之苦。又如一次,我的右臂突然就抬不起來了。吃飯連飯碗都端不起來,心想可能得病了。通過在學法組和同修交流後,堅持煉功,第二天就好了,甚麼事也沒有了。煉功人身上沒有病,是師父給淨化了。自己的病是「心病」,是心理上的疾病,沒有得到根治的緣故。

現在,不但心性提高了,而且還無病一身輕的。學法修煉使我體悟到:真正達到師父要求的大法弟子的修煉標準,還相差很遠。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斷精進。

以上是一年來學法修煉一點淺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