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清原縣11人控告首惡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通過郵寄方式,將他們控告中共前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刑事訴訟書寄往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他們控告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有的是她們的丈夫被迫害致死,有的導致他們遭到綁架、抄家、勒索、拘留、勞教、判刑、被剝奪工作,在血腥恐怖的壓力下,他們的家庭、子女遭受了巨大的傷害。

他們希望國家的最高檢察院檢察官和最高法院的法官能公正執法,清算這個血債累累、罪惡滔天的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所有罪惡,並將其繩之以法。同時徹底清除江澤民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立即全部釋放非法被關、被拘、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還我們一個公道。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們師父清白!

以下是他們被迫害的簡述:

蓋秀琴:夫妻遭判刑 丈夫被迫害致死

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大法的運動中,我們夫妻雙雙被判13年和8年重刑 , 丈夫被盤錦監獄迫害致死。

我和丈夫盧廣林一同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匪淺。1999年七二零以後經常受到當地的公安警察、社區的騷擾、監視、勒索。2005年3月21日,我和盧廣林同時被撫順公安一處警察綁架,被非法關在撫順看守所十一個月,我們夫婦二人分別被非法判十三年和八年重刑。

2009年2月下旬,丈夫盧廣林身體被迫害的出現了嚴重的病狀,被送進病監。在那裏,盧廣林被灌鹽水,以劉兵為首的護理犯人用飲料瓶裝開水燙他,造成他全身多處燙傷。在北方冰天雪地的三九天,他們向盧廣林身上潑冷水,打開門窗凍他,在地上拖拉他。盧廣林牙齒被打掉。被迫害期間,盧廣林三次出現生命危險,在盤錦第二醫院死亡。為了推脫責任,病監隊長大夫高某、幹事張某指使三名犯人承擔三處燙傷責任,說是:「為了提高盧廣林體溫,護理時,不慎將他燙傷。」以掩蓋其罪行。

我被劫持到瀋陽女子監獄七大隊,將我關在監獄專門進行酷刑迫害的小屋裏,那裏除了參與迫害的包夾別人根本不知道的地方。寒冷的冬天,包夾先是強迫我光著腳蹲著,一天一夜只許睡兩個多小時,其餘時間就是蹲著,包夾還用木板打我的腳,後來除了蹲、木板打腳外,多人參與暴打我,還將窗戶打開,用涼水一盆盆從我頭頂澆下,身上穿的棉衣、棉褲都濕透了、結冰了,我凍得渾身上下發抖,晚上犯人用針扎我雙手的指尖……整整迫害了幾天,在這種殘忍的折磨下,我承受不了這酷刑,我違心的寫了「轉化書」,內心痛苦萬分。由於長年累月每天十幾個小時一個動作的幹活,導致我至今手指都不能伸直、也不能彎曲,就是一個姿勢(做奴工時一個姿勢),喪失了勞動能力。

梁淑娟和母親於明芹:親人被迫害致死

我叫梁淑娟,1999年7月我與丈夫冀龍為大法鳴冤依法去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劫回當地看守所,1999年11月,我和冀龍被警察用車拉到撫順市的一個小黑屋,才告訴我們冀龍被枉判五年,我被枉判四年半,事先沒有一點消息知道會被判刑。然後被送到瀋陽大北監獄和瀋陽女子監獄。

2004年10月,丈夫從監獄回到家,已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身體虛弱、雙眼看不清人、眼底嚴重出血。沒有錢看病,還時常受到當地警察騷擾。身心備受折磨。2009年4月,含冤離世,這就是江澤民一手製造的人間悲劇。

我的老母親於明芹今年83歲,在承受巨大的苦難中把我的孩子帶大,1998年開始修煉的母親現在頭腦清晰、身心健康。聽說要控告江澤民。她說:我也要參加,江澤民這個敗類太壞了,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害死了那麼多人,害死了我的女婿,坑害了國家,江澤民就是害人的惡魔。我們人人都應起訴他。

包豔被致殘 兒子張雷被綁架

2014年4月24日,包豔為了躲避瀋陽警察的綁架,五十七歲的她從四樓跳下,造成造成右腳踝骨粉碎性骨折、腰、骨盆摔壞。過後瀋陽警察還要綁架摔成重傷的包豔。

張雷家中的一萬多元現金,被瀋陽警察搶走,至今未還。張雷被非法關進在瀋陽市看守所六個多月。

張桂香:老母親含冤去世

2004年4月27日,我因去同修家串門遭蹲坑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送馬三家教養院遭迫害。由於不配合邪惡,被加期二十天。十幾歲的孩子想媽媽,一個人幾經輾轉好不容易找到了馬三家。警察王雪秋就是不讓見。孩子含著眼淚回去了。老母親由於思念、牽掛女兒,無法承受這種打擊。在我回家二十八天就離開了人世。

我請求對給我造成嚴重傷害的元凶江澤民依法提起公訴。

高桂蘭:遭非法判刑四年半

高桂蘭,2002年5月22日清原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被關押在清原大沙溝看守所九個月,期間我絕食五個月,清原大沙溝看守所所長怕她死裏面,於2002年10月2日同意保外就醫送回家。2004年7月12日,清原公安局警察把我從家裏劫持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五大隊四小隊。2006年6月30日才出獄回家。

高珊:被非法判刑 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2001年12月28日,我依法北京上訪遭綁架,三天後被接回當地駐京辦,劫持到清原縣大沙溝看守所。

2002年5月22日,清原縣檢察院、法院對我非法開庭,當時,我全身浮腫,不能行走需要人攙扶,家人以為我的腿被打壞了,被清原法院的華玉哲非法判刑三年,讓我在審判書上簽字,我拒絕,我告訴他們說修大法做好人我沒罪,不簽字,結果他們加判我半年刑,不知這是甚麼法律。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一次絕食7個月,一次絕食2個月,監獄兩次拒收,只剩下一口氣了時候,才放我回家。

於曉梅:在馬三家勞教所幾次命危

我於1999年10月19日去北京上訪,半路被劫持到清原大沙溝看守所非法關押九十六天。期間,遭610警察暴力毆打,大牙被打掉一個。

2001年1月5日,被送到撫順教養院非法關押一個半月,後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被非法勞教二年半。在馬三家被迫害其間,由於酷刑迫害和做奴工,造成了我幾次出現病危狀態,他們怕我死在裏面承擔後果,勒索我三千元錢,才放我回家。

2003年5月20日,警察到家裏要綁架我,因此被迫在外流離失所兩年多。

高珊:拒絕認罪 邪惡法院加判半年

1999年7月20日以後,只因我信仰「真、善、忍」,屢遭迫害。

2001年12月28日,我去北京上訪,一到北京就被警察綁架。回當地後把我關在清原大沙溝看守所,在看守所幾次出現過生命危險,曾經三次到縣醫院體檢,結果都是:嚴重心衰、腎衰、離子混亂等,醫生說活不了幾天了,看守所所長怕我死了,讓六個人輪班看著我。

2002年5月22日,清原縣檢察院、法院對我非法開庭。當時我全身浮腫,不能行走需要人攙扶,家人以為我的腿被打壞了,法院的華玉哲判我有罪,讓我在審判書上簽字,我拒絕,我告訴他們說修大法做好人我沒罪,不簽字,結果他們加判我半年刑。不知這是甚麼法律。

2002年10月2日,我又一次被送到縣醫院,剛到醫院就昏過去了,很長時間才醒過來,但是,全身動不了,醫生給我量血壓為零,看守所長尹長江怕我死在裏面,出面給我辦理了保外就醫手續,把我送回了家。

2004年7月12日,清原大沙溝看守所看我身體恢復了,又一次綁架了我,要把我送到瀋陽大北監獄,由於體檢身體不合格監獄拒收,被非法關在清原大沙溝看守所,最後看我只剩下一口氣了,看守所長齊成彬怕我死裏面,政法委、「610」才同意檢查身體,後來把我拉到撫順四院檢查後才同意保外就醫。

牛兆芹:被迫害致舊病復發

2000年8月,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遭綁架,關在清原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三個月,被迫害的我青光眼疾病再度復發。2003年6月,我再次被南三城派出所警察無理綁架,遭到他們的威脅、恐嚇。

王樹芬:還法輪功學員公道!還我師父清白!

由於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致使清原縣小山城村民深受其害,被謊言欺騙。2012年7月16日,我去小山城村講真相,被不明真相村民誣陷,遭清原警察綁架,造成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馬三家勞教所,我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孩子和親屬也極其擔驚受怕。

因此,我請求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能公正執法,徹底清除江澤民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立即全部釋放非法被關、被拘、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還法輪功學員一個公道。還我師父清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