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縣45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截止到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河北保定市蠡縣至少有四十五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郵寄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這些學員郵寄的控告狀有的被兩高同時接收,有的被一方接收。

迫害元凶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手挑起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在其「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十六年來,河北蠡縣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十分嚴重,他們被綁架、勞教、判刑、開除公職,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傾家蕩產,有的至今仍流離失所,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也深受其害。

除上述四十五人外,還有很多人郵寄的控告狀最高法院不接收。有的法輪功學員的訴狀已被打回兩次了。現在郵政快遞、順豐快遞、申通快遞等快遞公司由於受到上級的壓力,不接收法輪功學員的訴狀。很多法輪功學員還在繼續想辦法遞交。還有更多人的控告狀正在郵寄之中。

這些法輪功學員現在只把江澤民告上法庭,是想給其他參與迫害的人一個機會,因為他們也是這場運動的受害者,希望他們能趕快明白過來,停止迫害,將功補過。而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罪魁禍首,必須被押上審判台,繩之以法!

以下是蠡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典型案例簡述:

吳瑞祥被迫害致死,老岳母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吳瑞祥煉功前脾氣暴躁,煉功後,按真、善、忍做人,脾氣隨和,人也善良了,地裏的活他自己幹,也沒怨言。二零一二年皇曆四月初三吳瑞祥在家呆著,被蠡縣公安局韓金鎖等人綁架走,送至邯鄲勞教所。遭電擊、被開水杯燙、灌不明藥物等迫害。看人不行了,勞教所一天打好幾個電話,催促家人趕快把吳瑞祥接回家。回家後不久,吳瑞祥含冤去世。勞教所警察曾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知道甚麼樣的人才讓辦『保外就醫』嗎?除了花了大錢的,就是五臟六腑都衰竭了,就知道你活不了了,為了不讓你死在勞教所才讓你回家的,所以,你就是回去了,也活不了」。由於韓金鎖帶一幫人突然闖進吳瑞祥家抓人、抄家,嚇壞了在場的吳瑞祥的老岳母,八十多歲的老人受到驚嚇,精神失常,經常大喊:「又來了!又來抓人了」!不久抑鬱而死。吳瑞祥的妻子王孟芹痛失兩位親人,悲憤交加。六十多歲的她,日前向最高檢察院寄出控告江澤民刑事控告狀。

崔小先、崔樹美、馮文珍、趙曉昌遭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法輪功學員崔小先、崔樹美、馮文珍遭蠡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王軍昌等人綁架並非法抄家,欲對三位老人判刑卻沒有證據。於是偽造抄家清單、偽造見證人、偽造口供、偽造各種證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蠡縣法院對三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判崔小先三年、崔樹美三年、馮文珍七年重刑。三人上訴到保定市中級法院,中級法院以證據不足退回,於是蠡縣公安局又更改證據、更改適用法律。針對蠡縣公檢法法律程序的錯誤,三位律師聯名上書保定中院,保定中院置之不理,卻以「事實清楚,理由充足」為藉口,將三位老人投入監獄。由於江澤民的命令、指使、各級法官明知是造假卻不敢伸張正義。給三位老人的家庭造成無盡傷害。

趙曉昌因為在大街上為妻子馮文珍掛牌鳴冤,被610和國保壞人忌恨,於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也被綁架,被冤判兩年徒刑,在蠡縣看守所受盡各種酷刑折磨。

城關派出所李文彥帶三十多人曾在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十二點,綁架法輪功學員崔小先。崔小先的大兒子本身精神就不太好,經受不起這樣的打擊,犯病了,病倒後沒人照應,於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五去世了。正在流離失所的崔小先得知兒子去世的消息,痛苦萬分,真是有家不能回,有苦無處訴。

一天十四人被綁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七點多,蠡縣「610」、蠡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各鄉鎮派出所,幾乎傾巢出動,對正在家吃飯、看電視、或回家途中的十四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並瘋狂掠奪個人財產。在沒經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警察匆忙將六名女法輪功學員朱麗華、趙麗梅、谷香瑞、田俊芳、齊芳偉、劉榮珍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將兩名男法輪功學員朱彥龍、朱軍劫持進高陽勞教所。 張霞家的老人由於受到驚嚇,造成第二次腦溢血,在保定252醫院治療。朱麗華的公爹受到驚嚇不久去世;朱麗華的丈夫精神受到極大摧殘;趙豔梅的母親受驚嚇犯病去世,劉榮珍懷孕的女兒受刺激而早產……

趙麗梅九死一生

法輪功學員趙麗梅曾被中共警察非法騷擾恐嚇無數次、長期監控(跟蹤、盯梢)、被抄家三次、綁架七次、拘禁八次、勒索罰款一萬三千多元,被迫請客送禮幾萬元、勞教一次一年、被關禁閉十三天、由於酷刑迫害,使趙麗梅右手落下殘疾。單位領導進駐趙麗梅家中十幾天,加之長期騷擾和巨大壓力給她造成家庭破裂離婚;懷孕的兒媳因為受到惡人騷擾和恐嚇造成胎兒夭折;近八十歲的老母親受騷擾多次摔壞腰腿。十幾年來受到的苦難無法用言語表達。

殘疾人鄭榮昌兩度遭洗腦班迫害

鄭榮昌,六十四歲,一條腿有殘疾,一隻眼睛看不見,妻子又有精神障礙。就是對這樣的一個殘疾人,不法人員也不手軟。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早晨六點左右,蠡縣城關派出所指導員唐建學夥同城關鎮與王莊村書記齊小國綁架了鄭榮昌,送到保定小白樓洗腦班。「610」人員敲詐王莊村二千五百元錢。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蠡縣城關派出所副所長曾明偉帶人到鄭榮昌家抄家,第二天,城關派出所長汪濤帶著一大群警察又去了他家,鄭榮昌上房想走,汪濤竄上他家的牆頭,緊追著鄭榮昌不放,然後把他綁架到蠡縣公安局。王軍昌給他戴上手銬,劫持到蠡縣看守所,非法審問、關押了二十多天,遭了很多罪。蠡縣公安局的翟彥青、王軍昌和朱彬先後將他劫持到高陽勞教所和保定勞教所,都遭拒收。他們又把他關入保定小白樓洗腦班,關押、折磨半月才放他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