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邪惡鑽空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煉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煉一開始,就深深體會到是師父把我從地獄救出來的,還給我淨化身體,使我懂得了很多的修煉的道理,走上了一條修煉的大道。師父還給我打開了天目,使我看到了另外空間許多景象,這就更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和決心!

為了修煉我放棄了出國的選擇(我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在國外),因為我知道如果出國我很難有用武之地,而在國內,我能天天都出去講真相,從不間斷。最多的時候一天可勸退五十多人。同時,還堅持不斷的發真相信,用不同的字體,不同的信封寫地址。發真相信一共有六條路線,每週輪迴一次,坐公交車出發,不用老人卡(坐車免費)全投的是真相幣。這樣,又花了真相幣,又投了真相信,又把真相幣帶到全市各個地方去,真是一舉三得。我一天的安排是:早上發真相信,下午講真相勸三退。中午到快餐店吃飯,一天安排得滿滿的。而且學法,煉功從不誤。所以向內找,找來找去,還認為自己能按照師父的教導,學好法,煉好功,信師父信法從不動搖,還認為自己修的還可以,平平穩穩的走過來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份,一天下午我從外面講完真相回來,一到家就感到全身不舒服,像得了重感冒一樣,而且來勢兇猛,一下子咳嗽厲害,胸痛,胸悶,喉嚨乾裂,呼吸困難,不能躺下,一躺下就要窒息了,只能坐著,縮成一團,張開嘴巴用力才能吸一口絲絲的氣支撐著,辛苦萬狀,簡直把我置於死地!家裏人看我一下子病的如此嚴重,都嚇壞了,要我趕緊去醫院看看。兒子還說:我的同學是醫生,只要我一個電話,他就開車接你去醫院。(因為他曾說過,叫我兒子定期帶我去找他,給我免費打通血管的針,但我一次也沒去。)我對兒子說:我沒事,不用去。當時正念很足,有師在、有法在,沒事,我把一切都交給師父。

這真是一場正邪大戰,生死決鬥的大魔難啊!而且還持續十多天之久。我不斷的發正念,向內找,求師父救我。當時我頭腦十分清醒:我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不然怎會有如此大魔難的?!於是我仔細的查找自己。

我雖然加大力度發正念,加大力度向內找,還不斷的請求師父救我。但痛苦之狀仍然絲毫沒有減輕。此時的我已被折騰的奄奄一息了,真的是像師父講的:「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1]。師父見我還不悟,直到有一天,師父讓我在朦朧中看見在一片灰濛濛的曠野中,有一個很大的法輪,但暗淡無光,這個法輪已經不轉了,就像很牢固的紮在這空無一物的曠宇上,但不會動……這嚇了我一大跳,怎麼法輪不轉了?我馬上醒過來了,心裏還怦怦的跳,怎麼法輪不轉了呢?是否在我的肚子裏的法輪不轉了?這怎麼辦?師父啊!快來救我,救我!!我立即想起師父講過:「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我心裏一震,就更加增強了我信師父的決心。

第二天,(記不清白天還是晚上了)師父又點化我,讓我在朦朧中、似睡非睡中讓我看到了在我床底下放著一大捆的書,上面還蓋著一頁很大的圖案鐮刀、榔頭,這不是邪黨的標誌嗎?又嚇了我一大跳。我立即醒過來,我立即悟到了:我十多年來寫真相信的地址,都是搜集全國各地大中院校的花名冊,不知寫了多少本了,全都放在我的房間裏,從來也沒清理過,也沒處理過,而且還到處放,台面上、抽屜裏、衣櫃裏到處都是,因為方便我一有空就寫地址,發真相信。殊不知這些花名冊全都是邪黨的精英,都是教師、教授……邪黨培養的接班人,為邪黨服務的人……這真是成了蛇鼠一窩啊!我便立即刻不容遲的把所有寫過的花名冊,全部清理掉。留下還未寫完的,還要繼續寫的花名冊也全部清理出陽台,用一個櫃子鎖住,要寫的時候,取出來,不寫的時候鎖住。

清理完後,我的症狀馬上緩和了,精神起來了,我又照常一樣出去發真相信,講真相救人了。

寫到這裏,不禁使我想起一件令人十分痛心的事。時間記不起來了,反正是在邪惡最猖獗的日子裏,有一對夫妻同修,雙方都是退了休的大學教授,非常精進。但後來聽說這位男同修病業很嚴重,很快就去世了。為甚麼這樣?原來這位男同修一直還保留著一本他認為最好的氣功書,捨不得清理掉,還自己保留著。同時他家中的書櫃全都是邪黨的書籍,甚麼毛魔頭選集啊,馬列書籍呀,全是這些,原來這位男同修是在大學教政治的,還對別人說:「怎麼清理?我就是教這個的,怎麼清理到我頭上來了。」一直沒清理。就這樣,被邪惡奪走了生命,這是血的教訓。

不要以為我做了很多大法的事了,很精進了,甚麼也不怕了,就算明知要清理的邪黨書籍、氣功書等等,都可以不用清理了,無所謂的,只要「精進」就行了;殊不知邪惡就鑽了空子,迫害你,甚至把你置於死地而後快!同修們,請趕緊查找自己,檢查自己內心深處的執著,趕快去掉它。當心!別被邪惡鑽空子!

一點體會,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