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銷毀邪黨魔頭象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五年前朋友介紹我去一個公司打工,公司院裏立著一個很大的四魔頭象大牌子;老闆辦公室茶几上擺著毛魔頭站立的鍍銅像;老闆身後櫥子上放著毛、週的橫匾像;安排我休息的宿舍門上邊掛著和院裏大牌子上一樣的小橫匾四魔頭象;警衛室的牆上貼著毛魔頭象;在西院被半閒置的辦公室牆上,有馬恩列斯毛五個魔頭象,真是邪氣十足。

我進公司天天看到這些魔頭象,心裏真不是滋味,就發正念清除這些魔頭象背後的邪靈亂鬼。邪靈也極力抵抗,表現上就是讓我頭疼、午休時睡不著覺。離開這個環境睡覺就不受影響了,但頭還是疼。我想得先把宿舍門上邊這個魔頭象清除了,可是宿舍就是老闆家的住宿樓,如果老闆家人問起來怎麼辦?我猶豫幾天才拿定主意,一定要清除它,請師尊加持,讓老闆家人想不起來。這樣我就順利的將那張魔頭象銷毀了。

二十天過後,我的頭還是疼,我就請一個同修,中午到我宿舍裏來,幫助發了幾次正念,並讓他們夫妻同修倆人想著這個事,結果時間不長我的頭疼症狀就消失了。可中午睡覺還是不行,我就發正念清除邪靈。直到清除完十一張魔頭象後,午休才不受影響。

我的工作穩定下來後,我就給老闆講真相公開了身份。一次開工資,發現我的出勤被多記了一天,又正好夠上得出勤獎的天數,多記這一天,工資加獎金得二百元。當我說明情況將這二百元退給老闆時,他說:我幹了幾十年企業,你是第一個往回退錢的。我說:我們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人,不能沾光取巧。

後來清除的是櫥子上邊放的舊的毛、週的塑封橫匾像。老闆辦公室在大客廳,文秘就在客廳裏辦公,我在隔間裏辦公,中午休息時辦公室沒人,清除魔頭橫匾像在時間上沒問題,就是怕老闆發現,再就是,這畢竟也是老闆的私家東西,所以覺得讓老闆自己處理掉才是最好的。所以,有機會我就給老闆講真相,並從表面說,弄幾個死人腦袋瓜子擺在公司院子裏不晦氣嗎?所以建議老闆把院子裏的魔頭象牌子換掉。但講了多次,老闆還是認為那是偉人像能鎮宅。

鑑於老闆的態度,讓他自己清理魔頭象一時間他還做不到。可魔頭象是害人的,銷毀它是做好事,我決定自己動手,我還是請師尊加持,讓老闆想不起有這個事來。一天我將魔頭象取下來拿到自己辦公室裏,將表面的圖象撕下來,拿到院子露天廁所裏燒毀,發出刺鼻的氣味,然後把後面的泡沫板割成小塊扔掉。這樣又成功的銷毀一張魔頭象,事後老闆根本沒有提過魔頭象的事。

我又給了老闆幾張真相光盤,讓他多了解真相。工人們吃飯時,給大家不止一次的發過年曆、年畫等真相資料,工人們多數作了三退。警衛老大伯也明白真相三退了,他看過的資料還捎回家叫親屬看,在我善意的勸說下,老人自己把警衛室牆上的毛魔頭象撕下來銷毀了。後來我在牆上給貼上了「神韻是希望」的海報。

西院辦公室裏的馬恩列斯毛五個頭象,成了我下一步處理的目標。西院的工人,每到中午吃飯時都到東院這邊吃飯,因為西院內也有攝像頭,所以大門也不關。這個空檔是銷毀五魔頭象的最佳時間,閒置的辦公室被工人放摩托車用,我發正念讓工人們不注意魔頭象,我也有正念應對管理西院的經理。一天我抓住這個時機,工人們剛過來吃飯,我去西院迅速摘下五張魔頭象,分別將它們的表皮圖片撕下來揣在懷裏,將剩餘泡沫板藏起來。在我往回走的路上就遇到了吃完飯回來的工人,可他像沒看見我一樣。我下班後燒毀了五魔頭象。

一次過年前,駐地邪黨書記開會回來,將一卷子毛魔頭象放在老闆辦公室茶几上不要了。在沒人時,我把紙捲藏在沙發下面。因為辦公室經常有業務戶人來人往的,所以過後也沒有人問魔頭象的事,兩天後我就將一卷毛魔頭象燒毀了,使多人免受其害。

緊挨老闆辦公室還有一個隔間,是業務科,常接待一些外國商人,在桌子上插著小型血旗,幾年中我給銷毀了幾個,之後老闆還是安排人插上。今年又擺上小型血旗,我有點猶豫,如果銷毀後,萬一老闆問怎麼辦?我又想銷毀血旗是為了不讓它害人,是為了別人好,是幹好事,是在清除邪惡,我認為是符合法的。我又把小血旗銷毀了。沒有想到,幾天後,不知道是誰,連插血旗的金屬座乾脆給丟到屋外了,我藉機給拆開扔掉了。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做大法的事不能用常人的觀念衡量,不帶人心不脫離法做三件事,師尊就會給安排最好的結局。

警衛室裏張貼的神韻畫報,由於時間長都褪色了,我又給貼上一張新的,並且完全用寬膠帶封了一層,這樣神韻海報就不會褪色了,幾個月又過去了,神韻海報顏色還是那樣鮮豔漂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