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指名要我去服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

用戶指名要我去服務

我們廠的產品被用戶使用前,總需要我們去服務。用戶對上門服務的人都很熱情,一般贈送香煙是常事,甚至還有紅包,我都一概婉言謝絕。為用戶解決問題時卻認認真真,因為我是修煉 「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所以我所到之處備受用戶歡迎。

一次用戶接我去服務,解決完問題後,我就發正念清除干擾這裏眾生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惡。之後將所帶的真相資料,散發給附近的村民一部份。回來又和用戶中的幾個人講真相,先講了自焚偽案這個基本真相,之後我就問他們:你們聽說過貴州平塘縣「藏字石」嗎?他們都說沒有。我說:二零零二年在貴州一塊巨石上面發現有「中國共產黨亡」 六個大字,經三批專家鑑定,沒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跡,純屬天然形成。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它能不遭報應嗎?這是石頭說話了,上天的警示啊。那些發過毒誓說把自己的生命獻給共產黨並為它奮鬥終生的黨員、團員和少先隊員們,要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保全自己,唯一的辦法就是退出黨、團、隊組織。他們聽完這些後,有幾個人順利的做了三退。給他們真相光盤和護身符,都很願意接收。

接我來的司機,看上去好像不好說話,所以我就沒有給他講真相,接觸兩天後和他也熟了,在他送我回來的路上,我才送給他護身符等。這時他說:同事和我講你給了他們資料和護身符,我還納悶呢?我把你接來的,怎麼不給我呢?我說:對不起!不會落下你的。我一邊給他僅剩的一份資料,一邊又和他講起真相來,結果他很順利的做了三退。

在我給用戶服務過程中,有給我買當地特產的,我如數的付了錢;有請我吃飯後,我付自己的飯費;有給我紅包被我謝絕的。當然他們開始都不理解,當我說明: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告訴我們要做好人,不能佔便宜,事事要為他人著想。你們答應我這樣做,才是真正的尊重我。我這樣一解釋,老闆們很受感動,從此,他們記住了我是大法弟子,需要服務時,老闆們就指名要求我們領導安排我去。

攔住我要汽油的小伙子

一次我騎摩托車上班,前面有一個小伙子示意讓我停下。原來小伙子的三輪摩托沒油走不了了,求了多個人也沒人幫他。我停下後,他求我賣給他一點汽油。可不巧的是,我摩托車的油表指針也指到底部了。給不給他油呢?不給他油,他八成不會聽我講真相,給他吧,我的摩托車確實沒多少油了。但是為了給這個小伙子講真相,我還是決定給他些汽油。小伙子高興的用自己的塑料管在我摩托車裏抽油,我只告訴他給我留一點,你夠跑到加油站就可以了,之後我就只顧給他講真相了。

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師父讓弟子做好人,我才給你汽油的,你遇到大法弟子是福份。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會遭天滅的。我問他戴過紅領巾沒有?他說沒帶過,我就給他講「天安門自焚」假案,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這時他抽完油,問我要多少錢?我說不要錢,你明白真相就好了。他愣了一下說:謝謝!我說:那你就謝大法師父吧!小伙子也沒有過多的客氣就走了。

因為他甚麼也沒入過,當時我還有些遺憾,可又一想讓他聽到真相了,也值得。其實,當時自己是有執著的,是執著於他人三退而停下給他油,沒有認識到一個人明白真相同樣重要,也沒有真正的替一個沒油而在路上拋錨的車主著想,還是慈悲心不夠。

幾年後,在我工作的新公司裏又遇到了他,我說:小伙子還認識我嗎?並提示那次的相遇。小伙子笑了,並說今天請你吃飯吧。我說:謝謝,不用客氣,現在明白真相了吧。他說:自從你幫了我以後,有人說法輪功壞話時,我就告訴他們:講你們說的我沒看見,我就知道在沒人幫我時,就是人家法輪功(弟子)幫了我,而且還不要錢。

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每一句話都不會白說,做正的每一件事都不會白做,都起著證實法、講清真相的作用。

正念清除邪惡標語

在邪黨十八大前,我路過鄰縣的一段路,發現公路兩側有直接提「法輪功」三個字的邪惡標語,而且相當密集,幾公里的路段有七處大邪標。附近有一個村莊法輪功學員多,惡人多次到這個村騷擾甚至綁架,一看就是衝著他們來的。又聽說邪黨惡徒已派人在其村口蹲坑了。此處來往車輛很多,邪標會毒害很多人,怎麼辦?清除它!可這時許多人念也往上翻:惡人會不會在邪標處蹲坑啊,被壞人發現怎麼辦?家人雖然不反對我去清除邪標,但也為我擔心,甚至說:讓某某同修他們自己去唄。我說:邪標就是衝他們去的,如果我們在同修的位置上,說不定我們也不敢動。可是邪標在那裏害人,大法弟子應該默契的配合,我們哪能袖手旁觀呢!

我和家人同修達成共識,請師尊加持,清除自己空間場一切不好的因素,清除利用邪標來毒害世人的一切邪惡。一定要清除這些邪標。我準備好了多桶藍色、黑色的自噴漆,晚上騎上摩托來到目的地,一切都很平靜,我將摩托車放到隱蔽處,走向邪標開始行動。因為邪標是白底藍字,把想去掉的字用藍漆噴塗,這樣可以借助原來的筆畫塗起來快,再用黑色自噴漆噴上想寫的字(邪黨)。期間有車燈照過來我就躺在地上,等車輛過去再繼續幹。這樣一個正面標語很快就改成了。在師尊加持下順利將六處邪標改成了正面標語(因天黑落下一處)。

邪黨惡徒發現後,很快又改了回去。我和家人同修繼續發正念清除邪惡,並請師尊加持。我想一定要徹底清除這些邪標。我利用站內信箱請同修幫助發正念,幾天後的晚上我又去一次。另外空間的邪惡想加害於我,當我停在公路旁觀察動靜時,一輛大型農用收割機在我一旁擦肩而過,想起來有些後怕。謝謝師尊的保護,它沒有碰到我。在師尊加持下,我再次將七處邪標改成正面的標語。

白天我直接給這個鄉的負責人、職員發真相彩信,撥打真相電話,號碼是平時積攢的。幾天後我發現邪標被白塗料畫亂了。我和家人說:這可能是鄉里自己塗的,幾天後他們一定會改寫成其它標語的。我認為不可能有其他同修出來做,換句話說也就是我能出來做,這是多麼大的自我膨脹的心啊?後來知道是另一位同修自己做的。我想同修真是太了不起了,重複清除邪標,的確需要強大的正念才行啊。

整體配合到位了,師尊將另外空間的邪惡清除乾淨了,這個空間的表現,就是七處邪標都被鄉里改成了其它內容的標語。

這個過程中暴露了自己看不上其他同修的心,由於同修的正念行動,使我的這顆人心解體了。以後再和同修配合的時候,我很注意配合同修,不再固執己見。後來去這個縣的鄉村散發真相資料時,我隨身帶著自噴漆,見到邪標就清理。在發現多數村落有邪標後,為了提高效率,我約好同修,騎著摩托轉了一天專門清除邪標,和同修配合清除了相當數量的邪標,剩餘的有當地同修同意負責清理。

要講的還很多,由於篇幅有限就不多敘了。反觀自己的修煉狀態,我一定要紮紮實實的做好三件事,最終達到法對我的要求。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