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長:煉法輪功的就是道德高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兩年前,我和母親去給朋友過生日,中途順路去看望另一個朋友,見面寒暄過後,這位朋友問我:「你還在煉法輪功嗎?」我說:「當然煉啊」,他說:「你當年從單位走後,單位的兩個老總和廠長對你的評價是:煉法輪功的就是道德高尚。」

二零零三年我經丈夫的朋友介紹到一家廠子上班,廠裏是按計件拿工資,平時活不多時可以正常上下班,如訂單多了晚上就要加班,甚至通宵加班。在二零零三年下半年的一天半夜一點多鐘,下了晚班去洗澡,由於當時單位擴建,沒有專門的淋浴室,只好打水洗浴。我和同事小妹一同去廚房打開水,我倆打好開水後正準備提走時,同事小妹提的水桶掛鉤脫落,水桶翻了,大半桶滾開的沸水全倒在我的左腿上。

當時我穿著很薄的褲子,燙得我痛的直叫,我馬上從褲腳往上挽,這一挽連肉皮都粘了下來,鮮紅的血立即冒出來了,嚇得同事說趕緊叫救護車,送醫院。不小心燙到我的同事小妹當時就嚇哭了,我強忍著疼對在場的人說:「沒事,沒事,不用叫救護車,我是煉法輪功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知道同事小妹是不小心的,別難過了,過幾天就沒事了。」接著我跟在場的人簡單講了大法真相,並要同事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同事們聽到我是煉法輪功的,燙傷不去醫院很是驚訝,在我的一再堅持下,同事把我背回了寢室。那晚我一宿沒睡,左腿像火烤一樣鑽心的疼,還不時的往外滲著黃水。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我被燙傷的消息一下傳開了,廠裏的各級領導、同事都來看我,擔心我傷口感染、傷到筋骨,都勸我上醫院,於是我跟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要求我們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同事小妹也是不小心的,我不會怨她的,也不會給任何人添麻煩的,請他們放心,我會沒事的。然後我也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但是當時在廠裏心不靜,無法靜心學法、煉功,所以腿傷沒有好轉,疼得我無法上廁所。到第七天,我在廠裏待不住,就給丈夫打電話說我不小心燙傷了,讓他接我回家。丈夫來接我時單位老總叫我丈夫帶我去醫院看病,費用全報,我丈夫答應他們後就帶我回家了。

到家後,我三歲的孩子看到我燙傷的腿嚇哭了,不敢碰我,同修們聽說我被燙傷了都來看望我,跟我在法理上交流,叫我一定要堅持學法,腿再疼也要堅持煉功。我的腿當時腫的都伸不直了,也站不穩,站幾分鐘便疼的直冒冷汗。

回家的第二天,我就下地開始煉功了,動功只堅持了十幾分鐘,腿疼的我滿臉的淚水、滿身的汗水,以至於把衣服都打濕了。第三天我堅持了二十幾分鐘,依然是淚水和汗水一起來。在腿疼的很難受時,我想起了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便有了信心。每天煉功時間在加長,到第五天時,我已經把動功全部堅持下來了。每天還堅持學法,到第八天我已經能走路了,腿上的傷開始結痂了。

第十天時,我的朋友老庚來看我,她是醫院的藥劑師,當她看到我的腿傷時嚇了一跳說:「你的腿傷要到我們醫院看,怎麼也得鑑定為三級燙傷,而且還要花費三、四千元的醫療費,這麼嚴重的燙傷你沒打針、吃藥就好的差不多了,真是太神奇了!」我說:「是呀!要不是我煉了法輪功,有師父幫我,怎麼能好的這麼快呢,所以你也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呀,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

回家的十八天裏,我每天不間斷的學法、煉功,前後二十五天時間,腿上結的痂也掉了,沒留任何疤痕,很光滑,要是一般人怎麼也得上醫院治療,花錢不說,還得留下燙傷的疤痕。傷好後回到廠裏上班,幾個老總和同事們知道後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說法輪功就是好。

在這個廠裏幹活經常有同事在工作中不可避免被燙傷,這些同事都讓廠裏出了醫療費、誤工費,而我卻沒有要廠裏的一分錢,所以幾位老總才會這麼評價我們煉法輪功的人道德高尚。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