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運作家庭資料點中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家的一朵「小花」已安全運行五個年頭了,改變了從前那種對資料等、靠或去複印店複印那種費時、費勁、又不安全的做法。這幾年,不僅供給本學法小組同修,別的資料點被破壞、沒資料來源的同修只要提出,不管要多少,甚至幾百份,我都保證及時滿足他們的要求,師父講法、新經文,保證同修一人一份,最多時,做到四十份。

在經濟上,我一律不接收同修捐款。我和老伴(同修)都有退休金,除了生活等必要的開支外,都用於證實大法。這朵「小花」從設備到耗材,全部都能保證,在經濟上,還可以支持其它資料點。有的同修覺得只是得到、沒有付出而過意不去,有的直接買紙來,有的把捐款包在資料中傳來。發現後,我們把現金能退的就退,不能退的就轉捐給其它資料點或買成所需用的物品,送給其它資料點。這是我們一直堅持的對「資料點不存錢」的做法。

一.做資料必須學好法

我們這朵「小花」每週做的資料,有時多,有時少。多的時候,一次幾百份,不注意,會擠掉學法時間,少的時候,我的學法也不如前幾年,自己也感到很苦惱。曾經在思想深處有「一勞永逸」的錯誤念頭。例如,在前幾年,有整塊的時間學法、背法時,已背《轉法輪》九遍,通讀已發表的師父的其他大法書籍三到五遍。那時,很多時候,能做到入心去學,師父講的博大精深的大法法理,常常致使心靈深處感受到強烈震撼,不斷得到師尊更深、更高層次法理內涵的點化,同樣的一句法,腦中突然閃現出另一個更深層次法理的認識;一邊背(讀)著法,一邊眼淚不自覺的滾滾而下;有時不自覺的發笑等等。營救同修時,發正念一次可達一小時以上。

可是,這幾年沒有了這種感覺和狀態了。出現的不良現象:

1.原已背的法,背不下來了;
2.一段時間心靜不下來,一邊讀著法,一邊有其它事往腦子裏鑽,干擾學法;
3.有幾次在個人學法時,出現打瞌睡、掉書;
4.發正念倒掌;
5.雖然堅持了晨煉,可煉靜功的最後幾分鐘(或十幾分鐘)迷糊了。

老伴多次提到我這不良狀態,叫我採取措施。我也很著急,可我起初用常人心對待,向外找,嘴裏不說,心裏不平,不服氣:「我整天的工作量是你的兩倍,很多時候你睡醒一覺了,我還在做事,你像我這樣勞作,不出三天,你就要累倒在床」等等。因不找自己,還怨別人,在這個問題上,已經把自己當成了常人,所以,長時間問題未得到徹底解決。

通過學習師父很多次關於「學好法」的講法,真正明確了學法的重要性。師父說:「注意: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1]師父又說:「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2]真正認識到過去那種「一勞永逸」的思想是落後、是倒退。在學法、修煉上就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應當長久保持不斷向前的精進狀態,直至圓滿。

在內心對學法重要性認識提高的同時,在做法上,也吸取了其他同修學好法的經驗,比如,採用雙盤著讀法,站立讀法,放慢速度、一個字一個字看清楚,再讀出聲音。在學法前發正念,清除包括睏魔的干擾。這樣做,一開始就收到好效果。那天晨煉後,要學法時,還感覺困,我就先發正念和自我清理,頓時從頭頂到全身很明顯感到睏的因素在消失,清爽因素在增長。僅五分鐘,神清氣爽,頭腦清醒,沒有了一點兒睏的因素,就開始學法,良好狀態一直保持到讀完一講。

此後,學法狀況大改觀了,一直到現在。四天前,我讀《轉法輪》〈第一講〉時,感到師父的每一句都是對我在講,尤其讀到「煉功為甚麼不長功」[3]一節中,多次出現難受、慚愧和哽咽,幾乎讀不出聲音來,覺得師父十年前就給我講了的修心性,可我還沒有做到。

同時,煉靜功時,按照師父講的:「大家都知道吃苦,那麼你沒有想到你的昏睡它也是在魔你、不讓你修啊!這不也是你的意志應該起作用的時候嗎?我就不信你睜著眼睛非得睡?!不行就睜著眼睛煉,還非得過去這一關。」[4]的法,我採取先睜著眼睛煉,加強主意識,不再迷糊了,我又逐漸閉著眼睛煉,全身非常舒服,開始有了「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5]的感覺,一直到煉功音樂結束。干擾的睏魔和妄念等早已逃之夭夭。

發正念時,切實按明慧編輯部關於發正念要領(更新版)做,「滅」字打出去後,一直想到越來越大的「滅」字,頓感全身舒服,先後兩種掌印再不變形了,直到結束,雙眼圈飽含著淚花。

二.快樂的做資料、快樂的走出去救人

師父說:「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就是多救人、多救人。」[6]做大法資料就是為同修提供「講真相、多救人」的法器,這實際上是師父在做,師父通過明慧網把救度世人的法寶傳給我們,我們按明慧同修已做好的統一版式複製成資料,實際上我只起了傳遞的作用。

我感到我作為這個家庭小資料點(不是指承擔專門項目和其他各大型資料點)的修煉人,僅做做資料還不能完全代替講真相、勸三退救了人,更無法與面對面救人這個過程中的實修畫等號。所以,我除做資料外,儘量擠時間,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有時與老伴同修去市場或鄉鎮買菜、購物等,講真相救人,互相配合,每次都可勸退幾人或十幾人。由於時間不定,我們難統一安排到一起,多數時候,我騎單車去公園、街心花園、休閒廣場,向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一、兩個小時,一般可勸退三、五人或七、八人。也有兩、三次一個人也沒勸退,那都是我忽略了發正念,出去前,未在師父法像前請求師父幫助把有緣人安排來聽真相,被另外空間邪惡控制的人一個接一個來干擾,都不接受或不聽。當然,這也是對我是否真正有救人的心性的考驗。好在我並未受其干擾,除加班做資料和同修有要緊的事需辦之外,都要堅持走出去救人。

師父還說:「所以一定要把你們講清真相這件事情做好。不要只是去講,不要流於形式,講一個你就得叫他明白。」[7]

我講真相一般花的時間較多一些,多數時候是晚飯後到休閒廣場去講。因凡去那裏的人都是玩耍的,有時間聽講。把法輪大法是甚麼、中共造假、迫害以及為甚麼要三退等的基本真相講明白,有的要先打開心結,如破除無神論毒害的觀念等,三退後還要強調保平安必須記住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送給真相資料,囑咐一定要給家人和親朋好友都看看這些珍貴資料。絕大多數世人容易接受,說:「啊,原來是這麼回事。」不少人還表謝謝!尤其有良知善念的人更容易勸退。就是黨文化毒素重的人,聽明白後也有三退的。如上月給一個近五十歲的男士講真相,剛說到貴州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是神的旨意時,他就插話說:這是反革命言論,哪裏有神吶!摸出電話本要給刑警隊等打電話。我立即發正念,不讓他作惡,請師父保護弟子。我和藹的說,你不要撥電話,先聽我講是不是為你好再說。他在聽的過程中,把電話本放回包裏,最後以化名做了三退,也接收送給的真相資料。

也有幾句話就講退的,因為時間緊迫,那一定要送給真相資料。有一種情況不算數,就是表態三退了,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他不接受,給他資料也不要,很快就走開、不聽了。這人還沒有明白真相,還不能算得救的人,因為得救的人是以「對法輪功的態度」來劃線的,所以那人三退不算數。在真正明真相的三退世人中,有的再見到時,就熱情的打招呼:「法輪功!」有的還把他的朋友熟人帶來聽真相、要資料。

我面對面勸退的世人中,有市委幹部、公安警察、公務員、企業老闆、省勞模、教師、學生、佛教和其它門派的人、公汽司機、的士、三輪車主、在職和企業破產職工、賣菜農民、進城打工者和撿破爛的以及生活無著的要飯者等等。幾乎每勸退一個,大都有一個生動的故事,所以救人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但是,我更感到「講真相、多救人」的過程,更是一個暴露自己各種執著、找到並修去執著心的實修過程。比如,自己勸退成功,生出歡喜心,勸不退時,情緒低落生自卑心、對方表示不同意見有爭鬥心,同修配合不好有埋怨心,選擇著去講是不慈悲的分別心,多勸退幾個生顯示心,等待真相資料有依賴心,遇到要惡告者生怕心,對參與迫害者有怨恨心,同修勸退人數多生妒嫉心,或崇拜心,不重質量追求數量的求名心,天在下雨或太陽大不想出門生懶惰心、圖安逸心等等。所以,師父說:「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8]我悟到這是師父磨煉弟子的巧安排,讓弟子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的過程中,發現和認識到自己的各種執著,從而修掉它。也體現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的修煉過程中。

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上還有很大差距,也有很多遺憾和不足,如周圍認識的人至今還有不少未勸退;在向陌生人講真相中,還要看表面挑著講;實踐中,發現不知道真相的人,在我們地區佔有較大比例,尤其山區農民不知真相的還更多;對怎麼講也不退的人缺乏慈悲,過早給這類人下定論等。我將克服不足,與全體大法弟子一道,繼續做好「講真相、多救人」,請師父放心。

三.在與同修矛盾中向內找

本地幫助我電腦技術的甲同修,我一直很尊敬她,他夫婦倆全身心都在做大法的事,對大法法理的認識也比較清晰,我在電腦和打印上有甚麼問題都找她,她多次到我家來,我也多次去她家,對我幫助很大。

可是,兩個月前發生了一件使甲同修很生氣的事:一天晚上,她到我家來時,聽老伴說我剛出去了,請稍等一下,她還未坐下,就氣的要走。生氣說:「到底是我忙,還是他忙?叫我等他?我早就想發火了!」並且邊開門邊說:「以後我再不管了!再不來了!有問題叫他去找×××(另一同修)!」我老伴一再解釋、勸說,拉也拉不住,走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甲同修幫助購買的打印機,由於我操作不當,在打印中發現有一根自動供墨的黑色膠管,約有一寸多長,顯白色,斷了墨,不知如何解決,於是停止了打印。當晚去甲同修家請教,甲同修說,看看再說,並約定第二天晚上到我家來解決。當時我答應了,可在回程路上才想起,四天前就與一個常人朋友約定了,明日晚八點要到那個朋友家裏去,一是送去他們主動提出要的真相護身符和有關真相資料(曾給了他們的、因效果很好,被另外的熟人拿去了,那天見到提出說還要要);二是詳細交流一下,能否得法修煉的事。

於是,第二天早餐時,就與老伴商量:甲同修今晚要來,她的時間很緊張,說的晚上來,萬一下午來了呢?見不到人不行,所以我今天哪也不去,整天就在家等她。但早已約了今晚八點要到××朋友那去,只有你去了,你只是把資料送去,交流事再另約時間。老伴也同意。可到晚飯時,老伴說她下午腳走痛了,晚八點她不願去××朋友那。這怎麼辦?常人交往都要講信用,而且我們大法弟子與常人確定的事更應守信,這關係到大法修煉者形像和大法聲譽的問題。所以,我只好去,但又不知甲同修晚上甚麼時候來,我走了,萬一甲同修正來了怎麼辦?思慮再三,只好騎自行車跑一下,走前我向老伴說,我去一下很快回來,如果甲同修來了,請稍等一下。

當我回到家時,老伴說,甲同修才走幾分鐘,你沒碰到?並講了上述甲同修生氣的過程。老伴說,你把人家得罪了,趕快去跟人家認個錯。我聽後,心裏還較平靜,因為我相信這個同修是一時的,她確實很忙。我便立即上網先給甲同修發封信,表示對不起、請原諒。接著坐下來按照師父「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9]的法,找出自己很多的執著心,如不願多花時間去鑽技術的依賴心,把打印當作任務完成的做事心,操作不仔細、不認真負責的馬虎心,還有不採納同修意見、自以為是的傲慢心,不願過多出現在電腦、打印機及耗材市場的怕心等等。師父又說:「修煉中沒有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在我們這裏出現的不正確的狀態和不好的人的行為的時候,那就是針對人心來的。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做好就會被鑽空子,也許在這方面需要這樣去針對,才出現的。」[10]

為了及時保證同修對週刊和真相資料的需要,首先,我應該克服依賴心和怕心,很快把打印機用自行車馱到打印機的專修店。原來問題很簡單,也就幾分鐘就解決了,只收了十元維修費。這麼簡單的問題,我也沒動腦子去學,真是早該去依賴心了。同時,另幾個同修也很關心我使甲同修生氣的事,建議找個法理清晰的同修參加,一起切磋,儘快解決這次出現的矛盾。

我相信甲同修,她還是修的好的大法弟子,她為做好大法的事,常常主動幫助同修,如今年新年前夕,我們學法組需要上千份真相資料,而且僅有兩天時間,她主動幫助作了四百份,解決了燃眉之急。這次,她也不會跟我過不去。所以,一天晚飯後,我獨自又去了她家。他們倆都在,對我像往常一樣。我首先表示了那天打亂你的安排的歉意,並誠懇接受她的意見,同時,為了保證同修發送神韻光碟的需要,我應積極配合,提出需我做些甚麼?我們談的很融洽,也商談了具體方案。從而,使同修對神韻光碟的需要也得到了保證。

前幾天,外地技術同修來我地幫助給「小花」解決技術問題時,甲同修夫婦主動來我家,把我用的打印機拿去,讓技術同修給做好了清零和安裝好了排廢墨管等維修後,又專程送回我家。兩月前的矛盾早已無影無蹤。這都是師父傳給弟子的偉大的佛法的威力,發生再大的矛盾,只要以法為師,很快就得到解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法國法會〉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