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保持資料點平穩運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一九九八年底,我因病走入大法修煉,今年快七十歲了,師父把我從滿身是病的「藥罐子」淨化到無病一身輕的大法徒,十六年了,我沒用吃一粒藥。

我第一次看師父講法錄像,就被師父的法理折服了,感覺師父特別親,坐在電視機跟前,眼睛都不想眨一下,唯恐落下一個字。晚上回家,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一直拉肚子,原來我的肚子總是脹脹的,可這次拉肚子感到特別舒服,我在被窩裏激動的直哭,並自言自語:「哪有這樣好的師父啊!」從此我踏上了返本歸真的大法修煉之路。

在這十五年的血雨腥風的迫害環境中,能夠一直平穩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下面,我把近四年的主要修煉歷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成立資料點之夢

二零零七年之前,我們需要的真相資料都是從外地取,既不方便又浪費路費,同修甲和我商量想在乙同修家辦資料點,就在籌劃之際,同修甲因為散發真相資料被枉判六年,這事就撂下了。

後來因為拆遷,我家到縣城租房。二零一零年秋後,原本不認識的城裏協調人經同修引薦找到我,和我商量能不能在我家裝訂二零一一年真相掛曆。我想這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就欣然答應了,而且得到未修煉的丈夫的支持。

因為我原來疾病纏身,尤其是嚴重的哮喘病折磨得我死去活來,為幫我治病,丈夫為我到處求醫問藥,不但沒治好,一次用錯藥還差點死在外地醫院。為了治病,是丈夫教會我讀《轉法輪》的,煉功不久,我就恢復了健康,所以任憑邪惡怎樣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和無情打壓,丈夫始終支持我繼續修煉。因此,資料點就這樣在我家開始運作了。

二、堅定的信師信法,在法中歸正自己,才是最大的安全保障

按明慧網的要求,應該走資料點遍地開花之路,這個道理同修都懂。可是前些年,我們地區曾發生過大面積的迫害,那些年輕的、有能力的同修有熱心,但多數家庭環境開創不出來,家裏不敢堆放資料。而我一直平穩走在證實法的修煉路上,這是師父慈悲呵護的結果,我受益於大法,就有責任證實大法、講清真相,解救被謊言矇蔽的世人,我想這是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路。

因為我不懂技術、年齡又大,但我做事細心且有耐心,這是師父根據我的情況為我提供的提高昇華的平台,也是給我創造樹立威德的機會。

我負責掛曆的打孔、串環、壓環、裝袋,當然還有同修配合著做,同修不定時的取、送,我還要負責開門、關門,有時顧不上做飯,晚上還要加班加點。近三個月的時間,真的很忙、很辛苦,但沒有一絲的怨言。真相掛曆圖文並茂,色彩鮮豔,又是免費贈送,多數人都喜歡要。想到掛曆很快傳到千家萬戶,將有很多世人會因此而明白真相,再辛苦也感到欣慰。

這段時間是我有生以來最幸福的時刻,也是我活得最充實的時刻。因為我是為法而來的生命,能夠做證實法的事、兌現自己的誓約,何等榮幸!我慶幸自己,如果不是修煉,不是大法的緣份,哪能把我這個農村老太太和這些有學歷有工作的城裏同修聯繫上?我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感謝同修的信任和配合,讓我有機會來完成這助師正法的項目。

做真相掛曆這是季節性的項目,同修們忙過發放完之後,看我心態穩、家庭環境好,就接著在我家儲存和轉接其它各種真相資料,尤其是神韻光盤。我們在製作神韻光盤的過程中,每個環節就不能出現紕漏。我不會刻錄、打印,就負責剪裁、糊袋、裝盤,我嚴格把好我們這一環節的質量關。近兩年就更專業化,是裝入精緻的塑料盒。

我文化淺、讀法慢,為了保證我能夠正念正行、在法上做事,幾位文化高、法理清晰的同修就經常來我家陪我學法,同修的閃光點我都可以借鑑,我明顯的感到快速昇華,法理越來越清楚。

來我家的同修多了,修煉狀態不同,精進程度各異,有城裏的,有農村的,有剛從黑窩中出來的,也有剛得法的,有的同修為了我的安全,曾善意的提醒我。我想,不能有分別心,都是師父的弟子,都渴望形成整體,不能把同修拒之門外,我就熱情招待每位來往的同修,供給所需資料。同時為我縣協調人和各項目主要負責人提供集體學法環境。一段時間內,我家就成了同修協調證實法的紐帶,好多同修都覺得到我家心裏特別輕鬆。慢慢的同修都成熟了,現在資料點也分散了。

有幾位做資料的同修受干擾時,就把打印機送我家裏來,我也不埋怨,心想同修有壓力,就為他們分擔分擔吧!

我從沒想過同修萬一出事是否會出賣我、牽扯我。我認為聯繫的同修多和家裏的資料多並不是邪惡迫害的藉口,是人心不正招的鬼上門!我想修煉就是修自己,不能要求別人,只能在法中歸正自己,自己做好了,別有啥心,師父就能管,邪惡就不敢也不配鑽空子。

一次,一位得法時間不長的新學員剛從我家取走掛曆,在街上發放時,被城管綁架到國保大隊,同修徵求我的意見是不是先轉移一下?我說:「沒事,繼續做!」

師父說:「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四年中,有幾位同修從我這裏拿去真相資料救人,不幸被惡人綁架,但他們嚴守心性,守口如瓶,維護資料點的安全。

其實都是師父在看著哪,師父在把握著一切,只要我們自己做好了、做正了,任何邪惡也不敢鑽空子,更不敢干擾迫害。修好自己,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主。我就堅定的信師信法,任何負面消息傳到我這兒,我都不動心,就抱定一念:「有師父哪,沒事!」

三、不被常人事帶動,堅守崗位

我們村的平改樓下來後,村民們都急著裝修回家,結束租房的生活。按理說,我應該趕快操持這事,可一想到我家已成資料點,同修們取送資料不方便,我就放下常人心,讓丈夫和孩子去裝修,並告訴他們:「你們怎麼裝,我都沒意見,但我不能離開家(指租的房),讓同修們跑空了可不行,那會影響眾生得救。」

這樣,從新樓下來到裝修完畢三個月的時間,我沒去過一次,一直堅守資料點,實在有事需要出去一會兒,我也叫來一名同修在家等著。丈夫偶爾也有怨言,說幾句氣話,我體諒他的辛苦,就一笑了之。

四、堂堂正正修煉,世人都得正視我們

在我修煉前和修煉初期,兒媳婦經常找茬生氣,連娘家人都幫著上我家來打鬧。修煉了,我明白那是前世因緣關係所致,不計兒媳之過,寬容她、善待她,兒媳婦改變很大,現在換季或母親節都為我買服裝,我做證實法的事,她也不干涉。她也得到了大福報,夫妻倆每月收入七、八千元,平改樓也多,兩次車禍都有驚無險,啥事沒有。

搬入新樓後,樓上樓下、左鄰右舍都是本村人,他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經常出入我家的都是大法弟子,他們也知道,尤其這兩年,我家主要做神韻,裝卸東西,他們經常看在眼裏,卻無一人起惡念、說怪話。有時我在樓下呆著,他們看見同修來了,就主動告訴我:「你家來客人了!」

當然良好的環境源於我們平時的個人修煉,我平時注意自己的言行,展現大法弟子的寬容與善良,周圍很多人知道大法好,也做了三退。

五、向內找,歸正自己

開始成立資料點時,我心態很好,有種殊勝的自豪感,時間久了,反而懈怠了,早晨有貪睡的現象,和同修配合做事時有時也起人心。如一位年輕女同修無論做掛曆、裝盤盒動作都非常快,她有時就埋怨我,嫌我慢。我嘴上不說,可心裏犯嘀咕、不平衡,我知道自己不對勁兒,可有時壓不住這個心,我就和同修交流、學法,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

通過學法,我向內找,在法中歸正自己,要多看別人的長處,少看別人的短處,包容同修,擴大自己的容量,其實這位同修全身心投入到證實法中,做事雷厲風行,帶多少資料,說走就走,沒有怕心,只是脾氣急了點。最後我們達成共識:只有在純淨的心態下做出的資料,世人才願意接受、能夠得救,同時去第一線發放的同修才安全。

為了少給師父添麻煩,為了自己史前的誓約,為了同修的安全,為了世人的得救,我必須修好自己,堅定的信師信法,修去各種不好的人心,保證資料點的平穩運作,穩步的走在證實法的回家路上。

在此叩謝師尊的慈悲救度與精心呵護!感謝各位同修的信任、配合與正念加持!

水平有限,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