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甚麼以「死囚」掩蓋活摘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曝光後,受到國際社會的不斷譴責和質問追查,中共不但不敢面對,反而耍起了流氓,多年來,一口咬定移植來源是「死囚器官」。今年三月十五日,中共代言人黃潔夫等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大談大陸廢除死囚器官移植的經過,再次以「死囚器官」來掩蓋活摘罪惡。中共為甚麼非要拿「死囚器官」做擋箭牌?這裏面有多個因素。

誤導「活摘」概念

中共承認移植來源是「死囚器官」容易給人造成概念上的誤導,覺得「死囚」是被政府執行處決的死刑犯,已經是死人了,摘取它們的器官是「死摘」,不存在「活摘」之嫌,似乎沒有犯罪感。

從醫學上來講,皮膚、眼角膜等器官完全可以在人死以後再摘取器官,然後進行冷凍儲存和運輸。而心、腎、肝等內臟器官對「熱缺血時間」非常敏感,影響移植器官成活率的關鍵是「熱缺血時間」必須儘量地短,因此要保證或提高成功率,就需要在人剛死或者在活體上摘取器官,在極短時間內(腎在十二至二十四小時內,肝在十二小時內,心在四至六個小時內)移植到病人體中,否則就會嚴重影響器官移植的成功率。

因此,為了減少「熱缺血時間」,中共一種辦法是從死囚身上獲得「活體器官」,就是在死囚還活著的時候摘取其器官,才能達到提高移植成功率的目的。事實上,中共一旦確定了哪個死刑犯是移植配型供體,當局在行刑時並不立即叫其死掉,也不傷及身體要害部位,或採用注射藥物等方式行刑,在死囚慢慢死去的過程中,中共醫務人員就完成了活體器官摘取手術,也就是死囚是在中共「特殊行刑」加上摘取器官後死去的,所以,中共誤導人們的「死摘」也是「活摘」,也是應該受到譴責追究的。

中共另外一種辦法是直接在活人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這樣就把「熱缺血時間」減少到最低。然後把被活摘器官的人焚屍滅跡。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大規模活摘器官就是屬於這一類的。中共炒作死囚器官移植的目的,就是想用死囚器官移植來掩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造成法律上的誤解

中共建政後,民眾的知情、發言等等人權一直被剝奪,造成民眾法制意識淡薄,聽之任之,於己無關,覺得政府出面搞器官移植肯定有法律依據的,不然可能不會這麼做。可中共在這方面根本就沒有法律可依,唯一的依據是一九八四年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民政部關於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沒有通過全國人大審議,沒有法律效力。更蹊蹺的是就是這個沒有法律效力的暫行規定,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媒體採訪時說自己沒有見到。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被曝光後,中共匆忙於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由國務院頒布了一個《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並不是法律。就算以上規定與條例通過了全國人大審議,也與國際有關法規相悖,也是非法的。也就是說,中共一直在偷偷地進行非法的器官移植。

吻合中共的殺人邏輯和流氓心理

再有一個就是吻合了中共的殺人邏輯和流氓心理,在中共殘酷的政治運動中,當局形成了一種流氓心理和邪惡的黨思維,無論哪個團體或個人,只要被中共劃定為「階級敵人」,它就可以隨意殺戮,只要不聽黨的話,它就會把他們當作死囚犯對待處理,按政治意圖殺掉。

中共迫害法輪功時,當元凶江澤民發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密令後,當局就把法輪功群體當作階級敵人了,一位瀋陽軍區老軍醫曾透露說:「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如同中國許多的重刑犯一樣,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

所以六一零惡徒及惡警們把那些被囚禁但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理解認定當成了沒有判死刑的死囚犯,可以隨意處置,摘取他們的器官販賣就像摘取死囚犯器官一樣。

但是,摘取真正的死囚器官(稱「死摘」)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稱「活摘」)雖然都是殺人,可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死摘」是先殺後摘,「活摘」是先摘後殺;「死摘」針對的是真正犯有命案的罪犯,是當局在執行所謂的司法任務,「活摘」是殺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政治迫害殺人犯罪,是中共在製造冤案命案,踐踏破壞國內外司法,是人類無法容忍的罪惡。

中共流氓惡性使然

退一步講,假如中共進行移植的器官來源是真正的死囚供體,但國際社會調查發現,一九九九年後中國器官移植呈爆炸性增長,二零零六年還出現空前的器官移植旅遊。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官媒曝出的六萬例中,除去不足一萬死囚器官和不足一百例公民自願捐獻的數據外,其間巨大的差額器官供體來自哪裏?中共至今無法自圓其說。

原來,中共於一九九九年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滅絕迫害,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抓捕、拘留、關押與勞教判刑。其中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中,被當局按需謀殺、強摘器官致死,中國器官移植由此呈現「蘑菇雲」。

據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組確認:從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期間,中共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了至少四萬多個器官。美國作家兼獨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屠殺》書中,以更多證據揭露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間,遭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六萬五千人。

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過對國內的器官中介、移植醫生、法院警察、中共高官進行電話調查,獲得了大量的錄音證據。被調查者都直接,或者間接承認了,活摘器官事實的存在。薄熙來等高官都承認是元凶江澤民發出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密令的。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詳細情況請參見:明慧專題: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調查證明,在中共的軍隊、公檢法司系統、勞教所、監獄、國有醫院與民間醫院,不但形成了用「活摘」器官達到殺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機制,同時形成了血腥骯髒的巨大的經濟利益鏈條。令人髮指的是那些參與活摘罪惡的惡徒不但因此得到了巨大經濟收益,還藉此發表論文取得晉升功名資本,如罪犯王立軍(曾經領取「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與作奸犯科的黃潔夫(有「移植大戶」之稱)就是此類惡徒;一些軍人因活摘晉升為中將;而罪犯薄谷開來與德國哈根斯聯合開闢地下二道財源,把受害人的遺體偷偷加工成人體標本賺取了巨額黑錢。

面對這些巨大罪行,中共回應語無倫次,前後矛盾,先否認摘取死囚器官,後又急切承認摘取死囚器官,但就是不承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竭力迴避「活摘」二字。做了壞事最怕曝光,不敢面對就掩蓋耍流氓,這是中共一貫的手法。

早期,中共軍醫王國齊曾在國際上作證承認中共有組織摘取死囚器官販賣,遭到中共否定。後來中共原衛生副部長黃潔夫首次承認中國器官移植主要使用死刑犯器官,被中共發言人秦剛、毛群安矢口否認。二零零六年,當中共活摘罪惡在海外首次被曝光後,中共官方又突然改口,統一按照黃潔夫的說法「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此後,黃潔夫利用一切可能的場合對國際社會強調移植器官絕大多數來自死刑犯,與對話基金會故意放風增加歷年的死刑犯數字,企圖證明移植器官確實是來自二零零六年以來一直強調的死刑犯。而中共官方不公開否認,也沒有公開承認他的說法。只是忙於掩蓋抵賴,倉促撤掉了衛生部,免去了黃潔夫的副部長職務,秘密銷毀了很多證據,拒絕公開調查,暗地裏仍然行此大惡。其厚顏無恥的流氓惡性頻頻現於世人眼前。

掩蓋活摘大罪必將激起世界公憤

活摘器官這樣一個極其野蠻殘忍的罪惡,發生在人類現代高度文明的今天,的確叫人覺得萬般心寒心痛,人類必須對此做出最深刻的反思和悔罪。以現代文明、法治、人權、自由理念而論,別說中共活摘害死了那麼多善良人,是人類無法容忍的罪惡,就算是發生一例這樣的殘忍罪惡,中共這樣的邪惡政府就應該受到千夫所指,就不應該存在世間,而且活摘罪惡剛一開始發生,中共這樣的邪教政權就應該受到全人類的審判和誅殺,可中共竟然將活摘罪惡延續了十多年,至今不停。這是中華民族的災難,也是人類的恥辱劫難,如果人類不去主動制止,人類將會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人類在歷史上曾經有過被暴力屠殺痛心疾首的教訓,卻從來沒有今天被中共活摘罪惡擊打的這樣刻骨銘心的巨痛。二戰期間,中國軍民遭受過日本731部隊毒菌殺害,可那是來自外邦入侵者的法西斯暴行,可今天的中國民眾遭受的卻是來自本土邪惡政府的無恥虐殺,承受的是人類歷史上從沒有過的巨大傷痛──活摘器官慢慢死去;德國法西斯曾經在集中營毒殺了大批猶太人,可施暴者只不過消滅了受害者的肉體,但今天的中共當局不但滅殺善良人的靈魂肉體,而且活摘了善良人的器官,牟取暴利,還以此發表交流論文,博取了資本功名,又將受害者的遺體加工成人體標本,賺錢二道黑錢。其惡中之惡,惡上累惡,這曠世之罪,驚天大罪,用魔鬼獸行也難以名狀。

而人類最擔心的是,中共敢向自己的國民下毒手,為了巨額經濟利益,它就敢把毒手伸向外國外族人,為了政治目的,它說不定會在哪一天將「活摘」殺人專利傳授給其政治同盟行惡,這絕不是危言聳聽,薄谷開來不是早就與德國人哈根斯合作加工人體標本了嗎?如果讓活摘等罪惡蔓延到全世界,那人類還有甚麼文明、道德、尊嚴可言?所以中共的巨大罪惡,已經對整個世界安全和平造成了巨大的危險,也正因為如此,當中共活摘罪惡被曝光後,國際社會對中共發出一片譴責抵制之聲。

歐洲議會、澳洲參議院、意大利參議院人權委員會、愛爾蘭議會外交事務及貿易聯合委員會、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都陸續通過決議案譴責抵制反對中共的罪行,國際醫師成立了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DAFOH)組織,要求中共停止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已在全球53個國家獲得150萬民眾聯署。

四面楚歌之際,中共為了擺脫目前壓力窘態,由一直為其站台唱雙簧的黃潔夫,突然宣布從二零一五年一月一號開始,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實行公民捐獻,一句不提活摘罪惡,三月十五日,黃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又乾脆把中共巨大的罪責全部推到被當局打倒的反人類罪犯周永康身上,但中共在目前公訴周時仍然沒有提及活摘罪惡。

其實,任憑中共怎麼掩蓋,中共活摘罪惡已經明朗化了,面對數額巨大的供體,中共不承認是死囚也是活摘,承認死囚也是活摘,因為「死摘」本身就是「活摘」,面對舉報活摘殺害法輪功學員的證人證言,中共不承認活摘罪惡也已經做了活摘大罪,拒絕第三方調查與默不作聲,就是默認了活摘大惡;而中共秘密銷毀活摘罪證本身就是直接承認了活摘大惡,中共無論怎麼掩蓋,都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無論怎麼掩蓋,無法掩蓋中共流氓行徑與無賴嘴臉,掩蓋來掩蓋去,只能激起全世界的公憤,最終必將招致全人類的怒吼:「中共,爾墓之木拱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