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利用軍隊迫害法輪功(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明慧記者荷雨/穆文清報導)中國軍隊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屬於黨而不屬於國家的軍隊,在前中共當權小丑江澤民以「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政策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軍隊淪為江氏迫害暴力機器的重要一環。因特殊地位與自成系統的極權管理,其參與令這場迫害更加殘酷和隱秘。

早在公開迫害之前,江氏就利用軍隊和國安情報系統造假為鎮壓編造依據,並通過總政治部殘酷清洗軍中法輪功學員,給軍人洗腦,操控其執行迫害命令。迫害公開後,江氏大規模調用軍隊圍堵抓捕法輪功學員,為血腥迫害掃平道路,更建立以總後勤部為核心的大規模軍事化活摘販賣人體器官產業,系統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對外利用總參謀部間諜系統和最新軍事情報技術刺探所謂的「法輪功情報」,妄圖暗殺法輪功創始人,行兇攻擊法輪功學員,破壞其和平制止迫害的項目與活動。

編假情報 製造鎮壓藉口

法輪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傳諸於世。因祛病健身和昇華心靈的奇效而人傳人,心傳心,迅速弘傳海內外,到九十年代末國內已修者上億,遠超中共黨員人數,幾乎每十個中國人中就有一人修煉。

江氏卻妒火中燒,決意鏟除,從九六年就開始與政法委書記羅幹圖謀構陷,但一次次都被法輪功學員慈悲化解。九九年四月,江、羅再在天津設陷引學員進京上訪。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為爭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和平上訪,要求釋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在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與學員代表會談後,問題基本得以解決。

據解放軍出版社出版的《張萬年傳》[1],江氏當晚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指出:「這是一個新的信號,我們的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該清醒了!……對這種已形成為全國性組織,涉及相當多黨員、幹部、知識份子、軍人和工人、農民的社會群體,卻遲遲沒有引起我們的警覺。我對此深感內疚。」[2]還特別就該上訪中有軍人參加的情況指示張萬年要大力加強軍隊思想政治工作。張萬年連夜主持召開中共中央軍委緊急會議傳達江氏談話精神和中共中央辦公廳的電報,對全軍特別是北京地區軍隊和武警部隊反對法輪功的工作進行緊急動員部署。

隨後總參謀部、總政治部下發緊急通知,速查現役軍人及家屬子女、離退休幹部修煉法輪功的情況,對全軍進行無神論洗腦宣傳。張多次指令總政治部主任於永波採取堅決果斷措施,徹底清除軍隊內部的法輪功學員。

其後,江、羅又企圖製造「香山事件」[3],以給法輪功扣上×教帽子加以鎮壓。先是中共中央辦公廳發文件謊稱得報將有上萬法輪功學員在香山集體自殺,並通過海外媒體傳謠;再由片警、便衣、特務四處向法輪功學員散布五月一日去香山集體活動的消息,並在此埋伏荷槍實彈的軍隊、武警,準備對被騙來的法輪功學員製造「集體(被)自殺」。不料無一人上當,因為不殺生和不自殺是法輪功的基本要求,江氏陰謀不可能得逞。

七月二十日,江氏還是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可正如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的調查報告所言,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其他六位中共政治局常委都不贊同將上億主流民眾推到對立面。一意孤行的江氏就去找成都軍區司令員、黨委副書記廖錫龍想辦法。

據原成都軍區情報處人員披露[4],以「北京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為口頭禪的廖錫龍,生性狡詐凶殘,特善逢迎,他認準這是上爬的機會,夥同成都軍區情報處造假,向中共中央謊報從法輪功郵箱裏截獲了搞政治、要推翻共產黨的郵件。同時,江氏還讓曾慶紅、羅幹命令在美情報人員謊報法輪功有海外背景,拿了美國中央情報局數千萬美元的資助。江氏最終得以脅迫全體政治局常委表態同意鎮壓。

追隨迫害不遺餘力的廖錫龍,也在二零零二年被江氏提為中共中央軍委委員、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在此位置上,他主管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把這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將其產業化、軍事化。

調用軍隊迫害法輪功

據中共內部統計,迫害之初高峰期每月有上百萬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江氏調動各地軍隊和武警部隊直接參與圍堵、抓捕法輪功學員,為血腥迫害掃平道路。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等重要場所,在各地政府部門和進京要道上都布滿了荷槍實彈的士兵,配合警察截堵、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及監獄和勞教所的外圍也由軍隊武裝警戒。[5]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長春八個有線電視頻道在黃金時段被法輪功學員插播了《是自焚還是騙局?》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資料片,長達四十五分鐘。當晚,氣急敗壞的江氏在曾慶紅與羅幹的建議下,緊急命令瀋陽軍區進入二級戰備狀態,其中長春軍分區和吉林省武警總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全城大搜捕。[6]

江氏通過羅幹向吉林省公安廳和長春市公安局下達了死命令限期破案,並叫囂:「告訴全體公安幹警,發現插播電視的法輪功,可以立即開槍打死,『殺無赦』!一週之內,破不了案,從長春市委書記到所有公安局及分局主要負責人全部撤職!」中共中央「六一零」主任、公安副部長劉京親赴長春督辦限期破案。短短幾天,約五千人被捕,至少七人被活活打死,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

殘酷清洗軍中法輪功學員

江氏對軍中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四•二五」就開始了,公開打壓一開始,解放軍總政治部即發文件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認清「同法輪功的鬥爭是捍衛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捍衛共產黨的領導」。總政治部編寫、錄製了大量誹謗材料和音像給軍人洗腦,要求人人過關表態,並規定:開除法輪功學員軍籍或強迫復員轉業,本人及親屬修煉法輪功的不准入伍、讀軍校,對堅持信仰的軍官由軍事法庭判處徒刑。[7]

軍中自上而下層層建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體系(因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其惡名),總政治部設立「六一零」辦公室,陸、海、空、二炮、武警各部隊以及各軍、師、團也相應建立了整套迫害班子。機要部門全天候值班,迫害法輪功的文件電報一到必須立即傳到領導手中,深更半夜也不得有半點延誤,否則要承擔政治責任。機關值班還要求每天定時上報法輪功重點人及對其迫害的情況。已轉業者,兩年內若不放棄修煉,仍要追究原軍事單位及領導的責任。

中國空軍元老於長新教授
中國空軍元老於長新教授

中國空軍元老於長新是空軍指揮學院的正軍職教授,在飛行技術、空軍訓練與指揮方面都很出色,《中國空軍飛行手冊》及《規則技術手冊》均由其撰寫。於老從九二年開始修煉,早在公開打壓之前的五月,江氏就點名對其重點迫害。於教授正告迫害者:我一個七十四歲的老人,中國第一代試飛員,二等功臣,名教授,就連現在用的教科書都是我主編定稿的,論資歷,我比在座的都高,我這樣的人能輕信甚麼嗎?能是非好壞不分嗎?修煉的親身體會告訴我,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

連這樣的空軍元老,都遭江氏威逼軍事法庭秘密開庭重判十七年,並被酷刑折磨。其七旬妻子姜昌風也被趕出空軍大院無處安身,後被秘判十年。這引起軍隊高層嘩然。

部署特務網絡 將迫害延伸海外

對海外,中共利用其軍方情報系統、國安、外交及統戰系統的一切資源迫害法輪功,將之作為其工作焦點──收集所謂的「法輪功情報」,喪心病狂地圖謀暗殺法輪功創始人,行兇攻擊法輪功學員,破壞其和平制止迫害的活動與項目。總參二部作為主要軍方情報機構,負責管理內外勤特派人員及駐外武官的特務活動。

據《江澤民其人》書中披露,在一九九九年中共以減少五億美元貿易順差為條件引渡法輪功創始人未果後,瘋狂的江氏通過曾慶紅下達了對李洪志先生的暗殺令。國家安全部和總參謀部聯合組建了特別行動組,招募訓練亡命之徒,不斷尋機暗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江氏獲悉李洪志先生準備到台灣講法的消息後,即密派特別行動組赴台,重金收買黑社會組織執行暗殺。早已了解其動向的李洪志先生,在最後時刻宣布「不給台灣當局增添壓力」而取消赴台。

江氏二零零一年又得密報:李洪志先生將於一月十四日蒞臨香港修煉心得交流會講法,江氏即令不惜一切代價抓住這次在自己地盤動手的機會。總參謀部、國安部及公安部三方聯手,制定代號「114」行動計劃,指定港澳黑社會團伙實施直接暗殺。當時中共在東南亞及北美的海外情報機構都進入特別狀態,但這天李洪志先生卻遲遲沒出現,埋伏的特務焦躁難耐,大會行將結束之際,等到的卻是李先生發來的賀詞,暗殺再次落空。發電之時,李先生就說這賀電對某些人打擊會很大。

類似暗殺也曾於二零零二年在加拿大上演,同樣以失敗告終。多次行刺未果,一個個別動隊也接連莫名其妙遭遇意外而解體,江氏膽戰心驚,最終刺殺陰謀不了了之。

二零零四年澳洲法輪功學員梁大衛在南非遭遇攻擊
二零零四年澳洲法輪功學員梁大衛在南非遭遇攻擊

曾慶紅、薄熙來二零零四年六月訪問南非期間,澳洲法輪功學員梁大衛、李麒忠等前來和平抗議,準備向法庭起訴曾、薄,他們在趕往總統府途中遭遇攻擊:法輪功學員的車輛從側後方遭軍用AK47步槍掃射,車胎被打破,駕車的梁大衛腳部中彈致粉碎性骨折,險些車毀人亡。

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美國法輪功學員李淵在亞特蘭大家中遭持槍歹徒襲擊,臉上縫了十五針
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美國法輪功學員李淵在亞特蘭大家中遭持槍歹徒襲擊,臉上縫了十五針

在美國亞特蘭大,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光天化日之下,三名亞裔男子持刀槍闖入法輪功學員李淵博士家,用膠帶粘住其眼睛,暴力毆打,並搶走兩部筆記本電腦和檔案櫃中的資料。李淵是《大紀元時報》技術總監,此事件發生在《福布斯》報導法輪功學員突破中共網絡信息封鎖之時。

中共駐澳使館一等秘書陳用林揭露中共黑幕
中共駐澳使館一等秘書陳用林揭露中共黑幕

和天津「六一零」官員郝鳳軍揭露中共黑幕
和天津「六一零」官員郝鳳軍揭露中共黑幕

零五年,中共駐澳使館一秘陳用林和天津「六一零」官員郝鳳軍棄暗投明,站出來揭露中共海外迫害法輪功的黑幕,曝光中共在全球有強大的間諜網絡,光澳洲就有近千間諜。

監控、攻擊國際網絡通訊

解放軍總參謀部一直將其最新軍事諜報技術用於收集海外所謂的「法輪功情報」、監聽國際通訊、攻擊法輪功網站和阻止真相傳播。[8]

總參四部第五十四研究所開發的「語音識別系統」被用以識別法輪功學員的聲音;總參三部則利用其信息偵察、監聽和密碼破譯等軍事通訊技術,調用號稱十萬之眾監控國際長途電話中有關法輪功的信息通訊;零六年十一月,知情人向海外明慧網揭露,中共東海艦隊建立了一個全國範圍的掃描監控手機信號的監聽塔,對手機通話進行掃描監聽,對敏感語音鎖定跟蹤,「法輪功」一直是監聽的最敏感詞彙。

圖.
圖. 央視七台《軍事科技》欄目《網絡風暴來了》截圖

二零一一年七月,央視七台《軍事科技》欄目播放的《網絡風暴來了》,將中共軍方攻擊法輪功有關網站的醜行暴露無遺。該節目視頻的十一分十二秒處,畫面顯示解放軍電子工程學院的網絡攻擊系統的目標是部份法輪功網站的列表:法輪大法在北美、法輪大法、明慧網、法輪功見證等。

海外法輪功學員創辦的這些揭露迫害的網站一直都是中共軍方駭客的重點攻擊目標,並且學員的私人計算機也頻遭入侵,被植入病毒和木馬竊取「情報」。

其中,明慧網是於一九九九年六月法輪功被迫害前夕建立的公益網站,因其採用來自中國大陸的第一手資料揭露迫害和向全世界大法弟子提供修煉交流平台,而令中共如鯁在喉。

大紀元、新唐人和希望之聲等獨立媒體的網站,也一直受中共駭客強烈攻擊,尤有重大事件發生,中共都會瘋狂攻擊以阻真相曝光。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中共駭客使用各種最新技術持續猛攻大紀元網站,強阻讀者訪問薄谷開來案涉及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及盜賣屍體的真相報導;在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馬三家勞教所迫害黑幕曝光之際,大紀元網站遭到攻擊的強度也呈此前的幾何倍數。[9]

中共前獨裁者江氏以「真、善、忍」為敵,不擇手段、傾盡國力迫害法輪功,並將迫害真相視為最大的「國家機密」,現已曝光的其利用軍隊迫害善良無辜的修煉民眾的罪惡僅為冰山一角。

【注】
[1] 解放軍出版社《張萬年傳》
[2] 《一個新的信號》(《江澤民文選》第二卷)
[3] 揭穿江澤民恐怖大陰謀 (明慧網:2001年)
參考資料連載:《江澤民其人》(九)(明慧網:2005年)
[4] 廖錫龍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暴力機器的驅動器(大紀元:2007年)
解放軍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機構(明慧網:2009年)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報告(三)(明慧網:2012年)
[5] 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共產黨》)
[6] 參考資料連載:《江澤民其人》(十)(明慧網:2005年)
[7] 總政下發意見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深入進行馬克思主義唯物論和無神論教育 (新華網)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報告(三)(明慧網:2012年)
[8] 中共軍隊在迫害法輪功中的作用 (明慧網:2007年)
[9] 中共黑客企圖癱瘓大紀元網的大範圍攻擊行動失敗(大紀元:2013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