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軍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惡產業(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明慧記者穆文清/荷雨報導)前中共獨裁者江××在發動迫害時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黨、政、軍三權在握的他不僅用軍隊為其一意孤行的無理鎮壓武裝護航,更以總後勤部為核心,以軍隊為主導,由武警、政法系統、衛生系統和器官黑中介配合,建立起規模龐大的軍事化活摘販賣器官的一條龍「按需殺人」產業,系統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江氏下令活摘器官 中央軍委強化執行

蘇家屯主刀醫師妻子安妮和記者皮特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瀋陽市蘇家屯主刀醫師妻子安妮和記者皮特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惡被知情媒體人首次在國際社會曝光,一位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眼角膜的主刀醫生的妻子也指證蘇家屯秘密集中營位於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其丈夫從零一年底至零三年十月親手從活人身上摘取了約兩千人的眼角膜,他們的內臟器官隨後也被摘取。到零四年,該地下集中營的五千多法輪功學員中的四分之三已被活摘器官後焚屍滅跡。

隨後,瀋陽軍區後勤部的老軍醫多次投書海外媒體揭露:「全國類似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至少有三十六個。位於吉林的代號為6721S的集中營,關押了超過十二萬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吉林九台集中營的關押人數超過一萬四千人……」

「中共中央軍委在一九六二年就行文,省級政府有權在所轄軍區的監管下,設立重刑犯的資源再回收機構,這政策一直沿襲至今。據一九八四年補充規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已被中共宣布為「階級敵人」的「法輪功學員不再被當作人類而是被當作生產原料,成為商品」。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以「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滅絕迫害。其下達的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和驅動喉舌媒體製造的包括「天安門自焚」偽案在內的鋪天蓋地的謊言與仇恨宣傳將這場迫害歇斯底里化。在此背景下,全國範圍內的大規模活摘器官成為中共對「頭號敵人」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上消滅」的重要手段之一。

二零一四年九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對原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就軍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調查報告。在錄音文件中,白書忠供認是江氏親自批示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右鍵點擊下載「白書忠的電話錄音」(1.5MB)

這與二零一三年八月知情人鮑光(化名)向海外媒體曝光的零六年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訪德期間親口承認是江氏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電話錄音相印證,進一步證實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是由江氏直接下令、操縱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群體滅絕性大屠殺。

右鍵點擊下載「薄熙來的電話錄音」(1.87MB)

「瀋陽老軍醫」披露,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中共中央軍委開過六次針對法輪功的「處理涉外宗教問題」專門性會議。蘇家屯曝光後,中央軍委立即在京召開秘密會議,會後時任總後勤部政委、負責對外宣傳和消聲的孫大發向全國相關軍事機構轉發了這次會議的精神,要求「針對特別軍事監管區(即集中營)問題的資訊大量外泄」問題,「進一步封閉法輪功的資訊管道,強化保密體系,並重申對洩密行為的嚴厲處罰。」

原國防部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梁光烈也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至十日訪美期間在電話調查錄音中承認,中共中央軍委開會討論過軍隊關押法輪功學員及軍隊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由總後勤部負責此事。

右鍵點擊下載「梁光烈的電話錄音」(4.37MB)

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機構

《三聯生活週刊》二零零六年四月報導,業內人士透露「中國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暗指軍隊和政法系統主導中國器官移植業並控制器官來源。

中共以總後勤部為核心,以軍隊為主導,由武警、政法系統、衛生系統配合,將進京上訪和在全國範圍內被綁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造冊、驗血體檢、輸入電腦管理,建立龐大的活人器官庫,進行全國調配,以保證各地能在短時間內快速找到供體,而無需與法院、醫院、器官中介或關押場所打交道,無需走法律形式,無刑場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不便,亦無後顧之憂,一切按照軍隊特有的隱秘、集權方式進行,由總後勤部統一分配集中營,進行調度、運輸、交接、警衛和核算。

「瀋陽老軍醫」披露了其具體流程:進行器官移植的學員被從監獄、勞教所、看守所、集中營帶離後,將失去名字,只有一個代號,與此對應的是虛構的器官移植自願者,具備完整的資料,並且在器官移植自願書上有簽字(當然是代簽的,許多簽字都是一個人的筆跡),聲稱本人自願進行某種器官移植,並承擔一切後果。該資料保存在省級軍區,查閱資料須經中央駐地方專員批准。

而後進行身體檢查,接下來就是活體移植。若移植失敗,被移植人員的資料和屍體(甚至是活人)必須在七十二小時內銷毀,這須經軍事監管人員認可,他有權逮捕、關押、強制處決任何洩露消息的醫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員等。軍事監管人員由中共中央軍委授權相關軍事人員或軍事機構擔任。

經老軍醫本人經手偽造的自願捐獻器官資料就有六萬多份,他指出:「由於有巨大的活體來源,在中國進行的地下非公開的器官移植數量要比公開的多幾倍:如果官方公開數是一年三萬例,那麼實際數量是十一萬例……中國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網,成為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後一直佔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以上數據是軍委上報資料的一部份,有幾個人還因在此領域的突出『成績』被晉升為將軍。」

在江氏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兩個月後,時任濟南軍區政委徐才厚被提升為中共軍委委員、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因不折不扣地執行江氏鎮壓政策,二零零四年九月徐再被升任中共軍委副主席。

原成都軍區司令員廖錫龍由於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零二年被江提升為中央軍委委員、總後勤部長,主管活摘器官運作,他把活摘器官產業化,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

孫大發在九九年後擔任瀋陽軍區政治部主任,主管活摘器官,二零零一年被江氏提為中將,零三年八月後任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零五年七月至一零年十二月任總後勤部政委。

軍隊移植專家解決關鍵技術

據中共媒體報導,江氏曾四次會見第二軍醫大學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有「中國肝膽外科之父」之稱的吳孟超,並親筆簽署命令,由中共中央軍委特別舉行大會授其「模範醫學專家」稱號,頒發所謂的一級英模獎章。

吳孟超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即已開始對肝臟移植的研究,九十年代在中、晚期肝癌的基因免疫治療、肝移植等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他帶領東方肝膽外科研究所(即第二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解決了肝臟移植的排斥反應和治療問題。到二零一零年,他本人就完成了四千多例肝移植。

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高峰時期,吳孟超獲二零零五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在上海第二軍醫大學禮堂,總後勤部政委孫大發代表總後勤部向吳孟超頒發了一百萬元獎金。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中宣部、衛生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上海市委在人民大會堂聯合舉行所謂的「吳孟超同志先進事蹟報告會」。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時任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總後勤部長廖錫龍等出席了報告會。這些軍頭都是軍隊活摘器官的關鍵人物。

軍隊通過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總後勤部通過各級渠道將供體調配到軍方醫院和部份地方醫院,其運營模式是向醫院提供供體時直接收取現金(外匯),醫院付賬給總後勤部後自負盈虧。軍隊醫院移植是大頭,賣給地方的器官只是額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醫院作為向海外攬客的櫥窗和廣告,否則只有中國軍方做移植手術對世界將難以掩蓋。

由於移植器官的利潤不入軍隊預算,而負責活摘器官的層層系統卻由軍費維持,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成了一條無本萬利的生財之路,軍方高層通過總後勤部牟利。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大陸醫院網站和醫學期刊論文等公開資料的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一四年九月,做人體器官移植的醫院數量超過八百家,完成腎移植超過十七萬六千例,肝移植四萬例,眼角膜移植十三萬七千例。僅公布的一百家中共中央軍委直屬的軍隊總醫院、各大軍兵種總醫院、七大軍區十二家總醫院、各軍醫大學附屬醫院和序號醫院及各地武警部隊醫院,就實施了至少六萬例腎移植、一萬一千三百例肝移植。

因這些作為統計依據的論文只報告了醫院移植數量的一小部份,而且只是覆蓋有限時間段的階段性報告,這些數字僅是中共實際活體器官移植規模的冰山一角。

其中,第二軍醫大學附屬上海長征醫院截止二零一三年累計完成腎移植手術四千二百三十餘例,肝移植手術一千二百三十八例,在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六的三年裏實施了一百二十例急診肝移植,皆為入院後平均存活三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的患者入院四小時即進行肝移植」;河北秦皇島解放軍二八一醫院只是個二級甲等醫院,截至二零零七年四月,連這個自稱「人員配備少、手術室規模小」的醫院也同時進行六至九例同種異體腎移植達二十八次;濟南軍區總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醫師李香鐵曾主導該科室二十四小時內連續完成十六例腎移植……

據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的價目,當時在中國做一個腎移植需要六萬多美元,肝移植十萬美元,肺和心臟器官要價在十五萬美元以上;被總後衛生部命名為「全軍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醫療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萬元增漲至二零一零年的二億三千萬元,五年增長近八倍;第三軍醫大學附屬大坪醫院九十年代末開始器官移植,醫療年收入從三千六百萬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億多元,增長近二十五倍。

中共軍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產業賺取的巨額血腥暴利,從中可見一斑。

天網恢恢

然而人間不是邪惡逞兇的樂園,「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江氏軍中爪牙在迫害法輪功中犯下的滔天大罪也為自己釀下禍根而連遭惡報。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中共軍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責任人、被稱為「江澤民在軍中最愛」的徐才厚被剝奪上將軍銜,開除軍籍,移交軍事法庭處理;十月二十七日,徐才厚被移送審查起訴。並且中共軍事檢察機關負責人證實,徐於二零一三年二月確診患膀胱癌。之前,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落馬,後被提起公訴,包括前總後部長廖錫龍在內的總後勤部上屆軍頭全被軍紀委約談。

與王立軍、薄熙來、李東生、周永康等江氏幫兇的下場一樣,這些江氏在軍中兩手沾滿法輪功學員鮮血的爪牙也相繼在內鬥中或失勢、或被剔除、或落馬面臨清算,其後台迫害元凶江澤民、羅幹、曾慶紅及其他罪無可赦的追隨者也即將無一遺漏地被推上歷史的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