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牽我修煉如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我二零零一年有幸開始修煉大法,直奔正法而來,師父喚醒沉睡千萬年的我,激動的我真是無以言表,那時候,我就橫下一條心:無論痛苦消業,還是魔難過關,都奮起直追趕上師父正法進程。

修煉了三個月,魔難就來了,遭中共冤獄迫害三年,本來就得法晚的我,又耽誤了三年寶貴時間,從那以後,深知助師正法救人時間緊迫,我安心修煉,放心救人。

前六年,我在外地打工,我是火車司機,那時正趕上人員緊,工作任務重,為了節省時間,保證每天煉功學法,我常常每天只吃兩餐飯,冬天零下二十度,室內沒條件煉功,就到室外很遠的地方去煉,下夜班,也是先煉完功再睡覺,從不間斷,講真相救人也不落下。六年間,在妻子(二零零四年得法)的配合下,我們自己做真相小冊子,做《九評》,刻錄真相光碟。一有時間,就出去散發,六年間,把真相撒遍六個縣城、市區和鄉鎮。

四年前,我結束在外地打工回本單位上班,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掌握了使用真相手機的技術,後來,我就把這個項目一直做下來,這些已經交流過,下面,我就寫最近這一年的修煉體會吧。

我在常人中工作已接近退休,每天除幹好工作外,修煉的三件事必須放在第一位,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一天也不能落下。剛開始晨煉,三點多鐘起床很難受,晨煉後,一天都感覺難受,也堅持的不好,再難也要集體晨煉,越難受,不也是在還業債嗎?終於堅持下來了。靜功打坐,雖然雙盤一小時已經十年,可是每次後半小時都是在劇痛中忍下的,每次煉完,衣服都被汗濕。

修煉以來,各種難受都上來,搞的那麼難受,這麼難受的,我明白這都是正常的,我很羨慕老同修們打坐時「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1],師父要求我們每個弟子都要達到這個狀態,老同修們是先吃了苦,修到那一層了,我這個後得法的也決心要趕上去,於是每天我就煉二次靜功,打坐的疼痛更是加劇,不管有多難受,每次都要堅持完一小時,上夜班幹完活,有時到了三點多,時間多,就睡一會,沒時間就不睡,直接晨煉。

我煉功人的身份在單位沒有公開,在工作中,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工作環境中需要點東西,我就自己拿錢去買,夏天蚊子很多,我自己花一百多元買了紗窗等,經常打掃公共衛生,工作之便,經常會收到一些財物,我都一一謝絕。

我的徒弟是大專畢業,由於受邪黨毒害深,我用了兩年時間才將他勸退。另一位同事對我說,他住的小區有人收到真相資料,那人要找物業調監控錄像,當時就被我的徒弟制止,他對那人說:「人家法輪功給你家發東西,是看得起你,你怎麼這糊塗。」那人當時笑著回去了。還有一位同事,體檢後高興地對我說:多年的高血壓和多種血液病都好了。這是因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工作環境在發生變化,由不聽真相,維護邪黨,到明真相,退出邪黨,人人都罵邪黨,是因為他們聽過真相,看過《九評》。

我以前是屬於不吃虧,也不容易吃虧的那種人,各種慾望也很強盛,在我遭受迫害期間,兄弟們獨佔了近千平米的廠房和生意,以怕受牽連為名,只同意每月給我一千元生活費,後來生意越來越差,我主動放棄那一千元的生活費。現在廠房要拆遷,也打算只給我很少一部份,本來屬於我的東西,現在變成這樣,真是業不由主啊!

雖然我明白這都是因為修煉才出現的,可還是放不下,不時的往出翻,我姪子好端端的一個小伙,工作好,工資也高,一夜之間走上賭博之路,輸掉幾十萬,弄的兄弟一家雞犬不寧,這件事我徹底明白和見證不失不得的法理。於是,對各種執著心也放的越來越淡。雖然邪惡對我經濟迫害,使我遭受了很大的損失,但是我每月固定從工資裏拿出一千元來做講真相的項目,買房欠下的債也快還完,現在真是無病一身輕,無債一身輕啊!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