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對待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快七十歲了。我一直在商店打工,經常利用工作之便向顧客講真相,勸三退。

二零零八年中旬,有兩個人來到商店裏,進來就說我的名字,我說:「我就是。」他倆說是來買貨的,我就讓他們選貨。這時,有人打電話,要我到庫房付貨,我就去了。

等我回來時,那倆個人在道邊等我,說:「你過來,我們是公安局的,來看看你,現在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啊,沒打壓時,天天去公園煉,現在打壓了,天天在家裏煉。因為我在大法中受益了。我不到五十歲,眼睛就花了,看書花成一片,甚麼也看不見,很痛苦。那時,還沒打壓,我就天天早晨,到公園煉功,沒幾天,眼睛就清亮了,不用戴花鏡了。從那以後,再也沒戴過花鏡,晚上燈下紉針,也能看見了。」我又接著說:「我十八歲那年,在家時背菜,給壓壞了,當時咳嗽、吐痰,痰中帶血。從那以後,累著一點,就前後胸疼,話說多了都疼,人快廢了,天天吃藥,一買藥就一大包,非常痛苦。從煉功以後,不但病好了,這十多年一片藥也沒吃,無病一身輕,我為得到這麼好的大法而感到自豪。現在打壓了,就天天在家煉。」

他們說:「國家不讓煉了。」我說:「國家的話就是永遠不變的真理嗎?(那時我也是黨國不分)那時說劉少奇是叛徒、內奸、工賊,都鐵證如山了,把他打倒在地,再踏上千萬隻腳,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劉少奇死後十二年,事還是這個事,人還是這個人,他咋又好了呢?」 「你別跟我說這個!」有個警察有點不耐煩了。我說:「那你讓我跟你說啥?」

一個警察說:「北京快開奧運了,你上不上北京?」我說:「北京都趕二級備戰了,連個蒼蠅都飛不進去,別說我了,你們也進不去!」

這時有顧客來買貨,我就去招呼顧客了。過一會警察就走了,以後再也沒來。

二零一五年一月中旬的一天,我在庫房忙著給顧客付貨,人挺多,我這小屋裏人快滿了。我平時就在庫房門上掛上真相資料,來人,我就叫他們看,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勸三退,庫房裏也放了一些資料,誰要看,就給他們看。

這天,我就忙著付貨,這時來了三個警察,穿著警服,沒搭話,伸手就撕我貼在庫房門上的真相資料。我看見了,就立即走過去手指著那個警察大聲說:「你給我擱那兒!你又接著誰的密令了!你們頭腦中還抵制大法?我告訴你,法輪功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周永康被抓、江澤民法網難逃!你們可別忘了,文化大革命後期,那些打、砸、搶的造反派,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這時屋裏的人都靜靜的聽著。其中一個警察說:「你進來說、進來說。」我繼續大聲說:「我在大法中受益了,老百姓就圖個平平安安。」

他說:「你認為這個功好就在家煉,出來宣傳啥?」我立即說:「我這麼宣傳,還有人頭腦中抵制大法呢,你們整了十多年了,整出啥了?我宣傳叫人人都做好人,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然後,我指著撕材料的那個警察說:「你說信真善忍有錯嗎?」那個警察平緩的說:「沒錯。」這時有一個警察說:「有人舉報你,跟我們走一趟吧,了解了解情況。」我說:「你有多大權力叫我跟你走一趟?我做買賣這麼忙,哪有功夫?有話就在這說。」

又一個警察說:「老太太,你家住哪兒?」我說:「告訴你我家就在××地你去找吧!」這時,顧客都在要貨,我就撇下他們去賣貨,他們就在那站著不走。

一陣的忙活,顧客也走的差不多了,當我抬頭看那三個警察時,不知甚麼時候走的。從那以後,他們再沒來過。

我貼在門上的真相資料是來救人的,誰也不能隨便揭,現在這些資料都褪色了,我要再貼上新的資料,來救更多的人。

以上的事,是我在修煉中遇到的,我能走到今天,全是師父的洪恩浩蕩,只要我們時時想著師父的洪恩,堅定正念,甚麼關都能闖過去。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