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清真相中修去執著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師父在經文中告訴我們:「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1] 師父不僅要求大法弟子修成圓滿,更重要的是救度在迷中的眾生,我就聽師父的話在救度眾生中努力修好自己。

給村委主任講真相

一次夢中,我被一群便衣追趕,穿過了幾個村莊,吃了很多苦,夢做了整整一宿,醒來感到渾身無力。丈夫則夢到,我被村委主任惡告,那人張著大嘴哈哈大笑,模樣很恐怖。我感到遇到問題不能繞著走。我以前跟村委主任講過幾次真相,他一直沒有表態,我為他著急。

因當地有同修被非法判刑,本地大法弟子撰寫了「致公檢法的一封信」。我和丈夫(未修煉法輪功)提一包茶葉去村主任家,將這封信給村主任看。丈夫先跟主任客套了幾句,我便插入了正題,講到善惡有報,講到大法洪傳,講到江鬼迫害大法,講到三退保命選擇未來……

主任聽完一震:「真有那麼嚴重?」我跟他講:「咱們相處這些年,你還不了解我?我也沒必要騙你,將來人做的一切都得償還(前幾天送過一本《江澤民其人》給他)。」最後,主任用化名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去主任家裏講真相之前,我不間斷的發了半個月時間的正念。在此之前,好幾次跟他講真相,都是在人多不方便的情況下說的,其實當時心裏一直不穩,還有面子心,怕別人說的心等。師父讓我們遇到問題不要繞開,主任終於三退了。

後來,我又找到了副主任,沒講幾句,他自己起了個化名退出邪黨組織。

飯店裏的故事

我和丈夫開了一個飯店,利用一切機會跟人講真相,來的都是有緣人。平時抓緊時間學法,因為師父說:「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2]我用真善忍嚴格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

有一常客就愛吃活魚。每次一進門就喊:「××,先把那個鯰魚燉上」。我想我是修大法的,殺生不是我應該幹的,於是跟丈夫說:咱不要再買活魚了,你看殺它的時候,剁開的肉還在動,真殘忍。小姑子每次殺魚的時候,嘴裏總叨咕,誰吃你找誰去。丈夫和小姑子都是與佛有緣的人,只是機緣還未到,一直沒走進大法來。漸漸的沒採購活魚,再也沒人點了。

來店裏吃飯的有外地司機,我一視同仁,從不多收錢,菜也是足量,熱情款待。瞅準時機向他們講真相。一顧客在別人跟前說:××真會做生意,不得不去她那兒吃飯。

修忍 讓親戚明真相

姑婆婆家的姐夫在村委裏任職,在村辦廠裏任負責人,又是邪黨黨員。一次跟他講真相,就衝了他的肝火,他朝我喊:「要是不腐敗,誰還來你的店!不腐敗,你喝西北風去!」腐敗的是中共體制,其實我還沒來得及給他講這些,是他自己心裏明鏡的。

一次,在飯店裏,幾位親戚吃完飯結賬的時候,姐夫突然劈頭蓋臉給我來一通。在酒桌上,我聽見他們不知為甚麼事產生了意見分歧,加上喝了酒,此時藉著酒勁對我劈頭蓋臉大罵一場。旁邊一起吃飯的一個是婆家本家的大哥,也幫腔衝我來,倆人的臉變成灰紫色。

我被他們罵懵了,倆人你一句我一句,唾沫星子飛到我臉上。當時還有很多的外人在場,他們不清楚事情的因由,以為我做了甚麼過分的事兒,表情異樣。我當時只覺得一片昏暗,胸口發悶,噁心。一句話說不出來,衝進屋裏,喊了一聲「師父」,放聲大哭。那一天都不知道怎麼過去的。

後來看到師父講的「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3]

對照講法,我忽然明白了,我已經不是常人了,心裏對他們沒有一絲怨恨,我是修大法的,就這點事兒還忍不了,不能跟他們一般見識,我要超出常人!

一天,姑婆婆家的姐姐頭疼病犯了,聽說跟姐夫吵架,一陣火上到頭上,不敢動飯,也不吃。姐夫怎麼勸也不行,好話說盡。我帶上師父講法光盤去他們家,勸說了姐姐一番。我跟姐姐說:你老是這麼頭疼,也不是辦法,人過日子哪能沒有磕磕絆絆,別往心裏去,把心放開些。人吃五穀雜糧難保沒毛病,相信大法能打開你的心結,在心裏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對你有好處。

過了幾天,我再去姐家,姐夫跟孩子都在,我趁機跟他們講三退,姐姐給全家分別起了化名三退了。一次在酒桌上聽見姐夫跟全桌人講自己已經退出黨組織了。後來有真相資料給他,就趕緊接著裝兜裏,我真為他高興。

再說說那個本家大哥,一早上,我帶上資料去他家勸三退,大哥二話沒說,用東勝、東利給自己和大嫂退出少先隊組織。

在講真相中提高昇華

二零一四年夏天高溫乾旱,我們當地五天逢兩個大集。連著三、四個集,沒遇到一個同修,我心裏開始抱怨。後來在學法中體悟到修煉是修自己,不能向外找。即使沒遇到同修,也不能放鬆講真相救眾生的責任。我一個人做的多與少,至少我在這裏發出的正念,能震懾另外空間的邪惡,清除干擾世人得救的因素,我感覺自己胸懷寬闊了,空間場純淨了。

後來一同修邀我一起出去講真相。我們倆互相配合,一個講,一個在旁邊發正念。有時候,配合講,一天下來收穫不小,勸退多少從不動心。雖然皮膚曬黑了,看到世人明白真相得救後的喜悅,值了,同時,修去了愛美之心。有時候,遇到世人對自己的行為不解:你還年輕,幹點別的,或者「你今年多大歲數了,怎麼也搞這個?」我不卑不亢語氣祥和告訴他:「我有事幹,只是在擠出時間來,跟您講這些,不要被中共謊言欺騙,天災人禍面前,人是無助的,善惡有報是天理,人做甚麼都得還,趕快三退,選擇未來。」講真相過程中,甚麼人都能遇到,不被世人所帶動,每到一個地方,先發正念清理空間場,請師父加持開啟智慧。

我跟一中年男子講真相。沒等我說幾句,他打斷我:「別說了,共產黨滅不了。現在整頓貪污腐敗,中國有希望了。」我為他的天真感到好笑:「大哥,這只是權力內鬥的體現,體制不變,治標不治本。中共高官比咱明白吧,現在正利用旅遊的機會,去國外退黨。咱一小老百姓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

正說著,一個高個男人一把抓住我的手提袋,我下意識一拽:「幹甚麼?這是我的東西!」抬頭一看,是一退休教師,我以前跟他講過真相。他說:「裏面還有甚麼?」我說:「這是我給婆婆買的褲子。」他笑了,我試探的問:「你想看啥?」見他期待的目光,我從包裏取出一本《九評》給他:「有這個,你看嗎?」他接過去趕緊裝兜裏,嘴裏叨咕:「這個得放好。」

這一幕被剛才聽真相的男子看在眼裏。我回過頭來對他說:「大哥,咱也做個正確選擇吧。只要你點頭,化名同樣好使,老天就看咱一念。」他點了點頭。他妻子也在旁邊,我對她笑了笑:「咱用玉梅這個名退出行不行?」她說:「我只入過少先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