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三月救人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我所居住的山城,是一個著名的旅遊城市,每年三月至九月間,遊人如織。尤其皇曆三月三、三月十五這些傳統的日子,上山、入廟、燒香、拜神、還願的更是絡繹不絕。

過去每逢三月三,我都與小組的同修到景點去講真相救人,每次都能勸退幾十人。今年我想,和大姐同修配合,一定要突破一百人。

三月三這天,早飯後,我和母親(同修)說:「媽,你在家發正念,我和大姐去救人。」

來到同修姐家,見門上塞了個紙條,上面寫著:我到某某景點去了。我扭頭直奔那裏,老遠就看到大姐在跟一個遊人講真相,我就在心裏默默的發正念。走到跟前只聽大姐說:「祝你平安」。那人忙說:「謝謝謝謝」。我跟著大姐往前走,她對我說:「來了」。我「嗯」了一聲,大姐又說:記上許愛軍退隊。我趕忙拿出紙筆記上了。

我和大姐邊走邊講,多半都是她講我發正念,穿插著做補充。我事先準備好了許多化名寫在本子上,一經勸退,馬上給出個化名,這樣不耽誤時間。勸退的間隙裏,我就和大姐背師父經文。

我們隨著人流來到某醫院附近,這裏大小車輛加上各色遊人,把公路堵了個水泄不通。兩個交警在疏通著車輛,汽車慢的像爬,我和大姐穿插在人車之間。交警在車前疏導,大姐在車尾講真相,我向前兩步,站在交警與大姐之間,遮住警察的視線發正念。我們從西擠到東,再從東往回擠,哪裏人多往哪擠。大姐把頭伸進小車裏跟司機講真相,彷彿置身無人之境。

擠過人最多的這段路,遇到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士,手扶著樹,好像身體不太舒服。大姐上前問候,漂亮女士說:頸椎不太好,有時會很難受。我遞給她一個護身符,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好起來。大姐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她毫無顧慮的說:「我入過團隊,名字叫薛麗,薛寶釵的薛。」

我倆來到一個泉水井旁,大姐在給一人講著真相,我在旁邊發正念。這時一個女士,把水桶放在我身邊的大石頭上休息,我想她一定是個有緣人,也意識到她喘口氣兒就會走,不能和她繞,就直截了當的問: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甚麼三退保平安啊?我就說:現在的人都變壞了,你看吃喝嫖賭、貪污受賄、殺人害命、坑矇拐騙、無惡不作的有多少。她點頭說:是啊,哪有不貪的官啊?我說:共產黨歷次運動害死了太多的人,壞事做絕要遭報的。她點頭稱是。我說:現在天災人禍多,不久還有更大的災難等著人,只要加入過中共的組織就會跟著遭殃,只有退出才能得到神的護佑。她應了一聲。我問:你是黨員嗎?她說:我是黨員。我說:退出來吧保個平安。她說:行。說完提起桶就要走,我趕緊問:大姐貴姓?她說:我姓孫。我說:神只看人心,小名化名都行,就用孫姐這個名字退吧?她說:行。

這時大姐也勸退了那個人,我們又給一對夫妻勸退。我勸妻,大姐勸夫。妻子退了,丈夫也很贊同大姐講的真相,卻一口咬定甚麼組織也沒有加入過,我們只好走了。勸了一圈來到一個路口,我們又與這對夫妻相遇了。大姐說可真是緣份,那個丈夫也說見面就是緣份。大姐說:大哥啊,真的是為你好啊,你可別不聽勸啊,共產黨說完就完了,你現在不退,到它完了,你想退都沒處退了。我接著說:是啊,看你就像個當幹部的,怎麼會甚麼都沒有入過呢?真的是為你好啊。大姐說:點點頭表個態就行啊。也許是我和大姐的真誠打動了他,他點著頭說:行,退出來吧!

上午勸退的最後一人是個退了休的女士,她帶著一個七個月的孩子,在路邊休息。姐一給她講完,她就說:「我不是黨團員,我曾是少先隊員,叫張愛華,給我退了吧,我可碰到你們了,謝謝太謝謝了。」我忽然覺得,為了這一天,她還不知道等了多久了呢。

大姐感覺有點餓了,我們準備回家吃飯。她說:我這還有一張名單,早晨發完六點正念我就出來了,這是你來之前我勸退的。這時我才知道,大姐連早飯都沒吃就出來了。我接過名單數了一下,十四個人,頓時感到大姐那顆救人的心是如此的聖潔。

回家路上,見一殘疾人趴在路邊要錢。一中年男子走過,順手從口袋裏掏出一張五角紙幣,走回來給了殘疾人。我正好目睹了這一幕,就對中年男子說:你很善良,能同情弱者,同情殘疾人。接著就給他講真相,講共產黨是迫害善良的惡魔;講上天在救人的緊迫,勸他退出中共保平安。也許是我先誇獎了他,說甚麼他都贊同,但就是不肯三退。我反覆講,他就說:我們也是救人的。我就問:你是幹甚麼工作的?他沒有直接回答,只是用手揭起一扇衣襟向我抖了抖。由於天熱他外面的制服沒繫扣,裏面一件白襯衣,這時我才發現他原來穿了一身警服。我說:「哦,原來是警察啊,警察也有了解真相的權利,我告訴你啊,你可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可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人。」他說:知道。我就說:都知道了還不三退?他只是笑仍不表態。這時一中年女士朝我們走來,口氣很強硬的說:幹甚麼的!幹甚麼的!警察說:哦,她是那個嗯,啊。他硬是沒說出法輪功三個字,原來他們是夫妻。我面帶微笑的掏出兩個護身符說:送你們兩個福,記住上面的話,常念會得福報的。旁邊一老年婦女問:是甚麼啊。我趕緊說:大姨我也送你一個。這時警察說:不用了,二姨,我這個給你。原來他們是一家人。

我繼續勸警察夫妻三退,他們默不作聲。我就問:你貴姓?女士搶著說:我們在外從不報姓名。她防備心很強。我說:沒關係,神只看人心,化名小名都行,只要表個態就可以了。他們只是笑而不答。這時我該拐彎了,就說:祝你們早日三退保平安啊。夫妻二人都說謝謝。我沒能把他們勸退,感到遺憾,但他們面對勸退沒有表現出任何惡意,也是良知未泯,但願他們在以後的機緣中能夠退了。

午飯後,掏出上午勸退的名單一數,是七十三人。這時,女兒在客廳裏喊:媽,你下午不是還要去救人嗎,你還不快走?我明白這是師父借女兒的嘴在點化我,讓我別執著那個數字,快去救人,救人越多越好。我急忙趕到大姐家,同修W已在那裏,要跟我們一起去講真相。

我們邊走邊背誦著師父的經文,來到公交車站點,勸退了兩個等車的;路邊花園裏勸退了兩個遊玩的;W同修在路邊勸退了兩個走路的。我們又分別跟三個人講,我和大姐很快勸退了兩人。

剛把這兩人名字記上,一抬頭,對面來了一輛警車,急匆匆的停在了我和大姐剛才講真相的地方。車上下來三個警察,走進人群中轉悠,我和大姐一對視就明白了,馬上發著正念往西走。到大路上回頭一看,W同修沒跟過來。我說我去找她,大姐急忙說不要走原路,我就從大姐指的那條路上往回走,到處不見W的蹤影,後來知道她避開警察視線回家了。

我和大姐繼續西行,那邊還有一個景點。路途上,來來往往的遊人不斷,先後碰到四個問路的,我和大姐就順便給他們講真相,勸退了其中的倆人。

下午四點,我和大姐講著真相往回走。到家數了一下名單,三十七人,連上午勸退的,總共一百一十人。

陽春三月,風和日暖。我和同修大姐更加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加倍努力,去救更多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