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走出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我深知:就我的性格特點,如果不是師尊安排同修,苦口婆心叫醒沉迷的我,我很可能失去這萬古機緣。若不是師尊慈悲,為我消去千百年來形成的累累業債,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呈現,我是很難走過烏雲壓頂的艱難,走入修煉的。

一九九七年,三十歲的我疾病纏身,風濕性關節炎手骨節都有些變形了,針灸、點滴,八百多元一副藥酒,三千多元一療程湯藥,手冷水、熱水都不敢沾,針扎骨節般痛;還有心臟病、神經官能症、慢性胃炎、眼痛不能看書看電視,心力交瘁。

九八年同事麗姐喜得大法,無病一身輕,天天向我講述大法美好,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受無神論影響,直到九九年四月我才捧起《轉法輪》,當時是出於情面。恩師慈悲,在我看書後不太長時間,我的手奇蹟般的敢沾涼水了,一身疾病不翼而飛,體重由九十斤逐漸上升到一百一十斤。

講真相 走出困境

二零零八年二月,我與同修去離家六十多里地鄉下發真相資料,在去的途中,我頭腦一片空白,發資料時腦海中映出「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當時我不知道咋想起的這句話,也想不起這兩句話出自哪裏。發到第二個村屯時,被人構陷,警車開到身邊,村裏圍過來一大幫人,說甚麼的都有。心裏不穩,和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僵持不下。關鍵時刻同修手機響了,打來電話的家人恰巧與警察相識,講明真相情況後,打車把我們接回家。

二零零九年,媽媽病重不能自理,靠打氧氣維持。我到鄉下去照顧媽媽。來到鄉下,我想我不能被困在屋裏,也許是神叫我救度這一方。我趁媽媽安穩小睡時出去講真相。一天集市,我出去一個多小時,回來後,看到媽媽氧氣管拔掉了,口吐唾液,毛褲都尿濕了,直挺挺的躺在炕上,我沒有害怕,在心底發出堅定一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求師父幫助弟子!我抱起媽媽呼喚她的名字,哥哥拍打她的前胸,汗流浹背。屋裏聚滿了人,張羅給媽穿壽衣,辦後事。大約半個多小時,媽媽醒過來了。幾年前,媽媽重病醫院已無法治療,後來媽媽聽師父講法,煉功,生命延長至九十歲離世。

失業在家的丈夫,著急上火,高血壓發作患腦出血病入院,院長說:已錯過最佳治療時期,如何如何,但丈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很快恢復。由於不注意保養等原因,兩年後舊病復發,去世。半邊天坍塌砸向了我,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

在丈夫去世不久的一天,到站下車後,倍感頭腦昏重,身心疲憊,無法講真相。去哪呢?單位沒開門,又不想去打擾同修,那時我感到:天地之大沒有我的容身之處。迷茫中我蹣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半路上碰到一位中年婦女,遇到是緣,跟她講真相,講到災難多,保平安。她很乾脆的大嚷著說:是呀!你看現在人多脆弱呀,問我說:「你多大歲數啦」我說:「我四十五歲」。她說:是呀,像你這個歲數的,說死就死了。(去世的丈夫與我同歲)。我繼續給她講法輪大法好,為甚麼三退保平安,最後她退出了少先隊。我知道:是阻礙她得救那個生命,利用她的嘴刺激我傷痛的人心,往我傷口上撒鹽。可我有偉大的師父,呵護我受傷的心不再被刺痛,不放棄救她。幾個月後,同事的親人去世了,觸景生情,我流淚了,領導讓我回家。我想今天還沒救人呢,走出單位門口,從心底湧出堅定的一念:甚麼也阻擋不了我救度眾生。來到商場門口,師父把有緣人推到我面前,那天退了八個人。我只是有這個願望,一切真的都是師父在做。

那時,我居住在離家十幾里地處陪孩子上學,坐車半個多小時到單位。大多都是早晨,到街頭、公交車站講真相。同修鼓勵我,陪我學法、交流。我知道 :舊勢力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不能讓師父再為我操心了,我要振作起來!除特殊情況外,沒有耽誤講真相救度眾生。有時頭昏腦脹,半個多小時也打不開局面,我想總有我要救度的眾生,講清一個真相後,身心就會清朗起來。那時講真相是我唯一的樂事。在師尊的呵護下,我走過了那段艱難歲月。

為眾生覺醒而欣慰

去年三月份,我地有四位同修發資料時被綁架,同修悟到,用徵簽的方式營救同修,以此為契機救度更多的百姓。開始時心裏犯難沒想去簽,後來想到救度眾生的責任,就有了要做的願望,隨之一位正義善良的老人走進我的思維,怎麼跟他說?一念打入我腦海:「用心去做」,我豁然開朗。

第一位簽名的是一位退休老幹部,交談中得知他已經三退了。講完同修被迫害情況後我說:如果您是法官您能把好人冤判入獄嗎?他說:不能。您不是法官,沒有這個權力,但您有一個說句公道話的權利。您認為好人不應該被關押,支持同意無條件釋放,還好人一個公正與自由對嗎?他不斷地點頭示意。那您能給簽個名嗎?他很從容地簽了名,很自然的按了手印。我體會到:自己沒人的觀念,眾生也沒顧慮。我們的場制約著常人。同時我體會到了不帶觀念法給智慧的理。

第二天早八點來鐘,給一人講真相勸三退,徵簽他都很接受。讓他簽名時,他說已經簽過了,剛才在兩個老太太那簽的。一連三個人都簽過名了。我心想老同修真早啊。要是早點這名就簽到我的表上了。瞬間我意識到了這是求個人所得,名利之心體現出來了。我發出一念:解體它,以純淨心態救人。

遇到一位外鄉人,五十一歲。腰椎間盤突出不能打工了,要回家。講給他大法美好,勸三退,勸慰他保重身體,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心為他好,他感受到了。簽完名後一再表示感謝。我對他說:我也替我的同修真心地謝謝你!但您得到的將是天賜洪福。人在做天在看,幫人就是幫自己,種善因得善果,善惡有報是天理。您的正義和良知已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又一位五十一歲的男士,豪爽地說:我簽名。邊按手印邊說:這不犯法,正義嘛!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從不坑人不害人,我家三個孩子都是大學生。

有位七十多歲老人說:我簽名支持,別讓她們再蹲著了。人應該站在正義這邊,中國現在缺少的就是正義。

印象很深,一位八十多歲有學識的老大娘,看上去年輕硬朗,乾淨俐落。聽完真相後,認認真真的寫上自己名字,用大拇指鄭重地按上一個又大又圓的紅手印。爽朗的說:「這是上天的點化啊,要不咋這麼巧碰上你了呢?從我奶奶那輩就信佛,好人不應該被關押,好人應該健康長壽!」

我為眾生覺醒而欣慰。眾生的正義感又鼓勵我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