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機緣錯過十五載 一朝醒悟緊跟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我接觸大法很早,因為我母親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學法小組還設在我家,但當時我很年輕對世間名利情的追逐使我和大法擦肩而過,在人世中沉沉浮浮,一晃十幾年就過去了。也許是機緣成熟了吧,二零一一年我從南方打工回來後便萌生了修煉的念頭。

剛開始學法不入心,打坐單盤都盤不上,身後得靠個墊子,不然就仰過去了,媽媽總覺得我是新學員,所以對我也沒甚麼太高的要求。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要上學,可是道路非常泥濘,不好走,這時過來一個女士說:你要想上學我可以天天騎電動車送你。醒來也沒明白甚麼意思。結果第二天來了一個同修帶我去她家學法,同修的年齡雖然比我小對我要求卻很嚴格,我們用了一個夏天把師父的所有講法(四十四本書包括新經文)學了一遍,我在法理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僅僅兩個半月的時間我就能雙盤了。

隨著不斷的學法實修,我意識到要做到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就必須三件事都要做好。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我找到了一個很滿意的工作,在大商場賣珠寶玉石飾品,而且是上下午倒班,這樣我就有時間修煉了;同時我發現這也是個講真相的好環境,因為現在人都想身體健康、求財避邪、保平安,所以就買一些避災避難的飾物戴在身上,這正好給我講真相提供了切入點。

下面講一下我在講真相中的幾個小故事:

(一)

一日來了兩個小伙子要編手工繩,我就一邊編繩一邊和他們聊了起來,談到買玉器的大多都信佛,又從信佛談到法輪功,這時其中一個年齡小一點的搶話說:我有一次和幾個朋友回家,看到一個男的在往我家門上貼光盤和小冊子,我上去就給他好頓打。我聽了心好痛就說:「你不要這樣對待他,他是在救你,你想想這大熱的天,誰不知道在家吹吹風扇躺著舒服,可他為了救人樓上樓下的發光盤、送真相,他圖個啥?你還打他。」

他聽完後低下頭說:「我們打完他後,進屋看看他發的光盤是甚麼,原來是一個晚會,你不知道演的可好了,比春晚可好看多了,好多神佛都飛上天了。」他說的很興奮,我一看他還相信神佛的,就跟他講:「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而且是大範圍的,這就是老天要淘汰人了,為甚麼呢?因為現在共產黨的官員已經達到無官不貪的程度了,全國上下貪贓枉法、草菅人命層出不窮,人無德的時候老天就要收人了。過去老人講許願還願,特別是誓言不可隨便亂發,還記不記得我們上學的時候戴紅領巾、入團、以至以後的入黨都要舉手宣誓:要把生命獻給它,為它奮鬥終生。它現在這麼腐敗,咱們可不能作它的陪葬品……我們一定要退出來,收回誓言。

他倆認真的聽完後高興的退出了團隊組織。臨走時我告訴他們以後要善待大法弟子,他們有點不好意思的對我說謝謝。

(二)

一次,一位女士來到我的櫃台前說:「我不買東西,我在這兒坐會兒等人。」我想這不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嗎?我就和她聊起了現在的社會現象,她非常有共鳴,甚麼假貨泛濫,甚麼食品安全問題,甚麼人沒有誠信等等,最後我們說到了共產黨的謊言、暴政,帶動著人民群體道德下滑,講到天安門自焚事件時,她立刻說:「我知道我知道,我有一個要好的同學,在北京拍電影很有名,去年回來跟我們說過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他們拍攝的,說是採用的高空攝像頭拍攝的,身體燒焦的部份那段是電腦合成的。拍攝組的人誰也不敢說出去,不然工作就沒了。」

我跟她說:「你知道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吧,他們不只是貪污腐敗,真的內幕是活摘法輪功弟子的器官販賣,還把屍體做成標本展覽牟取暴利。」她聽後很相信,最後給她做了三退,臨走時我告訴她一定要把和我說過的自焚真相告訴她認識的人,讓人們知道真相,這樣做會有福報的,她很高興的說:好。

(三)

一天上午,一位男士來我櫃台要編一個有點複雜的手工繩,而且很急,中午十二點半就來取,我當時正在盤點,很忙,就想讓他去別家編,告訴他說不行太急了,沒時間。他說:我給你一百元(編那個繩要五十元)。我當時有點動心,突然想到這不是貪心嗎?這哪是大法弟子呀?看他著急的樣子,便決定放下手中的活給他編繩,而且只收他五十元。他很高興,說我很善良、不貪心。我就藉著話茬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當時一愣,但最後還是退了黨,然後他就走了。

中午十二點他就來了,看我還在編,就在一旁等著也不吱聲,我就笑著說:「你可來早了。」他就說:「姐,你上午跟我說的事可得注意安全啊,你知道我幹甚麼的嗎?」(直覺告訴我他是個警察)我說:「你是警察。」他說:「你怎麼知道?我也沒著裝呀?」他告訴我他是緝毒大隊的大隊長,當初上北京上訪的人太多,他們還去幫忙來著。我告訴他要善待大法弟子,他說知道了,還要我一定要注意安全,現在便衣很多。這我才知道他提早過來就是要告訴我這些的。

後來他不管到商場買甚麼都會過來跟我打個招呼。我看著世人能得救真的感到很欣慰。我現在基本上能輕鬆自如的講真相,而且也把我的工作環境變成救人的場所,雖然還存在著一些阻礙,但我想師父既然說我們是主角,那我就一定要唱主角,同時圓容好周圍的一切。

我身邊都是學法很久的老弟子,有些在她們眼裏很好過的關對我來說卻很難,我深知我錯過的太多了,所以也只能咬牙過去,但有些事情還是做的不盡人意。想到師父為我們付出和承受了一切,卻把威德留給了我們,還有甚麼能阻擋我們的呢?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