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夜父親的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退休前,父親是國有知名企業某單位的邪黨支部書記,說話就像作報告,甚麼事經他口出來就是:一要怎樣,二要怎樣,三要怎樣,勸他退黨可費了周折。

也許是父親這一生經歷的運動多了,出生時趕上抗日,接著打內戰;該上學時家裏孩子多沒錢念書,年輕時趕上三年人禍大飢荒,工作時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六﹒四」目睹了坦克機槍對準青年學生,沒消停幾年,邪黨又開始迫害法輪功……這下父親可急眼了,因為我修煉法輪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就沒有睡過安穩覺。

父親看過《九評共產黨》,說書寫的全對,但他又說,共產黨是甚麼玩意,上哪跟它說理去呀,專門迫害好人,沒理還攪三分哪,永遠偉光正,你雞蛋往石頭上碰。父親的擔心不無道理,直到我因為去北京天安門講真相,要求還我師父清白,把我綁架勞教,父親經受不住打擊,血壓升高,被送進了醫院,大夫說有生命危險,母親也很著急,就跟他說,孩子在家時,不是告訴你了嗎,危難時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你在心裏念別人也不知道。

父親出院後,在家偷偷看《轉法輪》,母親回來他就把書藏起來。有時他跟母親說:「我算甚麼父親,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老淚縱橫。他是邪黨黨員,知道邪黨有多壞,經歷了這些事,父親早把邪黨看透了,不知它還要害幾代人,父親心灰意冷了,把邪黨退了,我回來時,看到父親瘦了四十多斤。

回家後,每逢過節或中共認為的敏感日,警察上門騷擾,父親就把我保護起來。有次警察敲門,父親把我藏在衣櫃裏,智慧的把警察趕走。父親也有犯糊塗的時候,那天他買菜回家,和鄰居聊天,發現車筐裏的大法真相資料,當著鄰居的面把真相資料撕了。回來和母親說了此事,我知道後告訴父親,撕大法真相資料是造業,是要遭報應的,得發聲明向我師尊承認錯誤。他說怕鄰居懷疑是我發的,做給人看的!後來,他就不這樣幹了。有次不明真相的樓長把同修發的真相光盤收集一起,給了收破爛的,父親拿過來看是《九評》,就把光盤放到收破爛的工具箱邊上,有緣人拿回家,還能得救哪。

父親知道法輪大法好,行為上也用大法的法理約束自己。廟裏的和尚送他一張甚麼像,讓他掛在家裏,他沒掛,說我不喜歡,不二法門。父親也花真相幣。我把真相幣給母親,父親買菜跟母親要錢,母親就給他真相幣,他看上面的字就念一遍,然後就去市場了。

今年過年,吃年夜飯,全家十幾口人到齊,父親很高興,分賓主落座,父親舉起酒杯,全家起立,父親說:「我一生經歷的運動多了,但我從來不參與,也沒打過人,得了福報,同事選我當領導,當了一輩子清官。做人就得『真善忍』!真,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善,那就是善良、做好事;忍,就得忍耐,有涵養,退一步海闊天空,『真、善、忍』是真理,是信仰,是做人的準則。」全家為「真、善、忍」乾杯!

大年夜,全家人沐浴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佛光普照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