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話是去掉怕心的法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肯定了訴江後,我就向家人同修提議寫訴江狀。家人同修當時有些顧慮,還有一些怕心,便說等等再說。但我還是把訴狀寫好了,放在文件夾裏。後來,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了有的同修向「兩高」投了訴狀,便迅速打印好了訴狀,徵得她的同意,親自到郵局用快遞向高檢投遞了訴狀。因為家人同修多次受到迫害,而我並沒直接受迫害,所以我當時就沒有投訴狀。過了兩天,我想,這是不對的,儘管我沒受直接的迫害,但也是受害者。況且,江澤民針對大法弟子發動了前無古人的迫害,犯下了「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等十大罪狀,我們不應起訴他嗎?而且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師父肯定了的,那我們就應無條件的去做。於是,我在五月二十六日也寫了訴狀,在郵局通過快遞寄給了高檢。我還先後幫十幾位同修寫訴狀,並打印出來,教給他們如何郵寄。

在十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們院長打電話,讓我到他辦公室去一下。我去了後,他介紹國保大隊長找我了解一些情況。國保大隊長問我訴江了嗎?我首先嚴正聲明他的行為是違法的,然後堂堂正正的回答他訴江了。我們院長以為我沒有寫訴狀,當他聽我說寫了訴狀時,便搖頭嘆氣,我就感到了警察是來者不善。我沒有怕心,當著國保大隊長和另外幾位警察,還有幾個院領導講了真相。國保大隊長問,其他人的訴狀是誰寫的、誰打印的,我說訴狀都是我寫的,我打印的,並毫無畏懼的在詢問筆錄上簽了名。

後來,這些訴江同修都被派出所警察上門詢問過,警察告訴他們,說某某(指我)承認訴狀他一個人寫的,也是他打印的。得知所有同修都是這樣說的,我心裏便有了一些擔心。因為國保大隊長和派出所警察反覆問過這些同修是誰組織誰帶頭訴江的,我害怕警察會再回過頭來迫害我。那幾天,心裏很是不安。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師父說的:「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1]這句話,心裏一下如一塊巨石落地,一下就沒了怕心。從那以後,我便時常在心裏默念這句話,從此再也沒有怕心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大曝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