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退二十 修煉如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從冤獄歸來,自感狀態一直沒有調整過來,尤其是救度眾生之事,曾經低迷了很久,達幾個月,心裏很著急。去年初,我通過認真向內找和加強學法,再次深刻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的使命、時間的緊迫、師父的承受和眾生的期待,終於下定決心,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

於是,我通過「問」(周圍做的好的同修怎麼做,並一同上街看他怎麼做,對我觸動和啟發很大),「搜」(上明慧網,搜索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文章學習),「思」(把各種方法溶在一起,認真思考,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一種辦法),「演練」(然後在家裏,對著鏡子,模擬練習,把完整的一套講真相的辦法、可能遇到的問題和應對方案話術都反覆練習,滾瓜爛熟),「實練」(每天出門講真相勸三退,不斷完善自己的話術和勸退辦法),在很短的時間裏,取得了明顯的效果,從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起,三退人數從四人、五人、十人、二十多人、三十多人、四十多人,最高有天達到了六十五人,去年全年退了四千七百多人,平均日退二十一人。

看到大紀元三退人數每天十萬,想想大陸大法弟子至少是一千萬,相比而言,這個三退人數應該是很低的,我心裏也很著急,再加上和同修交流,他們也認為我的勸三退方式很好,應該值的更多的同修借鑑,所以我抽時間把這個方法寫出來,拋磚引玉,希望能對同修有所幫助和啟發。個人體悟,層次有限,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一、法理上理性的認識和提高是講好真相前提和基礎

總結自己勸三退的經驗,認識到自己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目地和責任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是正法修煉,不是個人修煉,不是為了個人的圓滿解脫,是有著重大使命和責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作為大法弟子唯一的真正目地。

師父告訴我們:「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1]

前幾天,我悟到,今天講「證實大法」應該還有這樣一層含義:證實在這宇宙蒼宇大穹在末法末劫時期,一切法都不行時,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蒼穹於壞滅,才能救度無數宇宙蒼穹之無量眾生;師父講:「那麼個人的修煉就只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必備基礎了,助師與救度眾生、證實法才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才能兌現史前的誓約。」[2]宇宙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這救度眾生的一瞬間準備的,我們能不抓緊嗎?能懈怠嗎?能敷衍了事嗎?

法理上的認識提高是我做好三件事的基礎,可能認識寫出來,好像大家經常看到、都知道,而我當時的提高真切的只有我自己才明白,我經常看到師父講救度眾生的講法,常常莫名的流淚。我每天都會為救度眾生的事很著急,一切都是圍繞著救人的事轉,為了救人,我督促自己不要偷懶,必須學好法(每天爭取學兩講),煉好功;為了救人,我每天都出門,現在每天早上和下午出門兩次;為了救人,我經常琢磨自己講真相的話術,怎樣簡潔明瞭、乾脆俐落在幾分鐘內勸三退。

現實中,我也看到了不少同修很懈怠、麻木,缺乏「修煉如初」[3]的激情,每天就是按部就班的做三件事,發了真相資料,發了神韻光碟,發了彩信,發了信件就算是做了三件事,的確,都是救度眾生應該做的,但是做這些事的根本目地是救人,救人就必須讓人三退和明白大法好,十多年來,你也發,我也發,發了很多的資料了,但講了多少,退了多少,很多同修認為發了,就給他打了個基礎,但你不勸退,我也不勸退,那最後一個最終目地──勸退,誰來做?靠常人自己退的會有多少?即使經過多人打基礎,他退了,是不是人力、物力和時間的不合理的利用?為甚麼我們在發資料的同時,不盡力當場促成他退掉,實踐中,很多常人在接我的真相資料後想離開時,經過我的努力挽留,是當場退的,畢竟時間是很緊迫啊!師父都一再說了這方面的法,正法很快就要結束,不抓緊退,能行嗎?

我們是在和時間賽跑,在和邪惡搶人,所以我認識到為了救人,我不能滿足於發了多少真相資料就完事,努力做到讓他先退了再看,儘量避免先看再退,從法理上看,不退,就是還有共產邪靈的操控,雖然很少,但還是邪靈為主,很可能回去一忙,看可能會成為託詞,而一退後由正神接管,就事半功倍了。所以我講真相是以勸退為中心、為最終目地,我會盡最大努力把眾生留住,甚至可以用上「拖」字來形容,讓他聽我講、介紹,為當場三退創造機會,為眾生負責就是----勸他退出邪黨及其附屬組織。

二、真相資料的選擇

真相資料是我們講真相的道具、法器和助力,真相資料很多,我選擇的資料要求全面:應包含大法真相(自焚偽案、四二五、活摘、大法洪傳世界等基本真相)和三退浪潮,資料也是能彌補三、五分鐘講真相三退導致眾生不甚明瞭的不足。

經過選擇和考慮,最後定了三、四種:「為甚麼勸你退黨」小冊子、「三退與平安」(特刊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九評》光碟(自帶翻牆軟件)、護身符。

「為甚麼勸你退黨」小冊子很全面,更主要的是我要利用其中間頁圖文並茂對文革的講述,揭露中共歷次運動的邪惡,容易引起常人的共鳴,為我進一步講做好鋪墊;

「三退與平安」的選擇有兩個目地:1、因為小冊子「為甚麼勸你退黨」中的「退黨」二字對剛剛接到資料的常人會很刺激,可能我還來不及開口就拒絕聽我講,所以我選此「三退與平安」單張把小冊子包起來;2、此單張傳單標題很好,「可貴的中國同胞:上天在救人 你看懂了嗎」,很吸引常人的目光,標題下面就是貴州藏字石的圖片,正好是我勸三退時,把常人從對開始講文革、引起他對共產邪惡認識的共鳴時,以此圖片過渡到天要滅中共,引出我的勸退話題(具體的我會在後面重點介紹)。

《九評》光碟也有兩個用處:1、常人同意退取得化名後送出,2、在常人拒絕時送出九評光碟,作為我第二次引起對方興趣,從而引出我再次勸退的道具;至於說護身符,大家都知道是常人退出後並對我們大法認可的我才送出。

三、勸退時意願要強,用慈悲心、用善心去盡最大努力,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面對面送出資料,很多時候對方接過資料就匆匆而去,或者丟下一句「我看看再說」。我就想辦法把對方拉住(當然是用語言),想辦法按我的節奏方式和他講一遍,再勸退,如拒絕時,我會創造機會,反覆勸,實在是不行,臨走時也不要灰心或埋怨,應該是為他感到可憐、可惜,從而慈悲的帶上正念,送上祝福,希望下次再見(比如說「如果下次見面,你一定要收看我的真相資料哦!」)

意願強,用常人話講就是做事「有激情、有熱情」,用我們修煉人的話講就是要「要用心去做」。我每次發正念時,打蓮花手印時,我都會加上一念「徹底解體阻礙眾生明真相、三退、接真相資料的一切邪惡,讓人明白的一面主宰自己,在路上等著我來」專門發正念。

四、三~五分鐘當場勸退的思路

1、接觸時,首先是根據當時的情景,通過幾句話的寒暄,融洽一下氣氛;

2、尋找到一個話題讓對方產生對共產邪惡認識的共鳴(話題盡可能是沒有太大的爭議的,比如文革話題,連中共邪惡也認為是錯誤;比如貪官腐敗,也是很容易引起常人共鳴的話題),不要講太多,有了共鳴就要轉到下面的三退了;

3、轉到貴州藏字石的話題,引出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4、問他是不是黨、團、隊員,勸其退出;

5、問他姓名或取化名;

6、其它動作,比如送九評、護身符等,祝他幸福、平安,告別。

整個過程乾脆俐落、不拖泥帶水。

五、唱主角,講真相、勸三退──勸退模式介紹

經過幾個月的面對面講真相勸退,我不斷的總結、修正,形成了一套相對固定的講真相勸三退的模式(我甚至認為有點像功能似的機制),整個過程我是要用正念控制,唱主角,始終帶動常人圍繞著我的思路在走。我把過程盡可能的全面的介紹出來,因為口頭語言轉成文字表述,可能會看起來有點不習慣,但為了更好的描述,我覺的還是盡可能的保持原貌。

(一)接觸階段:

1)可以先寒暄幾句,融洽關係。比如:

大爺,散步啊!鍛練身體啊!大哥,下班啦!大爺,帶孫子啊!小孩好可愛啊!(可以逗逗小孩);遇到正在上班的工人,可以說:大哥,辛苦啊!如遇到環衛工人:大媽,好辛苦啊!戴個口罩啊!等等,幾句話拉近距離。根據情況,主要是感覺對方不抵觸時,有好感時,就要考慮馬上進入下一個環節,否則真要變成陪人聊天了。

我在電瓶車上常備一些工具,遇到路上有漏氣補胎的,可以主動上前幫他一下;對方有困難時,比如車跌倒了,上去關心一下,幫他把車扶起;上坡時幫人家推車子;別人問路時主動上前或者自己找藉口問路,都是很好的和人家搭上腔調辦法,如果給了對方幫助,你下面講真相會很順的。

2)直接切入主題。我主要是騎車騎到馬路邊的對像旁邊,平行時,我經常跳過寒暄(主要是看情況,別人在匆匆走路或沒有甚麼好的藉口時)直接切入主題,大方的說道:大爺,大爺,請問三退手冊看過嗎?大爺,大媽,你們好!三退保平安的事聽過嗎?(對方坐在馬路椅子上休息或談話時):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請問三退手冊看過嗎?你們好!,打擾一分鐘,請問三退保平安知道嗎?大哥,翻牆軟件用過嗎?大爺,休息啊!來!送本書給你看;朋友,你好,九評看過嗎?

一般來說,對方會感到很茫然,以為我是問路的或者不知我在問路甚麼的,「三隊?」等等,總之是不知我有甚麼事。

(二)說明過程:

1)這時,我馬上從挎包裏(包是掛在車前或背在身前)迅速拿出用「三退與平安」包好的「為甚麼要勸你退黨」小冊子,送到他面前,但不要現在送給他(所以手上要帶點力,防止他拿起就走),說:看過嗎,沒看過吧,送給你看,免費的!

2)馬上打開小冊子中間頁(是裝訂針頁也好打開),正好是講文革,指著圖片對著他說:我跟你簡單介紹一下,這是講中共歷次運動:土改運動、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反右運動等等歷次運動,迫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

3)停頓一秒鐘,讓他有個簡單的接受過程,馬上合起,指著單頁上的藏字石圖片接著說:現在(甚麼情況呢?)在貴州掌布鄉發現一塊大石頭裂開了,(邊說邊照圖片比劃裂開的動作)現出六個大字,放大來,你看「中、國、共、產、黨、亡!」(亡字要加重語氣),停一秒又接著把書送到他手中說「你拿回去好好看看(慢慢看)。」

4)只要他接了書,不明確表示反對,我馬上問到:「大爺,你是不是黨員?」(如不是)「那是不是當過團員?」(如還不是)我邊用手在胸前比劃個紅領巾樣式說「那小時候紅領巾總戴過吧!」只要對方一回答,我就馬上說到:「趕快退了它,共產黨幹多了壞事,天都要滅它了」或「天要滅中共,趕快退了它。」「共產黨幹多了壞事,要遭天譴(報應),黨團隊都要退,否則要跟它遭殃。」「網上已有二億二千萬人退出來邪黨,趕快和它劃清界限。」(用一句話就可以了,如他有問題,再簡單解釋下,話不要多,要簡單明瞭。)

(三)只要他點頭,馬上問到「大爺,你貴姓?」(如他說姓張)「大爺,我給你取個化名,張平,平安的平,祝你平安,退出。」如是兩口子,一張一李,就取「張幸和李福,祝你們幸福!」

(四)只要他點頭,馬上從口袋裏摸出《九評》光碟,問到:「大爺,家裏有沒有影碟機、DVD或者電腦,送個光碟給你,影碟機、DVD或者電腦都可以放。裏面還有翻牆軟件,可以打破網絡封鎖,看到國內外真實消息,」之後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對方很認同大法,再送上護身符,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五)分手時,我一般說:「大爺,東西收好,回家慢慢看,慢走哈!(祝你健康!)」

這是我勸退的一條主線,為甚麼講是主線呢?因為實際情況是很複雜的,在每個階段,對方可能都會提出疑問或者拒絕,我始終是保持頭腦清醒的唱主角,簡單回答他的疑問後,馬上回到主線上來,繼續我的步驟,這點非常非常關鍵。常遇到的情況是:

1)對方不要、不看、不聽,或聽我講後不接,這種情況,我會再努力說幾句「看看嘛!了解一下真相。」「回家慢慢看嘛!」「免費的,免費的。」「中央高層都在看」「很多人都在看,了解真相,人要活的明明白白,不糊塗!」講完後,馬上翻到中間頁說:「這是講中共歷次運動……」(回到主線);還是不想看,「不要?沒事,我和你講一講怎麼回事」,馬上翻到中間頁說「這是講中共歷次運動……」(回到主線)(確實有不少人沒要資料,但被我勸退的,退後可以再次送給他試試);如果還是很堅決不要,路上行人多就說:「不好意思!打擾你了,你慢走!再見。」師父講對人要善、不要觸動他的負面因素。慈悲不是裝出來的,萬不可心裏有不好的念頭(氣憤不平啊,報應啊,沮喪啊,挫折感啊,委屈啊等等,不要被常人心帶動)或表面有語言的衝撞,相反應該加上個好的念頭,再見──下次要聽、要看、要接我的資料。

2)對方不聽我介紹,拿起資料就走的「我自己看看」,我會邊跟上他,邊急促說到「大爺!大爺!別急,我跟你簡單介紹一下,一分鐘就好了。」所以,我送出小冊子時要帶點力,別被他一下拿走了,要讓他聽我講一遍,通過努力大部份人會停下來聽我講,這樣勸退的比例會大幅度提高。這一步很關鍵,我知道很多同修遇到這種情況時會順著對方說「那好,你好好看看吧!」導致勸退比例不高,我認為就沒有唱好主角,沒盡到最大的努力去救度眾生。

3)對方聽完後提問題的情況。這時要分清楚,對方的真實態度,是簡易的問題,還是複雜難纏的問題,馬上解答,大多數時不管對方是否接受,我會馬上轉入我的主題:「你是不是黨員?……」如果對方很難纏的問題,就是對共產邪靈很認同的,我會立即說:「大爺,我們沒必要爭論,現在講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你可以有你的觀念,沒事,你拿回去看,了解一下看這講的對不對。你看,」又翻到中間頁「中共歷次運動,土改運動……迫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這是不是事實,現在貴州這藏字石現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上百度都可以搜到,上天的判決書都出來了,我們要順天而行啊,你是不是黨員嘛?……」想辦法把他拉回來再次勸退,根據情況(不超過三次),如果他被邪惡操控的厲害,就說句好話而去(「大爺,沒事,我們不爭論,你回家看看再說。不好意思,打擾您了,你慢走。」)

4)對方點頭同意了,卻戒備心很重,不說姓名的,我會說:「這又沒甚麼啦,說個姓又沒甚麼啦!」緊接著又問「你貴姓」,再次回到主線。

如果還是不說,就緩衝一下,從袋中摸出個《九評》送給他,「來!大爺,再送個光碟給你……」不管他接還是不接,又再次問他「你貴姓」。有時他就會說。

如果還是不說,我就退而其次,幫他取個化名:「這樣,大爺,我給你取個『吉祥』(幸福、平安等)的化名退出,祝你吉祥如意哈!」盡我們最後努力吧!一般對方也會退一步同意的。

(六)不用資料講真相的方法(有時是不方便先拿出資料的情況)

間接切入主題。大哥,在挖樹啊!這是做甚麼呢?(大媽,打掃衛生啊,灰塵好大啊?怎麼不戴個口罩啊?)……真辛苦啊!天氣這麼熱,注意休息啊!你這麼辛苦,一個月掙多少錢?……這麼少啊!哎!現在就是共產黨那幫貪官污吏好賺錢,我經常上網,看到網上曝光出來的共產黨的貪官污吏,想想你們,真是不容易啊(辛苦啊)!你知道周永康被抓了嗎?你知道他貪了多少錢嗎?一千多億,一千億我們不知道要生活多少輩子?真不知道他要這麼多錢幹甚麼?現在中國像你這樣辛辛苦苦幹活的人掙不到錢,那幫貪官大筆一揮,就是幾千萬、上億……你知道嗎?在貴州掌布鄉發現了一塊大石頭裂開了,現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亡字要加重語氣),中共根子都爛完了,現在網上有二億二千萬中國人退出中共,大哥,你是不是黨員?……是不是團員呢?……紅領巾總戴過吧……趕快退出,天都要滅中共了……大哥,你貴姓……那好,我給你取個化名,叫張平安,平安的安,祝你平安。根據情況,是否送出真相資料,之後道個話分手。

六、特殊情況的處理----對人一定要善,對另外空間的邪惡要堅決鏟除

在大街小巷面對面的講真相,會遇到形形色色的常人和複雜情況,正念和善心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對拒絕我們的常人和反對的常人,儘量不要在馬路上爭辯和討論,不要帶動常人負面因素,不要糾纏。不聽、不看、不認同的常人還是大有人在,我們是找能救度的人講和救度。

特殊情況時,不能動心,要大大方方,不能膽膽突突的「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4]是邪惡害怕,我們是在做最正的事。「沒事,大爺,您別動氣,我們不爭論,你回家看看再說。」「你憑甚麼撕我的書,你不看就還給我,你憑甚麼撕我的書,你太沒禮貌了!」鎮住他、定住他。「不看,沒關係。不好意思,打擾你了,你慢走。」不吵不鬧不被纏,和和氣氣的,大街上儘快脫身。

七、時間和場合的選擇

按理說是不存在選擇的,隨時隨地都可以講真相勸三退的,我這只是講一講我的做法(大家不要形成觀念啊!)。

我在實踐中,覺的幾個時段比較好:早上七點至九點,事半功倍(常人剛剛睡覺起來,神清氣爽,頭腦清醒,本性善的一面要強一些,容易接受真相);下午三點至六點(很多人睡了午覺,出來散步休閒);六點到天黑之前(很多人吃過晚飯出來散步休閒)。

場合我比較中意人流量不是太密集的路上,選擇單個人或夫婦倆或帶小孩的人,一個人,他沒有甚麼干擾和顧及(不少中國人真的被中共害苦整怕了),休閒的人是我的首選,他有時間聽我講,匆匆忙忙走路的人,滿腦子的常人事很難得停下腳步聽我講。

八、日退二十 修煉如初

我開始講真相時,我跟著其他同修學,開始五個,六個,但是我沒有形成觀念,從第三天起,就達到十多人、二十多人,有一天,我發現突破了三十多人,四十多人,有天狀態非常好,達到了六十五人,經過一段時間,現在我只要認真全身心去做,一天退三十人不是太難,我就定了個每天平均退二十人的目標(主要是單位有時還有事,週六和週日,家人在家,有家務事可能會不方便出門,有時同修需要配合和交流,天下雨啊等等,也會耽誤進程),如果哪天耽擱了,我就事先或事後補回來,我定二十人的目標通過努力還是可以達到的。

每天都要突破,因為修好的一面馬上會被隔開,剩下的又是沒修好的一面,所以怕心、人的惰性,舊勢力的干擾也總是存在的(比如每天開始講時是人心最多的,還有就是退了五、六人時,有時會遇到一個瓶頸,舊勢力會在我腦海裏給我打上一念:算了,別做了,很多人一天一個都退不到呢!),都需要自己堅定正念,克制惰性,解體干擾。我分析了一下,如經常會遇到這種情況:假如我總共出去三小時,最後退了二十人,那麼前一個半小時,大概可以退五、六人,而且很累人,但是堅持下去,後一個半小時會退十五人。

經常會遇到出門時像要翻山時的忐忑,不知道今天要退黨人在哪裏,會退多少,通過不斷的用正念去做,幾小時後,我會帶著二、三十個名單回來,那時真的體會到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5]之後的「柳暗花明又一村」[5]的暢快。

最近師父在幾次講法時都告誡我們「修煉如初」,剛開始我只是以為要像剛剛得法時那樣,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可有一天在交流時我突然悟到還有這樣一層意思:我們要拿出剛剛得法時積極弘法、剛剛迫害時我們義無反顧的反迫害、走向天安門證實法的勁頭、精神頭,在這最後時刻去救度眾生──像修煉如初一樣去救度眾生。

總的體會,救度眾生要做好,首先是自己的法理上提高上來,而不是像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似的去做,要從骨子裏認識到救度眾生才是漫漫歷史長河安排的真正目地,才是自己的史前大願、修煉的目地,才是自己生命的真正選擇;其次要做好此事,學好法、煉好功、發好正念是必備的基礎;再次要用心,認真汲取別人的經驗,總結思考後,反覆練習,熟能生巧。記的過去練武的人講「不怕千招會,就怕一招熟」,找到一種最適合自己的講真相的方式,反覆琢磨練習,形成自己的一套勸退方式和程式;最後就是嚴格要求自己,每天堅持勸三退,以「退了」才算是完成了救度眾生的目地,而不是以「發了資料」了事,定個合理的目標,就像每天打坐要坐一小時、一個半小時一樣要求自己。

每當我覺的很難時、很苦時、有惰性時,我就常背著師父的法「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6]

眾生都在苦苦期盼,師父都安排好了有緣人在路上等著我們,就堂堂正正、坦坦蕩蕩的上去勸退,最後希望我們都能走好最後一步,做好三件事,拿出修煉如初精神,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證實〉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