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丹東、鞍山市公安局長朱文傑惡行與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任遼寧丹東、鞍山市公安局長期間,朱文傑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極盡所能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遭惡報患上直腸癌,於二零一三年死亡,時年六十五歲。

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任鞍山市公安局局長、邪黨委書記;二零零四年十月開始兼鞍山市副市長。

一、丹東法輪功學員在朱文傑任內被迫害致死達二十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動國家整部機器血腥迫害法輪功,朱文傑積極充當打手,得到中共重用,同年十一月爬上了丹東市公安局局長的位置。

朱文傑當上公安局長以後,急功近利。在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滅絕政策下,朱文傑一上台,就對秉持「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指揮整個丹東公安系統將大批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投進精神病院、拘留、勞教、判刑、開除工作等;非法抄家、搶劫、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殘害法輪功學員家庭;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朱文傑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任丹東市公安局局長、邪黨委書記。據了解,在朱文傑任職期間,丹東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達二十八人,被非法判刑三十九人,被非法勞教近二百人,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的一百二十五人,被非法拘留至少有五百人。

典型案例:王雪梅被關精神病院、遭酷刑折磨致全身癱瘓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王雪梅被綁架到丹東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四十天後,於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二日被強行劫持到丹東蛤蟆塘精神病院,被強行四肢定位,手腳都被銬子銬上,長時間不打開,關節都僵硬了,極其痛苦。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前後的一天早晨,精神病院主任醫師趙春霖對王雪梅強行灌藥物進行摧殘。王雪梅被迫絕食,在她生命垂危的情況下,警察才把王雪梅送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王雪梅在打工的賓館被丹東公安一處警察綁架,遭四天三夜連續刑訊逼供。在丹東看守所關押迫害一個月。回家後,丹東公安一處專門派人二十四小時非法監視監控王雪梅。

二零零二年九月,王雪梅被丹東國保支隊警察沙月霞等人綁架到內六道派出所,沙月霞指揮警察霍聞山用手銬把王雪梅的雙手銬在一個鐵架子的單槓上,腳尖點地。瞬間,手銬勒進手腕的肉裏,刻到腕骨上。王雪梅疼的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次日,沙月霞指揮三名警察將王雪梅再次銬到鐵架子單槓上,直到晚上,警察怕周圍居民聽見王雪梅的慘叫聲,在煤堆裏扒拉出一塊髒抹布塞到王雪梅嘴裏。王雪梅被吊銬兩天兩夜,且不給飯吃。

第三天,警察將她關進一個工廠的辦公室裏,將其雙手吊銬在鐵窗的窗櫺上,因為窗戶高,王雪梅必須在地上站著,挺不住,她就坐到了一張辦公桌子上,警察將她拽到地上用腳踢。手銬在暖氣管子上一夜:當天晚上,警察又將她拉回六道溝派出所,將她雙手銬在離地面只有三寸高的暖氣管子上,王雪梅被迫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夜。天亮的時候,她的下肢已經沒有了知覺,下肢不靈。天亮以後,沙月霞又令三名警察將王雪梅拉到一個居民區的空房裏,面積只有二十多平米,房內只有一對木質桌椅,水泥地上放著三根電棍。王雪梅被抬進來,扔到水泥地上,三名警察人手一根電棍,一齊電擊王雪梅全身。王雪梅就這樣躺在水泥地上,被警察電刑折磨了四天四夜。

演示圖:電棍電擊以強制「轉化」

四天後,王雪梅被抬到丹東看守二樓審訊室,被強迫坐到一個圈椅子上,雙手被銬在椅子把手上,始終一個姿勢坐著,一坐十幾天。每天二十四小時,安排四組,一共八個警察,輪流對王雪梅非法逼供,連續進行了十二天,王雪梅絕食十二天,沒喝一口水,沒吃一口東西。

十二天後,警察請示沙月霞怎麼辦,沙月霞下令將王雪梅關到看守所監室裏,此後,王雪梅吃了就吐,王雪梅全身癱瘓,自己翻不了身,心跳每分鐘一百三十次,兩次被送進醫院搶救。

二、鞍山法輪功學員在朱文傑任內被迫害致死達十一人

朱文傑於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任鞍山市公安局局長、邪黨委書記;二零零四年十月開始兼鞍山市副市長。

遼寧省鞍山市是一個不大的地方,迫害卻是一個嚴重的地方,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已經被酷刑致死,其中週會勝、王國躍、孫玉華、張莉、房立宏被打死;房德成在警察綁架過程中墜樓致死;寇曉萍被強制灌食致死;袁忠宇被活活吊死;張曉敏被逼瘋墜樓致死;孫友林是法輪功學員吳玉琴的丈夫,非修煉人,僅因給被非法抓走的妻子送衣服與千山分局政保科科長張成國發生口角,被張成國指使警察大白天活活打死。

鞍山市前後有近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幾十人被非法判刑,直到現在還有近百人被關押,他們在監獄裏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典型案例:孫忠林為妻討公道被打死 二子遭勞教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七日,鞍山法輪功學員吳玉琴的丈夫孫忠林,因到千山分局尋找被劫持的妻子,當場被警察群毆打死。兩個孩子因替父申冤,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深夜一點鐘左右,遼寧省鞍山市公安局千山分局出動五輛警車的警察,闖民宅綁架了吳玉琴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七日,吳玉琴的丈夫孫忠林去千山分局給妻子送棉衣,而警察不告訴孫忠林他妻子關押在哪兒。孫忠林先後到鞍山市第一拘留所和第二拘留所,都沒有找到吳玉琴,然後孫忠林回到千山分局,與警察爭執起來。政保科科長張成國唆使手下多名警察毆打孫忠林,腦後打個窟窿,滿身是電棍燒傷的痕跡,人就這樣被活活打死。

警察為掩人耳目用救護車把已經死去的孫忠林送到市中心醫院,大夫看人已死亡多時,沒有搶救。警察讓醫院出自殺死亡證明,醫院不給出。打死人後,千山分局派人連續三天在吳玉琴家進行威脅利誘,聲明其丈夫之死與千山分局無關,後又告訴家人如不上告,千山分局定賠償八萬元,並威脅吳玉琴說:你的事沒算完。千山分局經常派人在其家中蹲坑,並威脅吳玉琴說:「你如果不服或上訪就把你送進監獄。」

悲憤的孫忠林家屬四處上告上訪,結果不但沒追究犯罪人的責任,自己卻被迫害入獄。鞍山市公安局又捏造各種罪名,將替父親孫忠林伸冤的兩個兒子孫永海、孫永江各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

善惡有報是天理

中共流氓打手朱文傑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大法犯下彌天大罪。二零一三年惡貫滿盈的朱文傑終於受到天理的懲罰,遭惡報死亡。

惡警朱文傑
惡警朱文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