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布謊言 煽動仇恨 招致惡報(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編造污衊材料,肝癌奪命

在中共的歷史上不乏這樣的人:只要一來運動,總有一些人,緊跟中共的宣傳,背棄良知,上躥下跳。中共看中了他的張狂,他陶醉於中共的欣賞,於是一拍即合。王本學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王本學原是黑龍江省綏化市望奎縣人,早年在大連經商。中共一迫害法輪功,他就聞風而動,緊跟江澤民邪黨集團對法輪功造謠中傷,到各地蠱惑民眾。二零零三年,他被遼寧省委省政府評為「維護社會政治穩定先進個人」。他還擔任「大連社會幫教學會」的副秘書長,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王本學編造了幾十萬字的污衊材料,準備了三十多本「民間反×教活動簽名冊」,每到一地,他都掛橫幅,手拿著擴音器散布謠言。特別是在哈爾濱、長春、瀋陽、重慶,王本學幾乎走遍市內各區煽動仇恨。

王本學還用二百餘萬元的全部家當,製成了一百一十萬枚污衊法輪功的徽章,想撈取政治資本並從中獲利。在不到四個月時間裏,他共向全國一百三十八家單位免費郵寄了徽章,並在全國販賣,但卻沒人買賬。王本學二零零七年從大連回到家鄉望奎,只撈了個縣政協委員。

曾有法輪功學員善意制止過他,他不但不收斂,還口出狂言:「我就不信惡有惡報!看能把我怎麼的?」

大家想,王本學想搭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賊船,在政治上或生意場上撈一把,但佛法是威嚴的,對佛法如此破壞的人能得到甚麼?王本學除撈個虛名外,其它甚麼也沒得到。最後王本學人財兩空,血本無歸,傾家蕩產。心壞了,肝癌也就上身了,後期治病的錢還是親屬湊的。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王本學在痛苦折磨中結束了他荒謬、可恥的一生,年僅五十一歲。

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湖北省曲藝家協會主席夏雨田,是歌頌型相聲的主要倡導者及實踐者。二零零零年,夏雨田創作了誣陷法輪功的相聲《坑人記》和另外兩個誹謗法輪功的節目。這三個節目全部被武漢舉辦的主題晚會採用。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凌晨四時許,夏雨田因肝硬化、腎病綜合症、自發性腹膜炎等多種疾病死亡,終年六十六歲。

惡毒小品獲大獎,牽扯人員皆遭殃

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上演的當天,由趙本山、范偉、高秀敏演出了何慶魁編造的栽贓法輪功的小品《賣拐》,在事隔幾小時以後,在中央電視台粉墨登場。這是中共用文藝手法栽贓、攻擊法輪功的代表作品,對民眾的毒害非常大。

就是因為它的毒害非常大,所以參與該小品的人員遭到惡報的情況也非常突出:先是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何慶魁的兒子在廣州因車禍而死,而後八月十八日,與何慶魁姘居的小品演員高秀敏因突發心臟病死於長春家中。何慶魁說:「兒子是天,高秀敏是我心中的大樹,就在這不到十天裏,我是先塌天,後拔樹,老天為甚麼要讓我們遭受這樣的災難呀?」他就不想想他編造的小品毒害了多少人?怎能不遭到惡報?在他家人遭到惡報之前,何慶魁本人也因侵犯他人著作權被告上法庭。

二零零八年的最後一天,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中級法院對「萬里大造林案」進行了公開宣判,內蒙古萬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相貴等十名被告人被判刑。儘管代言人、名譽副董事長何慶魁不是被告人,但警方依然堅持要追繳他的四百八十八萬元涉案款。至此,何慶魁財也沒了,人也亡了,名譽掃地。

以侮辱中國農民為能事的小品演員趙本山,在演出完《賣拐》後,他的父親趙德仁患肺癌到了晚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去世。二零零九年,趙本山在上海拍攝期間,於九月三十日凌晨突發腦出血,病情嚴重,一度昏迷,緊急送至上海南匯醫院,被診斷為「蛛網膜下腔出血」,該病情是腦部出血的一種,如果嚴重昏迷,可能突發死亡。術後,趙本山透露,「我現在腦子裏已經有十一根釘子了。」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央視春晚進行聯排,趙本山登台前差點暈倒,吸氧二十分鐘才上場。他自己講:「血壓140到100,接近犯病了。」他每天靠藥物維持。

《賣拐》演員范偉於二零零六年十月拍攝電視劇時,摔入路邊溝裏嚴重受傷,診斷為第十二胸椎骨折。《賣拐》的另一編劇尹興軍,六年前四十九歲時患嚴重心臟病病倒。

毒害民眾,怪病、雷擊奪命

湖北省麻城市市長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剛上任,就批示要對全市法輪功學員進行嚴厲打擊。四月十八日下午,便發生了麻城市白果鎮政府官員將一名女法輪功學員王華君打的奄奄一息後,又拖到當地名為金橋廣場的市政府門前活活燒死的惡性事件。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八,張家國上麻城電視台宣稱,要在過年期間將所有法輪功修煉者抓起來關押。結果,第二天他就突然喉嚨劇痛,經檢查,發現喉管長有一個瘤子。除夕那天,在麻城市人民醫院準備做手術,手術前先打麻藥,誰知麻醉後,張家國不省人事,趕緊送武漢搶救。終因麻醉過敏而成為植物人,在痛苦的煎熬了整整八年之後,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死去,終年五十三歲。

黑龍江同江市臨江鄉中學校長孫國喜,曾隨市教育考察團到香港,在香港他也看到了大法的真相信息,明白法輪功是受迫害的,知道「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炮製的偽案。回來後,他還在學校教學樓裏展出惡黨誹謗大法及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圖片,強制學生參觀,毒害學生。二零零四年十月,一向健康的孫國喜突然得了怪病──「小便昏厥症」,一撒尿就昏迷,七天就死了。

吉林省延邊州「610」文書商霞,幾年來在中共的授意下積極參與並整理了大量關於污衊法輪功的材料,並多次參與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轉化」迫害。由於商霞惡事做的太多,患了腸癌,並做過兩次手術。然而這一切並沒有使她驚醒,還繼續助紂為虐參與迫害,終致惡報連續不斷:癌細胞由腸子轉移至肝臟,二零零七年又轉移到了肺部,病痛使她生不如死。

山東萊西市馬連莊鎮仲格莊村原幼兒園教師閻中民,在中共對大法、法輪功學員的瘋狂造謠誣蔑迫害中,主動迎合邪惡,編寫誹謗大法的歌曲,他自演自唱,彈風琴,編排秧歌,誹謗法輪功。他的罪惡言行不但毒害了世人,還殃及了自己和家人。她的女兒(約三十歲,未婚)患了精神病;閻中民本人也於二零零七年患上了咽喉癌,不能發聲。

曾任吉林省延吉市教委主任、副市長、市人大副主任的許光石。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擔任延吉市副市長主管文教工作期間,積極執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搞所謂的「轉化」法輪功學員,並參與編輯製作反法輪功的教材、小冊子,還組織各中、小學校搞誹謗法輪功的徵簽活動。他還曾在延吉市範圍內搞誣陷法輪功的圖片展,攻擊謾罵大法,毒害世人。結果惡事做盡的許光石終遭天懲,於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晚十點左右,開車猝死於自家車庫內,終年五十三歲。

河北保定定興縣高裏村原治保主任田克文,多次在本村的大喇叭上誹謗法輪大法,還多次在大喇叭上叫嚷著讓法輪功學員掃街。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田克文得了一種怪病,整天說有好多鬼跟著他呢,每到晚上,家裏人就拿很多燒紙去給他送鬼。經過幾個月的痛苦煎熬,命喪黃泉,死時,渾身腫得不成人樣。

遼寧瀋陽市蘇家屯區官立村六十八中學美術教師張同興,曾組織學生在誹謗法輪功徵簽活動中簽名,並且親自畫漫畫攻擊謾罵李洪志大師。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張同興在官立村一處廢棄魚塘釣魚。天降大雨,他躲在一棵樹下避雨。忽然,一個炸雷擊下,張同興應聲倒地而亡。張同興被五雷轟頂,頭部有大洞,後腦流血,前胸、頭髮焦糊,死狀極慘。

列舉這些惡報的例子,別看這些人只是動動嘴、動動筆,可是造成的罪惡卻非常之大,因為他們迷惑了民眾的心智,煽動人們仇恨佛法。 在佛教中,稱這種惡毒攻擊他人或惹是生非的言行叫造口業。任何罪業造下後,是必定要還的。古人有句話叫「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一個人,一旦干擾了修煉人,那犯下的是天大的罪錯。因為修煉的人將來是要圓滿的,圓滿了他就是慈悲無限的偉大的神,他將使整個人類都受益。如果因為你的干擾使他達不到圓滿的標準,或毀掉了他的修煉,那造下的罪惡是用自己的生命都還不起的,所以才有一個人作惡後,不但自己要遭到惡報,甚至家人都要跟著遭殃。

就是干擾了其他人聽聞佛法,那犯下的罪業也是無比巨大的。佛法傳出來就是讓人修煉的,而你違背神佛的旨意,故意誣陷佛法,使有緣人因此失去機緣,這樣造下的罪業也是非常大的。因此,我們看到,在這方面造下過口業的人,得到的惡報都非常的大。

因為誹謗法輪功遭到惡報的人太多太多了,只是很多人沒有留意去對照。不信你對照一下,我們身邊那些對法輪功進行詆毀、攻擊的人,你看一看他有甚麼下場?看看那些暴死的人是不是生前對大法充滿了敵意,甚至做過破壞大法的事?

筆者寫出這些,決不是嚇唬誰,而是想告誡大家一下:在佛法盛傳時,您千萬不要隨著無神論的中共去做一些傻事。希望您全面的了解一下法輪功,只要您保持善念,認可法輪大法,您肯定會得到神佛的保祐的。願大家好自為之。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