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布謊言 煽動仇恨 招致惡報(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播報「自焚」欺騙世人 前央視主播患癌死亡

前央視主播方靜死了,剛剛四十四歲。網上關於她的議論很多,但大陸網絡上沒有人提及她參與誣陷法輪功一事。從醫學上看,一個人死了,總有死亡的原因,這只是一個表象。古人云:「福禍無門,唯人自招。」 一個人不管他活的多光鮮、多張揚,可是一旦做了破壞佛法的事,那就犯下了萬劫難復的大罪。

十年前,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方靜在CCTV焦點訪談節目,重播二零零一年央視誣蔑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此節目當時由中央電視台推出後,曾震驚中外。這一事件被國際輿論公認為是江澤民集團為加重迫害法輪功而編造的,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明確指出「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受到國際輿論的普遍譴責。但四年後,方靜仍然通過採訪所謂「天安門自焚」的當事人和策劃人,來詆毀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法輪佛法),煽動民眾仇恨佛法。

任何人破壞了佛法都是罪不容恕的。讓我們看看那些替中共幫腔誣陷佛法而造下口舌業的情況,可能就會不言自明瞭。

陳虻、羅京在痛不欲生中死亡

原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央視「東方時空」的主管陳虻,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惜出賣良知,積極主動請戰,終於成為央視「焦點訪談」節目「天安門自焚案」的主要製片人。天安門自焚,是中共栽贓法輪功的最大最惡毒的謊言,對世人的欺騙最嚴重。二零零八年初,助惡為虐的陳虻患上胃癌,在經歷九個月的折磨後,痛不欲生的他要求對他放棄搶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腫瘤醫院死亡,死時四十七歲。

原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對法輪功犯下的罪惡也是非常的大。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羅京聲情並茂地傳播中共的謊言,誣蔑法輪功,欺騙、毒害了無數民眾。幾乎所有誣陷法輪功的重大謊言全是出自於他的口。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以來,羅京就已成為幫助中共給中國人民洗腦的急先鋒。二零零八年羅京被查出患淋巴癌,移植骨髓後基本康復。但兩個月後復發,並出現口腔潰瘍等併發症,舌頭潰爛,不能說話,連喝水都疼痛難忍。護士邢桂芝透露羅京病情時說:「喝一口水,疼得把眉毛都糾結在一起,我們就給他配麻藥,漱完口後再吃藥、吃飯。」六月五日羅京死於北京腫瘤醫院,終年四十八歲。

二零一三年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位置上落馬的李東生,本來就是央視「焦點訪談」節目的創始人之一。一九九九年六月,李東生以央視副台長的身份在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而組建的中央610辦公室擔任分管宣傳的副主任。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李東生操縱央視每天七個小時循環播出包括抹黑法輪功創始人、「一千四百例」等在內的造假新聞,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誣陷誹謗。他主導《焦點訪談》在六年半中的黃金時段播出了一百零二集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其中在迫害之初的五個月裏就播了七十集),李東生直接擔任這些謊言宣傳節目的主要創意、組織和終審。同時,他還將每天的《新聞聯播》延至四十五分鐘,以鋪天蓋地的誹謗宣傳煽動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這些污衊誹謗又通過中共對外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及使領館等機構散布到全世界。

為延續這場不得人心的迫害,在江澤民指令下,由曾慶紅、羅幹、李東生共同策劃,在二零零一年大年除夕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李東生操縱央視以第一時間報導、在國內滾動播出,並播報海外,欺騙了億萬人。

中國最高檢察院網站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公布,李東生被提起公訴。十月十四日,李東生案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李東生面臨懲處的根本原因,就是他多年來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下的罪業。

報紙編輯謗佛法,命喪黃泉

內蒙古《赤峰日報》總編王然,幫助中共邪黨誹謗、迫害法輪功。在任時主持發表大量造謠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加劇了當地的迫害形勢。二零零六年,王然得癌症後,做換肝手術,無效死亡,時年約五十三歲左右。

《赤峰日報》副主編展國龍,曾任《紅山晚報》總編,積極參與誹謗法輪功。二零零八年,開自家車回老家途中,被一輛重型貨車從後面撞上,車被撞碎,他和他母親、保姆三人當場死亡。

山東省萊西市《萊西日報》報社總編張樹建,二零零二年任總編輯期間,自己撰寫和刊登誹謗法輪大法的文章,並參與「轉化」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眾。二零零三年,他與妻子乘轎車到威海探望正在上大學的女兒時發生車禍,其妻子從後排座摔到副駕駛室,當時昏迷不醒,張樹建當場骨折,而司機安然無恙。然而,當夫妻二人傷情恢復,女兒即將大學畢業之際,發現女兒患有肝癌,不到一年後去世……

《大慶晚報》環球報導版主持人趙春秋,為人偏狹自私,口碑很差。他年紀輕輕就深受中共毒害,編發的稿件很多都是宣揚專制、暴力、獨裁的,使眾多讀者非常反感。他利用自己主持的版面,配合中共詆毀法輪功,為惡黨邪靈迫害法輪功大造輿論;同時他還為江澤民大唱讚歌,誤導民眾,毒害世人。大法弟子多次向他講真相,給他郵寄真相資料,而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仇視大法,一意孤行。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午夜時分,趙春秋下夜班回家的路上,正與女友通電話之時,被兩名外地來大慶的打工人員劫持,被連捅了十七刀,倒在血泊之中氣絕身亡,年僅二十七歲。

《河南日報》報業集團原董事長、社長楊永德,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行惡,在其掌控的多家報紙上,大量刊載辱罵法輪功的內容,散布謊言,毒害民眾。其間,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反覆打電話勸善,遺憾的是,楊永德始終執迷不悟,一步步走向絕境。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楊永德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乘遊船旅行,步出艙外接電話時,遊船與一艘運煤船相撞,將楊拋向大海。在遊船緊急拋錨停航時,沉重的鐵錨恰巧擊中楊永德的頭部,結束了他六十四歲的生命。

詆毀佛法 車禍慘死、殃及家人

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呂鴻儒(原河南省哲學會理事、鄭州市哲學會副會長),七十來歲。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無知地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蔑法輪大法,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呂鴻儒攜妻、女兒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國道上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倆口、小倆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面部嘴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

河北省陸軍預備役七十二師政委金玉文,在職期間多次組織誹謗法輪功的大會,多次在會上會下詆毀法輪大法,層層施壓逼寫「保證書」,規定只要煉法輪功的就開除工職,不許在部隊大院居住,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扣發工資,有的被推出部隊,檔案不知扔到何處。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金玉文攜帶妻子、小姨子去北京治病。因為下霧,高速封了。金玉文利用職權打開高速,於八時左右,小轎車因車速太快鑽入一輛大卡車下面。除司機外,金玉文和妻子、小姨子三人全部死亡。

遼寧丹東市鳳城市宣傳部部長石桂萍,曾兩次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上擔任主講誣陷大法,在電視上惡毒攻擊法輪大法。二零零一年四月,鳳城第二次洗腦班開辦的第九天,石桂萍在去洗腦班的途中,被市統計局的麵包車撞死,死狀慘不忍睹,年僅三十二歲。

湖南省懷化市新晃縣人蒲增堂,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在《懷化報》上發表了兩篇誣蔑法輪功的文章。一個月後,十月一日在回老家的途中翻車,蒲增堂及其老婆、弟弟、弟媳、姪女全家五口死於非命。薄增堂誹謗法輪佛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湖南省衡陽市衡東縣教育局長羅祖建曾說,現在地、富、反、壞、右分子沒了,目前中共最恨法輪功。他別有用心的編制各種謾罵、詆毀、誣陷法輪功的圖片,送往六大學區,毒害青少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份開學時,羅祖建在下甫火車站被火車軋成三段,慘不忍睹。

湖北省安陸市府城派出所警察楊琴,二零零七年在各城鄉中、小學舉辦所謂的「法制宣傳教育活動」中,當攻擊、誹謗法輪功的主講。其丈夫甘曉林在府城派出所任指導員時,多次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司機沈愛民也經常參與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晚,楊琴和甘曉林帶著獨生子,由沈愛民開車,去武漢給孩子看病時,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前面一輛大油罐車。楊琴與沈愛民卡在車裏不能動彈,活活被燒死。甘曉林被燒成重傷,鼻子、耳朵都燒掉了,四肢燒了三肢,其狀慘不忍睹。他們五歲的病兒被甩在車外,倖免一死。

遼寧凌源市萬元店康杖子村民王慶奎,完全聽信中共媒體的欺騙宣傳,仇視法輪功,只要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就撕,嘴裏還不乾不淨的罵,碰著法輪功學員就說風涼話。他甚至特意買個高音喇叭架在自家房頂上,接上擴音器,在大喇叭裏誣蔑法輪功,揚言「剎剎法輪功的威風」。鄉親們都說:「王慶奎簡直是瘋了,人家法輪功礙他啥事了?整天胡說八道,他也不怕遭報應。」二零一一年皇曆五月初七,王慶奎騎摩托車與一輛三輪車相撞,他被撞飛後重重的摔在地上,後腦被地面一塊尖狀石頭磕出一個大洞,送往醫院搶救,四個多月昏迷不醒。妻子兒女到處借錢為其治療,花了十四萬元後,最後也沒能留下性命,終年五十八歲。

河北省承德市興隆縣孤山子鎮副書記孫波,是個投機鑽營、見風使舵的人,經常在市縣報刊發表粉飾中共的文章。每年「七一」期間,他都為中共歌功頌德,賣力組織各行政村、鎮直機關搞文藝活動。他還在孤山子鎮政府舊址對面一一二國道邊和村委會所在地,製作多處鐵牌子和噴繪宣傳欄,詆毀法輪功。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早八點左右,孫波自駕車,上班路上翻車河中,溺水身亡,死狀淒慘,年僅四十四歲。本來整個河道河水極淺,恰巧在孫波翻車處有一水坑,如果前後錯開幾米,可能就會躲開這一死劫。車怎麼翻的那麼巧?從他的罪惡行徑中,人們會找到答案的。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