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秘密開庭 佳木斯女警最後陳述再次呼喚良知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佳木斯市退休司法女警崔會芳,因修煉法輪功而被當地公檢法司部門構陷「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在佳木斯市前進區法院遭非法庭審。

法院臨時宣布「不公開開庭」,不允許親友旁聽。崔會芳在最後陳述中繼續呼喚良知。

辯護律師認為此案從立案、偵查到司法鑑定程序多處均屬違法;涉案文件不構成國家機密。這場司法迫害,是出於對崔會芳從警察到法輪功修煉者身份轉變的敵視和報復,違法的案件參與人涉嫌濫用職權徇私枉法。希望法院能在最後關頭,堅守正義,宣告崔會芳無罪。

崔會芳
崔會芳

此前,佳木斯公檢法、「610」等部門已經數次試圖開庭,但均未能得逞。為崔會芳作無罪辯護的是黎雄兵律師、張科科律師,這次進入法庭時無安檢、沒有搜包,也沒有遭遇前幾次被要求出示身份證等刁難阻撓。十月十四日非法開庭時,黎雄兵律師要求找法院院長投訴和糾正安檢法警的刁難行為,遭法警王憲軍毆打,崔會芳的兒子劉暢欲錄像作為證據,被一群法警強拉硬扯拖進裏屋,隨後屋中傳出「警察打人了」的呼救聲。當天開庭未遂,兩位律師離開法院後,到檢察院投訴控告。

法院秘密開庭 庭外毆打家屬

開庭前法院周圍布控了佳木斯市「610」、佳木斯中級法院、前進區公檢法等很多部門的警車、警察和便衣,如臨大敵。

圖5:11月20日崔會芳案在佳木斯市前進區非法庭審時,法院周圍布控的車輛。
十一月二十日崔會芳案在佳木斯市前進區非法庭審時,法院周圍布控的車輛。

圖7:法院門前的便衣
法院門前的便衣

圖4:關注崔會芳案準備到庭的親友和人群中布控的便衣。
關注崔會芳案準備到庭的親友和人群中布控的便衣。

庭審定於二十日上午九點四十分,來參加庭審旁聽的崔會芳家屬朋友都提前來到法院門口等候,還有一些親友是從外地趕來的,突然法院宣布「不公開開庭」,不允許親友進入法庭旁聽。律師和家屬都提出了質疑,因為此前案件主審法官葛莉已明確向家屬承諾,案件會公開公正的開庭審理,允許旁聽。法院向辯護律師送達的前後四份出庭通知書,沒有載明或者口頭提示「不公開開庭」,也從未通知家屬不予公開開庭。法院也沒有給律師和家屬合理的解釋,崔會芳的一部份家屬離開了法院前往佳木斯市中級法院、前進區政府等部門投訴。

開庭後,被阻攔在法庭外的崔會芳親友聚集在法院門口。這時從法庭裏走出來一個人,穿著便裝,手裏舉著一個微型攝像機,毫無顧忌、挑釁似的對到場的每一位崔會芳的親朋好友及圍觀的人進行錄像,幾乎是直接貼著人的臉在錄。這時,崔會芳的姪子把手機拿出來,也對著這個人錄像,他十分惱怒地問:「你叫甚麼名?」親屬隨即問他:「你叫甚麼名?憑甚麼給我們錄像?」他無賴地說:我錄著玩的。這樣一問一答間,就發生了肢體衝突,當時便衣很多,他們很野蠻,隨便出手打人。

圖1:開庭當日在法院門前最先動手打人者,也是錄像挑釁者
開庭當日在法院門前最先動手打人者,也是錄像挑釁者

很快又從法院小門衝出來十幾個著裝法警,對所有敢於發聲的人大打出手。二十多個法警及便衣毆打、撕扯著崔會芳的幾名親友,被打的最厲害的是崔會芳的姪子,只見一群人把他一個人壓在地上,拳打腳踢,還有人喊,拿來手銬!然後從背後將崔會芳姪子雙手銬住,當時他的臉都變成了紫色,但他仍然抗爭著,最後被這些人扯著衣領,四腳朝天、連抬帶拖地弄到法院屋內。

那些法警和便衣還對崔會芳大哥進行撕扯,把老人家弄的滿頭是汗,後來老人的女兒拼命阻止,警察們才停止撕扯崔會芳的大哥。法院二樓平台上也有人在錄像,還有幾個便衣手持小攝像機嘴裏喊:趕快走開!否則對你們可不好。

圖2:在樹叢中蹲坐著的人是崔會芳的親友,開庭前因給聚集在法院門口的便衣講真相,而被便衣打罵,被抬著扔到馬路中間的綠化帶。
在樹叢中蹲坐著的人是崔會芳的親友,開庭前因給聚集在法院門口的便衣講真相,而被便衣打罵,被抬著扔到馬路中間的綠化帶。

圖3:崔會芳親友被便衣抬扔到綠化帶裏的過程。
崔會芳親友被便衣抬扔到綠化帶裏的過程。

開庭前,崔會芳的一位朋友在前進區法院門前給聚集在那裏的便衣講真相時,被多名便衣拳打腳踢,抬起來扔到路邊的綠化帶中,邊打邊罵,滿嘴污言穢語,其中佳木斯市奮鬥派出所指導員董紹龍的行為非常惡劣,滿口髒話。董紹龍還對一名質問他們為甚麼這樣對待家屬的人又踢又打。

圖6:打人最狠的便衣董紹龍,他是佳木斯市奮鬥派出所指導員
打人最狠的便衣董紹龍,他是佳木斯市奮鬥派出所指導員

因被安排到佳木斯市前進區法院附近布控的便衣來自於不同的單位和部門,當一便衣用手機給到場的朋友和家屬錄像時,另一便衣過來試圖搶錄像者的手機,後來聽到另有一人說:「別搶,都是一家人」時,方才作罷。

庭審多處違法 律師據理力爭

此次非法庭審的合議庭由審判長周剛、審判員葛莉、陪審員劉佳寶組成,書記員叢欣欣擔任法庭記錄。公訴人由檢察員洪藹墡、戴曉林出庭公訴。

開庭後,律師指出法庭的種種違法之處,要求辦案人葛莉迴避,法庭休庭了十多分鐘請示院長後又重新開庭。律師當庭提出司法鑑定不公問題,法院拒絕從新鑑定。

辯護律師張科科提出法庭一直未能允許其閱卷,限制了辯護權利並質疑審判的公正性。審判長周剛辯稱「是你自己沒來法庭閱卷」而推卸責任。張科科指出,是法院對閱卷的律師非法安檢法警阻止律師進入法院閱卷所致,法院的違法行為侵犯律師人身權、剝奪了律師閱卷權。此前張科科律師兩次到法院都因法院非法安檢無法閱卷,律師曾到佳木斯市中級法院、前進區檢察院、前進區人大等部門投訴控告。

在庭審中,辯護律師認為此案從立案、偵查到司法鑑定程序多處均屬違法;對崔會芳實施行政拘留沒有任何理由,進而進行違法搜查「找到證據」轉為刑事拘留、逮捕、審判,辦案目的和初衷並非因為崔會芳「非法持有國家機密」而是針對崔會芳從一名警察到法輪功修煉者身份轉變的迫害和打壓;涉案文件不構成國家機密,這場司法迫害,是出於對崔會芳從警察到法輪功修煉者身份轉變的敵視和報復,違法的案件參與人涉嫌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終將受到追究。希望法院能在最後關頭,堅守正義,宣告崔會芳無罪。

圖9:崔會芳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的照片
崔會芳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的照片

現年五十二歲的崔會芳,二零一五年一月退休前是佳木斯市勞教所(勞教制度解體後,改為強制隔離戒毒所)警察。崔會芳在佳木斯市勞教所工作期間,曾經親眼目睹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因迫害而接觸法輪功,了解真相後開始誠意閱讀法輪功書籍,並受益於法輪功,崔女士不僅目睹也親身體驗了法輪功的超常、神奇與美好,自己也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成為了真正的法輪功學員。

崔會芳因到建三江前進農場現場聲援「建三江案」非法庭審,後遭國安、國保監控,於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不法警察在崔會芳的電腦中發現有三份佳木斯勞教所當時幹警們共同「學習」的所謂「文件」(一份是黑龍江省勞教局(戒毒局)通知,另外二份是簡報),佳木斯檢察院就以此為藉口,以「持有國家絕密、機密文件」為由,對其非法批捕。

崔會芳最後陳述 繼續呼喚良知

在法庭自我陳述中,崔會芳平和、真誠,娓娓道來:我沒有對社會產生任何不良影響,如果有一天,對法輪功的錯誤打壓被糾正,所有參與迫害的人都將被定為罪犯。

「文革」中,紅極一時的造反派曾緊跟中共黨中央的戰略部署;「文革」一結束,衝鋒在最前面的「造反派」們隨即被斬首認罪,這不是教訓嗎?

今天,你們將我置於被告席上,我覺得很荒唐、可悲!大法修煉人所珍視和遵循的「真、善、忍」理念,使我處處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淡泊名利,在工作中得到了領導和同事們的認可,多次被評為「優秀公務員」和「先進個人」。在別人晉升副科級時,我主動將其所需要的先進指標讓給了他們。

我希望世人都能找回良知,不再傷害別人,讓世界變的更加美好。希望法官、公訴人和在座的各位,請用你們的善念良知來明辨是非,分清善惡,不要參與犯罪,不要迫害法輪功。

我們沒有殺人放火,我的行為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特別提醒法官、檢察官,每一份判決書上都有你們的簽名,你們要終生為此負責。如果你們辦了一個冤案,導致法輪功學員受到傷害,你們應當是第一個要承擔刑事責任的人,希望你們能審慎的對本案做出公平的裁定。

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黨羽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徐才厚以及多名省部級高官紛紛落馬,都是因為參與籌劃迫害法輪功而遭致惡報。今天,我雖身陷囹圄,但並不為自身所承受的苦難而感到難過,反而卻為那些至今還在被矇蔽中,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感到著急和難過。因為我的痛苦是暫時的,而你們參與迫害的人還不清醒,就將永遠失去了未來。

如果我的經歷能讓更多人清醒,從而了解了法輪功真相,我的苦就沒有白受,就是值得的。「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今天,我也將這兩句話送給你們,希望你們和家人都能平安、快樂!

崔會芳一字一句的,用了大約三分鐘的時間,做了當庭最後陳述,書記員一字一句的將其一一記錄下來。法官、檢察官都沒再說話和打斷她。庭審在下午一時三十分左右結束,案件沒有當庭宣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