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法院審判長咆哮公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法院對兩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於桂敏、楊秀花非法庭審。過程中,身為審判長的刑庭庭長劉慶華粗暴阻止辯護律師的正常辯護以及當事法輪功學員的陳述,甚至將他們趕下法庭,儼然一個法盲,開庭迫害善良守法的好人。

法庭中 警察佔席

十一月三日十點多,法院門前突然來了很多警車,一群群警察分成幾伙,把守法院大門。當事人於桂敏、楊秀花的親友前來參加庭審,都被要求登記身份證,並被一一錄像,還發給兩張准許進場的紙片兒。之後,被安檢排查,一個一個的被探測儀掃描,並被嚴密搜身。

當天大約有七十多人參加旁聽,警察就佔了半數。據說,富拉爾基區每個派出所都派來三個警察。當事人家屬和親友都被要求坐在旁聽席的中間部位,周圍一圈坐滿了警察。

十點三十分,非法庭審開始了。兩位當事人法輪功學員的辯護律師是:王磊和劉律師。案件的審判長是該院刑庭庭長劉慶華,陪審員是王龍懷、洪濤(女);公訴人是李建軍、張維維。

律師行使辯護權 審判長當庭踐踏法律

庭審時,王律師要求法庭給兩位當事人法輪功學員卸掉刑具。劉慶華卻狡辯說:「卸掉刑具,你能對她的安全負責嗎?」於桂敏不解的問:這話是甚麼意思?劉謊稱:萬一她們自殺或自殘怎麼辦?於桂敏聽出劉慶華故意誣蔑法輪功,就說:法輪功學員連蒼蠅、蚊子都不打,又怎麼可能自殺、自殘呢?劉慶華才不得不同意卸掉刑具。

於桂敏舉起雙手,讓庭審人員看她的兩手腕,上面清晰可見戴手銬留下的厚厚的傷疤。顯然,她是被公安人員刑訊、殘暴毆打所致。

檢方公訴人指控的理由是:今年的五月一日,法輪功學員於桂敏、楊秀花曾在一家商場送給人一張帶有上網網址的卡片,之後被人惡告,隨即被當地警察暴力綁架、並非法抄家。

庭審中,於桂敏每次回答劉慶華的訊問時,因為她在說真話,剛說兩句話,就被審判長劉慶華粗暴地打斷、終止,王律師對此提出異議。可劉慶華居然濫用職權,無理的讓法警把於桂敏帶下法庭。

在訊問筆錄質證時,鑑於於桂敏雙手臂有被迫害的嚴重傷痕,王律師要求法庭啟動偵查機關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劉慶華卻讓律師把公安人員非法刑訊的證據「庭後提交、再轉給檢察院,而且要證據的原件」。很顯然,他是在企圖藏匿真實的證據,替濫用酷刑的公安人員推脫罪責。

王律師要求詢問於桂敏,以便核實她被刑訊的經過,並請求審判長准許法庭當場驗傷,又被劉慶華無理阻止。王律師為此申辯、並提出異議,劉慶華再次打斷,不讓說下去。

法輪功學員楊秀花面對劉慶華的無理質問表示沉默時,劉慶華居然厲聲責問說:「敢做怎麼不敢承認?!真善忍怎麼修的?!」劉慶華濫用職權,肆意篡改中立權為主動權,整個庭審現場變成了劉慶華的私設廳堂。

面對檢方肆意捏造的罪名,於桂敏要求法庭重新調查、還原事實真相。王律師也再次要求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恢復法庭調查,卻都被劉慶華粗暴阻止、拒絕。王律師說:法庭忽視該程序,違反《刑事訴訟法》,劉慶華卻叫囂說,要終止王律師的辯護權。

王律師說:於桂敏、楊秀花無罪,因為「兩高」的解釋直接違反《刑法》第三百條。劉慶華立即打斷王律師的話,野蠻地說:不准提《刑法》。王律師說,這也違反《憲法》,又被劉慶華打斷,不准提《憲法》。王律師對劉慶華的野蠻做法表示抗議,認為自己是在正常履行法律辯護權。他說:信仰自由、傳播教義自由,這是《世界人權宣言》確定的基本人權。

王律師的辯護有理有據,語氣不卑不亢,然而作為審判長的劉慶華卻暴怒地狂吼:「我現在終止你的辯護權!」於是命令法警:「立即把王磊逐出法庭!」此刻,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法庭上、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和角色,忘記了法官的職責本應是代表和維護正義的。無論甚麼人都會看到其無理取鬧的醜態。

王律師退出後,在法庭最後答辯階段,劉律師從法律角度多方面闡述了法輪功根本不構成組織,更談不上利用組織、以及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法官的無稽之詞,完全是跟「兩高」的解釋生拉硬套;而公安部頒布的十四種邪教中根本就沒有法輪功。何況判斷一種信仰的「正」與「邪」,也不是由哪個部門或組織所能決定的。

在庭審的最後,兩位法輪功學員做最後陳述時,於桂敏剛說兩句話就被劉慶華打斷了。打斷的藉口是:於桂敏說自己學法輪功後身體變好了,劉慶華就說這是在宣揚法輪功,於是粗暴打斷她的話。而楊秀花在最後陳述時,也否定了法輪功是邪教的誣蔑說法。

劉慶華違法庭審,在濫用權力驅逐律師後,草草了結了庭審。下午兩點多庭審結束時,一些警察對律師和當事人親友很客氣,這恰恰驗證了一句話:公道自在人心!

審判長劉慶華非法庭審 現醜態

回首這次庭審,當進入「調查關鍵事實」階段時,作為審判長的劉慶華不僅剝奪律師的辯護權,並且不准律師提「刑法」二字,也不准提《憲法》。更甚者,一聽到《世界人權宣言》,居然恐懼到粗暴地把律師逐出法庭去。足見其不僅是十足的「法盲」,而且自身素質極為低下。難怪平時同事們都像看小丑一樣鄙視他呢。

劉慶華,一個當兵退役後無所事事的社會痞子,完全靠行賄鑽進職能部門、並爬上法院庭長的位置。這令他得意忘形,甚至目中無人。而他昧著良心迫害法輪功學員,更使其向罪惡的深淵更走進一步。如今的劉慶華遠不如照片中的形像,他又黑又瘦,身患糖尿病,還有其它疾病。

事件回放

於桂敏今年五十八歲,丈夫已去世,有個女兒在外地工作,她曾在富區黑龍江化工廠擔任財會工作,現已退休。於桂敏曾患有嚴重的格林巴利綜合症,醫學上沒有任何辦法,無藥可治,全身癱瘓,在瀕臨死亡的情況下,二零零八年,她修煉了法輪功,就發生了奇蹟,僅僅二個月後,病全好了。她按法輪大法教導的「真善忍」要求自己,變得善良、寬容、處處為別人著想。她想把法輪功祛病健身和教人做好人的真相告訴所有人,讓被病痛折磨的人像她一樣得到健康。

楊秀花,今年五十歲,在富區北鋼工作,擔任保管員,在單位是大家公認的好職工,管理庫房井井有條,得到了全場職工的好評。在家裏,她是公婆的好兒媳,是丈夫好妻子、孩子好母親。

今年五月一日下午,楊秀花、於桂敏在熙熙攘攘的富區興隆大家庭超市講真相,遭人惡告,紅岸派出所所長李瑞新唆使手下,在眾目睽睽之下,暴力綁架了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楊秀花和於桂敏。

五月二日下午,楊秀花、於桂敏被富區公安分局劫持到齊齊哈爾看守所。在看守所,於桂敏在第六天被非法提審時,在來回過道中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次日上午,被女警韓麗梅帶到一個空屋,周圍圍著一群警察和刑事犯, 於桂敏被這夥人拳打腳踢,緊接著,被銬上六十八斤重的腳鐐手銬,手被反銬又和腳連上(「穿後刑」)。兩天後,手銬拿下,腳鐐又戴了十二天。大約一個月後, 她的腳脖子和手腕上還有很大的疤痕。

於桂敏在監室受犯人欺負,仍善心勸「三退」(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當綁架她的警察提審時,看到於桂敏身上酷刑的傷痕,都覺得打她的人慘無人道,於桂敏告訴警察:大姨不恨你,不怨你,你們是被謊言欺騙的。

律師給看守所所長打電話,反映於桂敏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受虐待的情況後,看守所給調了監室,情況有所好轉。

在看守所,楊秀花認為自己沒有罪,拒絕穿號服,警察指使在押人員對她拳打腳踢,臉被打腫了,下巴打掉,受盡犯人的欺辱、虐待。

十月二十六日,齊齊哈爾富拉爾基區法院對於桂敏和楊秀花非法庭審,於桂敏堂堂正正的表示,發給一位小伙子翻牆軟件,為了他明白真相,為了他得救,法輪大法是正法。在律師的配合下,當天非法庭審沒有繼續進行,推遲至十一月三日。

洪濤
洪濤

劉慶華
劉慶華

劉慶華手機號:1376359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