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開門說:「你可以回家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早上十點鐘左右,清遠市松崗派出所四、五個警察突然闖進我的店鋪。

我問他們叫甚麼名,他們不說,叫我記他們的警號,我拿筆把他們的警號記下。警察拿出所謂的傳喚證,我拿過傳喚證把它撕了。警察叫來警車,兩、三個警察強行把我拖上車,當時圍觀的人很多。他們非法把我押到派出所審訊。

到了派出所,六一零的謝志波進來,我向他微笑點頭打了個招呼,當時我不知道他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六一零人員,他拿出工作證向我擺了一擺,我伸手去拿他的工作證,看清楚到底是誰,我「哦」了一聲,原來你就是謝志波。他想不到我會拿著他的工作證看,他有點心虛了。我又問另一個人叫甚麼名,他不敢說,我猜他是甘山吧。

警察要挾我把手袋給他們搜查,搜到一個護身符,二維碼卡片,MP4一個。他們問我叫甚麼名字,這些資料哪裏來的,與哪些人有聯繫?我回答他們說這些都是救人的,你們都可以打開看看,對你都有好處的,你們不要迫害好人,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沒有錯,法輪功洪傳一百多個國家。他們問:「裏面全是法輪功的?」我說是。

甘山拿出我的訴江狀問:「某某某,是你寫的嗎?是在明慧下載的嗎?」我反問他們,我的訴江狀為甚麼會在你們手上,你叫甘山?(當時他有點心虛)我說:「現在全球起訴江澤民,已有十九萬人控訴他了,不是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嗎?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王立軍他們都是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你們執法犯法,侵犯我的個人隱私權。」他們自知理虧,要我不要說這些,說我不配合他們,要把我換到另一個地方,說一些恐嚇我的話,要我簽字。我說:「我沒有犯法,我不能簽,簽了對你們不好。」

中午,由兩個警察監視我,我跟他們講真相,他們受謊言毒害很深不聽。警號ZA0062態度惡劣,我要上廁所,他裝著聽不見。

下午,謝志波、甘山再來非法審我:「某某某,想好了沒有?簽不簽字?」我說我是不會簽的,如果我簽了對你們真的不好,你們都是受害者,你們都有善良的一面,你們去上明慧了解了解真相啊,現在明白真相的警察都不管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閉,給自己留後路了,信仰自由。再講江澤民賣國賊,各地法輪功學員起訴他,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王立軍他們都是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事。他們不准我說這些。我問:「你們說真、善、忍好還是『假惡鬥』好。」謝志波說:「現在是你問我還是我問你?」他問我的家人的事,我問他:是查家宅嗎?你不是因為訴江的問題迫害我到這裏來的嗎?無條件放我出去。他們躲開了。

下午換了兩個警察監視我,我也跟他們講真相,三退保平安,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有福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要熱茶、去廁所,他們的態度比較和善。我盤腿打坐發正念,他們都不管。給我傳喚證的警察走進來,見我打著坐,說些嘲笑話,明真相的警察說,由她吧。

自始至終,我不停的發正念,背《論語》、背《洪吟》,一點都沒有怕,心裏很平靜,室裏一直開著空調,我都沒受到影響,冷不到我,有罩罩著一樣。

晚上九點多鐘,一警察開門問:「你叫甚麼名字?」我說:「甚麼事?」他說:「你可以回家了!」這樣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