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做資料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於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六十八歲,由於學法不深,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抱著人心去北京證實法,後被迫害,在被拘留期間邪悟。

回家後,由於怕心,一直在家獨修。雖然《轉法輪》每天在看,但總覺的自己和法隔著一層牆,一直到二零零四年底,在師父加持下,又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來,當時自己就暗下決心,今後一定要信師信法,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彌補自己的罪過。

我每天大量學法,特別是師父在海外講法,按順序連續學了三遍之後,自己發自內心說:我也要去救人,去講真相,發資料。每天堅持四個整點發正念,我落下這麼多年的修煉時間,得補上,夜裏十二點以前學法,十二點發完正念去睡覺。凌晨三點四十起床參加晨煉。這十年間,十二點以前睡覺只是屈指可數幾次,也是因為過病業關,實在堅持不了,才休息的。不看邪黨電視,把時間都用在學法、看明慧和正見網發表的文章,講真相發資料。

在做資料中實修自己

我大約是在二零零九年春開始做資料的,因大資料點的同修被迫害,看《明慧週刊》很困難,覺得週刊上每期都有自己應去執著的文章分享,特別想看。由於自己有這顆心,師父就安排一懂技術同修幫助自己。

但是看看電腦和鼠標,覺得太難,不知怎樣才能學會。技術同修讓我坐在電腦前面,她坐在旁邊,一步步教怎樣上網、下載、打印資料。我就認真做筆記。可當同修走後,自己又不會上網、下載了。黑手爛鬼也搗亂,明明鼠標只點當週週刊下載,可實際下載的是所有連接,最後電腦累的不工作了。就這樣,反覆學了很長時間,才學會打印週刊。技術同修說教這麼多人,我是最差的。但我不放棄,我想師父既然安排我做資料,我一定要把它做好,我也相信我一定能做好。在同修無私幫助下,我現在能做週刊、期刊、裝mp3、上報退黨名單、打字等基本資料程序都能做。

每次上明慧網,我都發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上明慧網,我也一定能上明慧網。師父就幫我,在邪黨封網最厲害時,我也能上明慧網,下載需要的期刊。這都是大法給的智慧,給的力量,大法是這個資料點安全運行的保證。我每次做資料前,都是集中精力學法,然後再做資料,過程中正念不止,還算順利。

做資料的每一步都是師父帶著向前走

做資料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呵護。一開始,我做資料都是自己獨立完成,因老伴不修煉,家庭環境不好,擔心他知道了做不成資料,所以只好背著他。他早上睡覺時,我晨煉後,立即上網下載期刊,等他起床,我已經上網完成所需期刊的下載,他出去玩時,我就在另一個房間裏做資料。每天時間很緊張,做資料時都是小跑拿東西。

一開始不敢去買耗材,擔心年紀大太招眼,就讓兒子幫助買兩次,後來兒子不幫了,我只有硬著頭皮自己去買。我都是中午吃完飯,街上行人少時,自己騎自行車去買,每次只能買一箱紙,都是售貨員幫助放到自行車上,自己騎回家。在師父呵護下也很安全。這些年都是這樣解決耗材問題,買耗材的資金都是自己的積蓄,同修捐的錢,新建資料點用。

有時打印機出問題,我也不想給同修增加麻煩,就自己提著機器到維修店去修,當時也不怕,我想自己做的事是最正的事,有師父呵護,有法在,怕甚麼,是邪惡看到大法弟子的正念強而害怕,我應該堂堂正正的去修機器,不怕。每次都安全去安全回。但有一次去修機器,我好不容易提著機器上到三樓,到維修點後,維修人員說;「你的機器不修,警察不讓修,他們老來找事」我說;你看我多不容易上到你們店來,你就幫幫忙吧。他還是說不修。沒辦法,我只好發著正念下樓來。當時閃出一念:難。但我馬上否定它,這不是我,是舊勢力的安排。這個店不修,再多去幾個店,辛苦是我修煉的一部份。我就又用自行車推著打印機到其它店修,最後機器也修好了。這過程中,修去了很多怕心和畏難心,這也都是師父的加持和呵護,謝謝師父。

二零一三年《明慧畫報》封底是一位老人在看《九評》。我想資料點應配合正法形勢做《九評》。在一次晨煉打坐時,一個意念進入腦中「發《九評》」。我想這是當前資料點應該立即做的工作。我就和幾個同修商量,由我專門打印《九評》,由同修專門裝訂,其他同修做小冊子和其它資料這樣分工合作,《九評》很快打印出來。但有同修說《九評》大,不願發,我就說每人每週發一份《九評》,其餘的我來發。這事做的很順,同修一聽說打印《九評》都同意並盡力配合。這都是師父安排好的,在師父呵護下,一直到現在我們都平穩安全的發放《九評》。

在真相幣的製作過程中,離不開師父呵護,連一些小事都是師父在做。記得有這麼兩件事,二零一二年新年前夕,各點都要換零錢制真相幣。我由於沒有銀行的熟人,就一直沒做這件事情。有一天,一位同修送來兩萬多元錢讓我去換零錢,用於真相幣製作,我有點犯愁。下午集體學法時,我就問誰能換到零錢,有位同修馬上說她們點換的零錢多,用不完,下午我們一塊去點上換零錢,一點正好是兩萬元。我就在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還有一次我拿了三千多元零錢給同修做真相幣用,去之前,她去籌集資金給我換整錢,到時一點錢,正好她籌集的金額和我帶去的零錢相等。真是一切都是師父給鋪墊好的,不用自己太費心,我們只管去做就行。

這些年,我一直堅持每天學法,做資料前,堅持學完法,再做資料,這樣才能保證做資料時比較順利,在做的過程中,一直堅持發正念,心裏甚麼也不想,專心做好每一份資料。這些年無論家裏事再緊,我都合理安排時間,保證做資料時間不錯過。在和同修一起做事時,都儘量配合同修,同修無力承擔的項目,只要我有時間,我就接過來做。別人不發的資料,我就把它發出去,每週資料不存,全部發出去。在做好資料的同時,也沒耽誤我做好家務,我雖然每天發完夜裏十二點正念才睡覺,早上三點四十起床晨煉,休息時間少,但我總是很精神,行動快捷,做家務一人頂他們幾個人。

大法的超常在我身上真實的體現出來,老伴也由原來的不支持我修煉,到現在也睜隻眼閉隻眼,不太管我了,我修煉的環境寬鬆了許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