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弟子重返回歸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我曾是昔日的大法小弟子,小的時候跟著爸爸媽媽學大法,沐浴法光,在邪惡迫害中,講真相救眾生,證實法。

長大後,由於課業繁重,放鬆了學法,對母親的親情執著,我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中,逐漸消沉。走入社會後,深受邪黨黨文化毒害,追名逐利,迷於物質享受之中,差點走上不歸路。幸遇師尊慈悲苦度,現在我又從新修煉。

將這一段心路歷程寫出,希望大人同修們多多幫助昔日的小同修,找回昔日小同修,共同精進,不辱使命。

(一)從小得法有佛緣,品學兼優當模範

一九九八年,爸爸媽媽雙雙得法。大法使我爸爸絕處逢生,雞蛋大的腦瘤鈣化。爸爸媽媽同化「真善忍」,我們家一片祥和,全家人身心受益。

那時候,我基本上沒有吃藥打針。有一次全班同學都得了腮腺炎,臉蛋都鼓起來了。我媽媽抱著我讀《轉法輪》,讀完一講,我的鼓臉蛋就消失了。還有一次三伏天發高燒,在外公家蓋了棉被和毛毯還冷的直哆嗦,外公一定要我喝「銀翹片」,我喝不進去,全吐了。媽媽用摩托車接我回家,外公要媽媽送我去醫院急救,媽媽說沒事。被邪黨謊言毒害的外公以為我們拒醫拒藥,氣得大罵我爸媽,說要到法院去告他們,信法輪功不給我看病。可是我回到家,和爸爸媽媽一起打坐,煉「神通加持法」才半個小時,就恢復了正常,蹦蹦跳跳有說有笑。媽媽又把我送給外公看,外公仔細給我量了兩次體溫,才不吱聲了。

還有一次,初中下晚自習騎自行車回家,在十字路口的下坡段剎車突然失靈,車子從四十五度的大坡上快速衝下來,四個喝了酒的年輕人騎四輛摩托車開著很大的音樂聲在主路上一條線的飆車,與我呈垂直方向。當時我甚麼都不敢去想,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竟神奇的擦著摩托車的邊從他們極速的飆車中穿了過來,安然無事。

因為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我從小就是公認的好孩子。善良,為別人著想,吃苦耐勞。師父打開了我的智慧,學習從來不費勁,別人怕考試,我從來不怕考試。小考時,八百多名考生我考了第十五名。中考時,又考上了市重點高中的預錄。

小學時,上學放學路上,和媽媽背《洪吟》,讀初中高中,下晚自習,還和媽媽一起去送真相資料。課堂上,給老師和全班同學講「天安門自焚真相」。讀初中時,我發正念除惡,初一語文老師不上江××的文章,並在全班大聲讀我帶的真相小冊子,「水知道答案」等文章,班主任自己兩次把毛魔頭的畫像取下扔掉。做政治作業和試卷,我從來不寫污衊大法的虛假答案……初三時,邪惡控制著語文老師每天上課都散布謠言,並且直接針對我,把我的作文全部打零分,說是思想態度不對,要求按他的標準重寫,並多次在全班攻擊我,一次讓我把被他批評的作文讀給全班同學聽,聽完後,出乎老師的意料,全班同學拼命鼓掌,班長帶頭在黑板上寫我的名字,寫對不起。老師惱羞成怒,一直刁難我。媽媽去他家講真相,他也不聽。

媽媽第一次被非法關押,被灌食迫害,我才十歲。爸爸帶我去看守所看媽媽,我指著女惡警,指著牆上寫的《八不准》,一條一條的對照,指責惡警們對我媽媽的迫害,要求他們必須立即放人,否則就上法院檢察院告他們。大法和師父給了我智慧和勇氣,惡警連連說:「放人,放人。」

媽媽第二次被綁架到省洗腦班時,我十五歲,爸爸的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經常神智不清。下晚自習我知道消息後,冒著瓢潑大雨,打車把家中的大法資源轉移到安全的地方。第二天,我去媽媽單位要人。

(二)在迫害中迷失

師父講:「大法弟子為甚麼被邪惡殘酷的折磨,是因為他們堅持對大法的正信,是因為他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1],師父還說:「但是,宇宙中舊的邪惡勢力為了達到它們所要幹的一切,不斷的利用它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直接參與對大法、大法弟子與眾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沒去掉的觀念、業力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1]。

我讀的是所謂的「奧賽班」,課業非常繁重,同時我和母親同修對學習成績又都很執著,很少去學法、同化法。時間一長,就陷在常人之中。特別是我媽媽被綁架到省洗腦班迫害,關了四十多天。邪惡以取消我高考升學的資格、開除媽媽工作籍、直接判刑等卑鄙手段,高壓強迫媽媽「轉化」,威脅家人將我爸爸送進醫院做開顱手術,手術後,爸爸神志不清,智力如同三歲小孩,脾氣說來就來,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罵人摔東西。我的心都碎了。

我真的不明白為甚麼好人沒有好報,好人要挨整受罪。我甚至認為媽媽從小叫我做好人都是錯的。我爸爸是清官被撤職,我媽媽是好老師被關進牢房。親戚朋友看著我們就躲。他們不敢伸張正義,跟著邪惡指責我們不該學煉法輪功……我按「真善忍」做人,被同齡人當作異類,甚至遭到老師和同學們的恥笑……

特別是我媽媽被綁架到省洗腦班的那段日子裏,我想把媽媽救出來,就結交了一些「狠人」,不服老師,染上了抽煙喝酒的惡習,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經常出入酒吧等娛樂場所。那真是一段暗無天日的日子,迷失了自我,找不到方向,家人和昔日的朋友都不理解,都與我日漸疏遠,只有靠酒精麻痺自己,和戴上假面,在陌生人中找安慰。短短不到半年時間,大家都感到我變了一個人,放任自流,再也找不到原來那個天真善良的我了。

讀大學時,因為拒絕寫入黨申請書,班主任以「政治傾向問題」和「心理問題」為藉口逼我退學。

走入社會後,面對金錢物質的誘惑,我更是為了得到個人利益而不擇手段,把男女關係也當成一個跳板,經常把人玩弄於股掌之中,愛慕虛榮,追求物質享受。為了出人頭地,把自己身體搞得一團糟,掙的錢大多送進了醫院。

(三)師尊慈悲召喚,重返回歸路

長期的惡習導致我全身都有毛病。鼻炎,咽炎,腸胃炎,神經性皮炎、痛經,例假的血都是烏黑色的,量很少,不規律,四肢無力,經常關節疼痛,腰酸背痛,不出汗,不能曬太陽,不能劇烈活動。長期夜不能眠,一睡著就做噩夢。有時我記起來喊「法輪大法好」,有時甚麼都不記得。

今年夏天,臉上、脖子上又長滿了濕疹,癢痛不堪。由於西醫用激素藥的劑量加重(長期服用或注射應激性皮類激素會導致類風濕關節炎、股骨頭壞死,腎衰竭),而普通的消炎藥對我已經不起作用,只有轉尋中醫保守治療。中醫見效慢,我每天喝中草藥、中成藥、抗生素和各種增強免疫力的補藥,依然每天癢痛難受睡不了覺,身體狀況更糟,經過一個多月的睡不了覺,精神上也基本崩潰。至此,我也只好暫時放棄了手上的工作,回家休息。

回到老家,看到媽媽和同修們一個個長得白裏透紅的,活得那麼舒坦自在,每天都樂呵呵的去做好三件事,同修的善良,慈悲祥和,先他後我、自律和忍讓感化了我,感到這才是真正的人。

聽著大法音樂《普度》、《濟世》,我睡安穩了。師父多次夢中點化我。有次,夢見我在危險中,誰都救不了我,情急之中我喊「法輪大法好」,危難消失了。第二天醒來,跟媽媽講了這件事,媽媽說感謝師父慈悲,還沒有放棄我!我又開始從新走入修煉。

(四)不畏萬魔重重攔,正念闖關

學法第一天,全身劇癢難受,那真是一秒鐘都沒停過。學法都是哭著讀的。到第二天晚上,我總共才睡了個把小時,難受的我幾乎要放棄。同修伯伯說,這是好事啊,這是師父在管你,想想你生生世世造的業,不承受一點怎麼行。第三天,我能清醒學法了,開始煉一到五套功法。不斷有同修主動來我家帶我學法煉功發正念闖關。

我身上一天一個樣子。第三天晚上皮膚大面積紅腫、潰爛、流水,洗頭時,滿屋都是濃濃的中藥味。第五天,兩隻手臂居然神奇的恢復了正常,並且臉上出汗了。房間拖地後,有一股難聞的怪臭味,皮膚上滲出的液體都是腥臭味、藥味,手上打過點滴和激素的部位全都翻出來了,是師父幫我向外排藥。而第五天,學到第四講的時候,再一次癢的打滾,沒法讀法了,癢的我不能控制自己,發正念也沒用,我用手亂抓,往牆上撞,整整鬧了四個小時,最後精疲力竭。長好的皮膚被我全部抓開,血跡斑斑。到這個時候,我已經連續五天每天只睡了一、二個小時。人真是要崩潰了,哭著求師父說,我不想放棄,怎麼辦啊?

同修甲說,放下一切心,師父要管你。同修乙帶我背「主意識要強」[2],排除思想業的干擾。同修丙也是叫我多學法,法中一切都有答案。媽媽說,無論多麼難受,都是師父承受了大部份業力後剩下一點點讓我自己還的,考驗我的正信的,無論多麼難受,都要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又經過兩天學法,我已經看到讓我身上難受的是另外空間的小蟲子,黑壓壓的一片蜘蛛,源源不斷的往我身上攻。我們意識到,這除了消業外還有邪惡迫害。

師父給我推的真是快啊,二十多年的頑固性濕疹,居然五天恢復了嫩皮。然而邪惡瘋狂的阻攔不讓我修煉,給我造成非常嚴重的病業假相,到今天已經連續八天一秒不停的癢,晚上更厲害,不讓我睡覺,每天就睡一、兩個小時,還是在精疲力竭中睡去;不讓我學法,癢不起作用就讓我迷糊,干擾我的主意識……那過程真是非常痛苦的。

師父講:「人在世間帶著這些心嚮往著美好的追求與願望沒有錯,但是作為修煉的人當然不行。那麼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門,然而在修煉過程中就要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甚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大法在中國遭到的邪惡考驗中淘汰下去的都是這種執著心沒去的人,同時給大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3]。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舊勢力還在瘋狂的阻礙,媽媽出現肚子痛的嚴重病業狀態,而我癢痛非常,人的想遮掩的心,怕人知道的心又在保護這些敗物,阻止曝光它。但我下定決心,要曝光它,走出死關。最終還是正念走了過來,寫出來,已經感覺好很多了,走出了那個陰暗的心理。

師父說:「看到甚麼別的門派中的覺者也不動心,就在一門中修。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2]就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去修,把自己交給師父。

引用師父《洪吟三》中《尋》:「迷迷塵世路 盡把苦難布 來前本是天上王 尋 為法來世間 要精進 別誤登歸步」,與同修共勉。

不妥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